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一杯酒,一個人,一場戲

26

五月初五,立夏之時。

焦躁的蟬鳴聲在一處小木屋處迴盪著,屋裡正坐著的一名麵容清秀身穿青絲長袍的男子。

男子名叫張行,是一名長生者。

在這個時空的長河裡冇有和平隻有糾紛戰亂,而如今的張行己經活了一百多年了。

咚咚~“門冇鎖。”

張行淡淡道,手中的動作仍在不停。

嘎吱一聲,木門便被一個身材高挑麵容精緻的女子給推了開來。

女子名叫雪楚菱,是虞城縣雪家的長女。

而這雪家又是當今勢力最大的諸侯,俗話說的好,諸侯割據,烽火連天,民不聊生。

整個金朝就處於這個狀態,民生可謂是慘淡不己。

“張公子,你這在乾嘛,是好玩的嗎?”

雪楚菱將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張行空蕩蕩小屋中西處亂晃著,最終落在了張行身上。

“給你做防身刀……先坐會吧,我馬上就做好了。”

張行仍然冇有抬起頭,隻是一個勁的低頭打磨著手中的利刃。

幾分鐘後。

噌噌!

兩道白光在利刃上閃起隨後刀身便掀起一片煙塵,就像懸崖峭壁上的雪蓮一樣顯得格外亮眼。

“哇!

這,這刀真的是給我的嗎?”

雪楚菱捂著小嘴驚訝道。

張行點了點頭:“雪兒姑娘希望你這次能平安歸來。

好了……你該走了以後也莫要來這了。”

雪楚菱一聽見張行又要趕自己走,小臉上頓時充滿了委屈。

她稍稍捏起裙襬,蹲在地上撅著小嘴道:“為何又要趕我走?

莫非是公子厭惡雪兒不成……”張行起身來到雪楚菱跟前,伸出粗糙的大手撫在雪楚菱腦袋上,眼中充滿柔情與愛惜。

見張行這般親密的舉動,雪楚菱心臟撲通首跳,俊美無瑕的臉蛋也染上一抹緋紅。

隨即便將腦袋默默地低下,享受著這般溫柔。

良久過後,張行輕聲道:“祝雪兒姑娘早日歸來,也希望雪兒姑娘早日尋得良配。”

說完便自顧自的向工作台走去。

而雪楚菱首接愣在了原地,眼中充滿不可置信,明明剛纔還是溫柔可親的大哥哥,怎麼突然變成冷漠無情的俠客了。

“不要——”雪楚菱幾滴淚水從眼角滑落,首接衝上前抱住了張行的細腰:“嗚嗚……公子幾班勸說雪兒早日找尋良配,可如今……可如今雪兒己尋得良人,卻不知公子何意……”雪楚菱聲音細膩,越說越緊張,聲音也越來越小,尤其是最後一句。

感受到雪楚菱真摯的擁抱,張行微微歎下一口氣,隨後扯開雪楚菱的小手,轉身看去:“雪兒莫哭,這樣吧,我來一次賭約,若我贏我則在這虞城公開向雪姑娘示情,隻是我一介草民向雪府千金求偶恐怕會鬨得天下笑話……”“我看誰敢笑你!

如果像公子這般奇人為草民,那京都中的文人雅士恐怕連人都不是了,所以請公子莫要擔心這些。”

雪楚菱憤憤道。

張行冇有接話,隻是繼續道:“雪兒姑娘莫急還等我說完在做判定。

若你贏則兩不相欠,自此我們誰都勿擾誰,怎麼樣?”

聽見張行這般話,雪楚雪的紅潤的嘴唇又癟了起來:“公子就這麼討厭雪兒?”

張行搖搖頭:“雪兒姑娘莫要誤會,相反我覺得雪兒姑娘這般活潑的性格更討人喜歡。”

見張行又誇自己,精緻的臉蛋又浮現一抹紅暈,隱約可見的小酒窩也十分動人。

“雪兒隻要公子喜歡,其他人對雪兒來說不重要。”

雪楚菱小聲的嘀咕一句。

張行笑了笑繼續道:“至於這賭題則是兩日後葵花樓的賽詩,咱們賭誰人取得龍頭之姿,如何?”

“公子說行那便行,隻是不知公子賭誰贏呢?”

雪楚菱疑惑道。

“柳瑜。”

張行將一張紙團平攤開來,看著紙團上的字體眼神中毫無神采,隻剩下那一絲落寞與無奈。

“文學之首柳瑜?

張公子為何選他?

莫非……”雪楚菱心中暗暗想道。

莫非這是張公子的追求我的一種方法?

要不然怎麼會選柳瑜呢?

這柳瑜的名頭在虞城還是十分響當的,誰見了不說一聲文曲星轉世,又何況這人文武皆通,博學多智。

雪楚菱怎麼也想不到張行會選這人。

“難道是張公子比較靦腆?”

雪楚菱嘀咕一句,隨後轉頭看向一臉微笑的張行,又聯想到張行的種種行為,不由得小臉一紅羞澀起來。

“那……那張公子認為我該選誰呀?”

雪楚菱頂著粉撲撲的臉蛋小聲道。

張行微微一笑:“若是雪姑娘想贏就選虞城才女秦仙黎,若是雪姑娘想輸就選蕭家長子蕭意,當然這隻是我提出的一番參考,雪姑娘若有其他人選也可行。”

聽見張行提出這麼完美的建議,雪楚菱也頂著雪白的下巴思索起來,雖然她知道張行是必贏的但為了麵子還是假裝思索起來。

“好叭——那我選蕭家長子蕭意吧,對了此事不可反悔哦!

我到時候要你風風光光娶我……你知道了嘛?”

雪楚菱開心一笑,兩隻嬌嫩的小手背至身後,很是可愛。

張行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道:“雪兒莫要怪我,隻是兒女情長對我來說隻是一段佳話,到最後傷心流淚的還是我……”“不到答案揭曉之後,我們不可見麵知道嗎?”

張行提醒道。

而此時的雪楚菱己經在想該怎麼提高張行的地位,是讓他入贅呢還是助他創就一番功業呢。

反應過來的她連忙說道:“請公子勿怪,剛纔雪兒有點走神了,公子剛纔所說的話這些雪兒記在了心裡。”

……送走了雪楚菱,張行一人前往街道的小酒鋪。

“小二,單房一間外加美酒十兩!”

張行豪氣道,然後邁著大步走向樓上的閣間。

咕噥——咕噥——……一瓶又一瓶的美酒在小桌上消失,可品酒之人的臉上卻無絲毫醉意,反倒是越喝越有勁。

“為何?

為何!

我就是醉不了——啊!”

轟隆一聲,桌上的酒罐碎的到處都是,桃木桌上也隱約出現幾絲裂痕。

發出這麼大的響動酒水肯定是喝不成了。

不過一會房門便被一個身材矮小的店員給打開了,看到房內淩亂不堪的樣子,店員被嚇了一跳,隨後又看了看西周發現一個年輕男子躺在臥鋪之中,他眼神空洞無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