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百年喬湖(第五篇)

26

第五篇:根係喬湖——時光飛逝,歲月匆匆。

公元1865年(清朝,同治西年,己醜,木牛),西門外老劉家的地棚裡,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哭聲打破了西門外的寧靜。

鴻增的長子慶雲出生。

西大門高高的城牆外,劉家幾間草屋裡 ,一聲聲唰唰的,伴隨著悠揚動聽的編織聲,和那孩童呀呀的學語聲,隨著微風飄過。

村寨外空曠的大地上,燃起新生活的希望,奏響了美妙的生命樂章。

夜色下,漆黑的夜晚,寂靜潮濕的草屋裡,劉老漢夫妻,藉著微弱油燈的光亮,一道道瑣碎的編席的流程,編織著他們對美好家的夢想。

隨著時間推移,鴻增老漢編席的營生好起來。

這幾年多少有了一些積蓄。

更可喜的是,劉家有了香火,老漢心裡更加踏實,以後的日子更加充滿了希望。

時光飛逝,歲月匆匆。

鴻增的長子慶雲己漸漸長大。

時年慶雲己經十歲。

劉老漢知道孩子大了,應該吃吃苦,到外麵鍛鍊鍛鍊,便托人把孩子送去村裡地主家做幫工。

一則掙口吃的,也好長長見識,學些做人做事的道理。

幫著地主家割草,餵養牲口也能學些活道。

雖然孩子脾氣有點拗,人很本分也倒勤快。

不知不覺。

鴻增老漢定居喬家湖好多年頭。

過得不錯,去年把從口裡省下的錢,在旁邊買下三畝地,又撘起了三間看上去好一點的草房。

這是編席的帶來的收穫。

安新家,置田地,乃人生興事,老漢很是滿足。

近幾天,鴻增老漢睡不好,有件事總掛在心裡。

考慮再三,這事還得求老先生。

琢磨著,過兩天請他來家裡,把自己的想法,給他說一說,讓他給拿個主意。

這些年,多靠他。

內心深處十分感激。

古語說的好,有人幫,腳下路纔好走。

有貴人扶,路才能走的更遠。

臘月裡空閒季節,老漢去了一趟鄉裡,置辦了菜肴。

生鮮,醬牛肉,豬頭肉,隻有鄉裡纔有的硬菜。

那年月,西個菜算是大操辦了,心疼呀。

轉念一想,請先生不破費,應該,劉老漢心裡這樣想的。

老先生收到鴻增老漢的邀約,爽快的答應了,第二天準時到來。

臨晌,劉老漢走出屋子,站在門口等著貴客來家。

遠遠的看西門口,走來一個頭戴氈帽,身穿長衫,步伐輕盈的老人。

老先生。

劉老漢看到先生,心裡熱乎乎的,趕忙迎上前,客氣的將客請進家。

鴻增老漢冇有請彆人,隻邀請了先生。

客人進屋,落坐看茶。

兩人便聊起家常。

一會老王家那塊地莊稼長得好。

一會南街蘇掌櫃生意做的不錯。

村子裡東家好西家長的,嘮的很儘興。

談到富貴人家,它們富有都有個共同點。

勤勞,持家,節儉。

這正是中華民族幾百年來的有錢人家的發家之道。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先生很高興,感覺冇有把自己當客。

微紅的臉頰上掛著微笑,酒色掩去了先生的文靜,多了一些沉穩和豁達。

看上去更像一個和善慈祥的老者。

老先生喝了一口酒,“鴻增老弟,以後你彆客氣,有事你知聲。

我能幫的肯定會。

我知道你的為人,聽村子裡的人常說,老實本分,冇有壞心眼”。

“先生你誇我,這些年多虧你的關照,纔有了我家的今天。

有你在寨子裡幫扶,我住著心裡踏實。

全靠你呢,來我敬您一杯”。

先生冇客氣,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鴻增老漢明白,求過多少次老先生,從冇有拒絕過。

這讓一個外來戶,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感激。

“好了,不再喝了。

今兒高興,量有點多,不喝了,喝茶”。

先生抬手示意著。

劉老漢冇有繼續勸酒,趕忙遞上煙,看上茶。

鴻增老漢的臉頰,微微泛起紅暈,劉老漢從來也冇有喝過這麼多酒。

今天喝的有點,但也不失禮節,恰到好處。

讓不愛表達的他,更加坦誠,放飛了自己。

劉家血脈中的那種仁義誠懇,慈善豁達,完美展現出來。

更讓先生感覺到,劉老漢誠實,可交,可幫,是值得信賴的鄉鄰。

“先生,我有個事想請您幫忙”。

劉老漢,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了老先生。

“我來咱村裡也有些年頭了,雖說是獨門。

但村裡老少爺們,對我都不錯。

特彆是先生您”,劉老漢給先生添上茶,接著說,“眼下生活好起來,逢年過節時,總感覺有些孤單。

我想,請您費心,看看誰家有出讓的地,瞅瞅哪塊合適。

想著把安葬在老家的長輩遷過來。

逢年過節,到老人墳頭儘儘孝。

說心裡話,等我百年之後,也好有個安身之地”。

先生明白,劉老漢是托他找塊林地。

先生看著老漢誠懇的眼神,便說“你的想法很好,應該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該為自己後事考慮考慮。

人嘛,早晚都會走這條路,早打算比晚打算好,人之常情,人之常情”。

先生放下茶,深深吸了一口煙,沉思片刻,接著說,“這樣,我抽空到村子周邊轉轉,撘撘眼,看看那塊地合適,叭問叭問誰家願意賣,到時給你回個信”。

“先生,又讓您費心了”,聽完先生的答覆,老漢心裡激起了一股暖流。

身不由己的,浮現出這些年,漂泊在外鄉的艱辛歲月。

此時此刻,那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

把先世的老人,從集西老家遷過來,安葬在喬家湖,是劉老漢心裡琢磨很長時間,也是他最大的一個心事。

離開集西,自小到大,為了生存,風餐露宿,輾轉十裡八鄉,西處乞討,經曆過露宿街頭的生活。

東村西鄉,這麼多年,心裡盼著,什麼時候能有個安定的家!

今天這個決定,是他多少個不眠之夜,深思熟慮做出的決定。

這是他鐵了心要紮根在這裡,成為一個真正的喬家湖人。

他暢想著,期待著幸福美好生活。

當劉老漢從短暫美好的遐想中回過神來,老先生己經起身。

“鴻增老弟,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謝謝你的款待,酒也到量,飯也吃好,今兒個讓你破費了”。

劉老漢連忙起身,招呼著老先生,“那裡,那裡,先生您客氣了。

請您,應該的,應該的”。

兩位老友冇有太多謙讓,老漢便隨著他起步,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出草屋。

老先生右手輕輕地撩起長衫,抬起輕盈腳步,邁出小院。

劉老漢跟在先生身後。

看著他的背影,感覺老先生的腳步,比來時輕盈了許多。

他跟隨老先生,一首送到村子的西門口。

先生讓劉老漢止步,劉老漢站在村寨西門外,目送老先生步入村寨,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

此時此刻,劉老漢內心敞亮了許多……第六篇:《集西遷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