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 章 :百年喬湖(第二篇)

26

第二篇:始祖定居喬家湖——大約在二百多年以前,劉姓元祖幾經遷徙來到喬家湖。

始祖劉鴻增是劉家第一代傳人,由於年代久遠,生卒無法考證。

小時候,老人常常講述家族的曆史。

雖然似懂非懂,十分的模糊,時間久了,故事的內容,過去那久遠的家族史,慢慢的有了印記。

漸漸的那古老的傳說和史事,不再那麼乏味。

濃濃的家史和傳說,有了更加深刻的認知。

如今回憶起它是那麼的清晰,那麼深刻。

雖然己經久遠,卻總會在眼前浮現,彷彿近在咫尺。

據老人家說,劉家祖居彭城郡,是琅琊劉氏家族分支。

祖先自明朝洪武年間,由江南省(今安徽省)碭山縣遷入臨沂集西,後又在洪家店村和夏村居住。

大約乾隆年間,祖上因家貧,投奔到賈家村姑家,其姑在喬湖有地三畝,劉家祖上幫著在此耕種。

當時遷來兄弟二人,在喬家湖村寨,有大半間宅院,可用於容身。

每天祖上早起晚歸,冇白冇黑的打理著,以耕種田地為生,在此生活。

由於居住條件的艱苦,田地有限,加上災荒不斷。

鴻增老漢家的日子過得比較貧寒。

僅僅靠這幾畝薄地,也隻能艱難度日。

兩家人半間草房十分的擁擠。

老二考慮再三,打算到彆地謀生,便辭彆長兄,帶著家眷離開喬湖。

離開喬湖,一路北上,到了孫村停了下來,日後便安居在孫家村(傳說)。

長兄也有過到外麵謀生的念想。

但是,考慮到多病的家眷,親戚願把這兒的澇窪地轉給他。

考慮年景好時,也能打些糧食,能有口飯吃。

便決定留下來,以耕種田地維持生活。

一個夏日的午後,西門外的漫湖裡,幾乎見不到莊稼人的身影,十年九旱的澇窪地,懶得有人耕種。

過過窮日子的鴻增老漢知道,捱餓的滋味,種上點莊稼,哪怕收穫一升半升的也是糧食,饑荒時能有口飯吃,就不會餓死。

大熱天,老漢從早晨開始,一首冇有停歇,打理著田裡的農活。

忙著,為因為旱情而長滿吐絲幾分撩黃的大豆除災鬆土。

蘆堆町地勢高,土嶺上覆蓋了厚厚的褐紅色土層,這地方,兔子都不拉屎,連棵樹都不曾成活,莊稼更冇法生長,土層下麵全是粘糊糊的黑土。

這樣土壤,遇水成黑泥,遇上乾旱,就變成了一攤散亂的碎土,小小碎土塊,又硬又散。

乾旱季節啥農作物不長。

隻能在土堆周邊,遠點的坡底種點大豆,興許還能打幾斤。

大豆是即耐旱又耐澇的作物,雖然產量低,多少會有些收成。

——劉家祖上琢磨著,中午不打算回家吃飯,免得來回折騰,費時又費力。

準備到前麵的高坡下,坐下來歇息一會,再忙乎一會,下午早點收工。

說起蘆堆町,據說曾經有人在此居住過,隻因每年雨水季節,大水氾濫。

周邊一片汪洋。

冬季十分荒蕪,風聲鶴唳,讓人膽怯。

幾戶人家隻好搬到村子裡安居,這裡就成了光禿禿的一片高大的土坡——俗稱蘆堆町。

蘆堆町還有一個久遠的傳說。

當年天宮有位娘娘,下界去往泰山。

路經此地,看到眼前一片空曠的蘆葦蕩,停下來放鬆一下,放鬆完身體。

便起身趕往泰山。

放鬆完留下幾個大泥堆,經曆過幾千年風化,變成了,今天的蘆堆町。

如今深挖幾尺,依然便能看到土層裡,一片經過風化的黃色的碎石,村裡人都稱為娘娘石,土語稱娘娘屎。

劉家祖人,躺在坡下陰涼處歇息,正要打個盹。

隻聽到一陣一陣爭吵聲,從土嶺上飄來。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爭論著什麼。

祖人睜開眼,抬頭瞧了一眼。

隻見兩個人穿著長褂,一高一低。

說著嘰哩呱啦的方言,一句冇聽懂 冇有搭理,便又眯起眼,打起了瞌睡。

高個子說:“咱們的腳下踩的是先人下界時,留下的體內寶物,我看這周邊村子,肯定是塊寶地”。

“何以見得”小個子反問。

大個子抬手指著東方的村落說:“你看看這村子,從風水學看,雖然看似坐在湖裡,北麵有靠山,東方傍有水,從位置走向與琅琊郡相向,這方水土有幾處寶地,日後定有縣官才子出現”。

小個子有點疑問,順手從懷裡拿出羅盤,“讓我占一卦”。

“以我看來,從地勢上看,北麵的山體太矮,擋不住風,此村水層比較淺,陰性太重,以我推算,此村過不了三百年定會消失”。

“百年以後,走的總會去的,三百年,看的太遠,太遠了。”

大個子望東方應答著。

小矮個彎下腰抓起一把土,這才發現坡下有個人。

“不好,走了風聲”。

大個子說“天下貴事都是有定數的,是誰的就誰的,命裡註定的”。

大個子便探下頭,操著濃厚的南方口音,“老鄉,打聽一下,前麵是啥村呀?”

劉家祖人坐起身,抬頭一看,原來是二指先生。

兩個南方人,北方都稱為他們南蠻子。

“奧,你說的這個村子呀,它叫喬湖,你們是路過吧,渴了吧,到家裡喝水吧?”

“謝了,謝了”。

“潮湖,潮湖,從字元來看,消失是遲早的事”。

小個子說:“我和你賭一把,不足三百年,這地方,朝廷定會征用”。

說完便收拾起傢什,嘴裡不停的嘮叨著,“寶地,寶地。

可惜,可惜”。

抬步下坡向遠方走去。

劉家祖上看著遠去的二位先生,抖了抖身上的灰塵,邁上土堆,看著遙遠的村落,有點摸不著頭腦,疑惑不解。

冇明白這兩人指手畫腳說的啥。

劉老漢冇有聽清楚,這兩人嘀嘀咕咕說的啥。

靜下心來,回想著小個子臨走前,嘴裡麵嘟囔的話。

寶地,寶地,可惜,可惜。

忽然之間內心深處莫名的驚詫起來,原來嘰裡呱啦說的是這個意思!

喬家湖是一塊寶地,此時劉老漢心裡悠然蕩起一股暖流。

第三篇:西門外安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