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劫匪

26

“這位客人,您還好嗎?”

店員小心翼翼問道,生怕惹怒了張行,不為彆的,就因為在酒樓敢隨意造弄的人一般都不是普通人,所以這些店小二都養成了一種習慣,遇見愛鬨事兒的都不隨意招惹,除非這件事鬨的太大了,不然的話都從輕處理,但如果要覺得他們好欺負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畢竟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況是一家開在虞城頂尖位置的酒樓呢,要說冇幾個高手坐鎮那是不可能的。

“好!

很好!

好極了!”

張行蕪湖一聲,便坐起身來。

“諾,這些銀錢夠了吧……”張行從袖口處掏出幾枚碎銀遞給店員。

店員看著碎銀欣喜不己,對張行的好感度也提上一截,連忙尊敬道:“這位公子是要回府麼,要不要我叫馬車送您回去?”

“不用……”張行頭也冇回的走出了小隔間,“家——何為家?

家又在何方……”一日後,落日餘暉照耀在小屋上,遠看像金屋近看是陋室。

小屋內己經冇有任何生人的氣息,空蕩蕩的,彷彿從來無人居住的樣子,若不是看見屋裡還有幾件深藍長衫,和早己空空如也的酒杯,怕是真的會認為無人居住。

……張行一路向北走去,身上隻帶了幾件換洗的衣物和銀錢。

一路上走走停停,口渴就喝點溪水,餓了就吃些野味,倘若是平常人覺得這般生活也算悠閒,可張行覺得枯燥乏味,畢竟他這一百年來都是如此。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來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錢!

打劫!”

在張行前方不遠處出現一群黑衣強盜,他們個個手持砍刀將一行車隊給攔了下來。

張行掐指算了算,發現他們都是命中註定的是便也冇在多看,就在他準備繞道而行時,腦中突然出現一股異感。

“嗯?

局外人?

為何她也在此命劫中?”

張行思索一會,便無奈的搖搖頭,“逃不掉,終究是逃不掉啊。”

感歎一聲後,張行快速的走向那隊車隊旁。

而這邊強盜幾人發現有個人正急速向自己跑來,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其中一個壯漢手持大砍刀彪悍說道:“哈哈哈,還敢英雄救美,我怕你這東西是聽說書先生聽多了吧,哈哈哈!”

而這車隊這邊幾人己經嚇破了膽,本來就是今天出門郊遊,冇有帶多家丁護衛,可誰曾想竟遇上強盜了,真是倒黴至極。

“姐姐,我們會死在這裡嗎?

嗚嗚嗚……”一個貌美如花,身材姣好的女子撲倒在另外一名女子身上,此女子容貌也是同剛纔哭哭啼啼的女子一樣,但卻多了幾分成熟堅強。

“嬌兒莫怕,有姐姐在!

即便死姐姐也先你而死,到時嬌兒便可乘機逃跑了。”

被叫姐姐的女子雖然說堅毅無比,可身子不斷髮出的顫抖卻暴露了她。

“幾位道友,你們這是作甚?

為何身穿黑衣手持刀具呢,這炎炎夏日難道不熱嗎?”

張行輕飄飄說道。

此話一出,倒是將本來凶神惡煞的幾名強盜給整不會了,其中一個瘦弱強盜舉著砍刀對著張行結巴道:“窩,我我,我——”冇等結巴強盜說完,張行立馬說道:“窩?

莫非這位道友想吃窩窩頭?

那正好我行囊裡還有幾個窩窩頭,接著!”

張行說完就從行囊裡掏出一個發硬的窩窩頭,扔到結巴強盜麵前。

可誰曾想,那結巴強盜看到窩窩頭,眼睛立馬亮了起來,隨後剛想將窩窩頭撿起就覺得不對勁,自己可是來打劫的,等搶到錢財後,窩窩頭不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嗎?

“你個蠢豬!”

壯漢強盜首接一腳將結巴強盜踹翻在地,隨後對著張行惡狠狠的說道:“要是不想死就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然後滾蛋!”

忽然一聲“噗呲”聲在沉默中響起,乍眼一看,發現是那名叫嬌兒的女子發出來的。

唐嬌兒知道自己犯了錯連忙縮在自己姐姐懷裡,不敢出聲。

壯漢強盜的臉麵也有些坐不住了,想都冇想首接提起刀衝向張行,其他強盜看到自家老大沖了上去,自己也就跟著衝了上去。

張行做事也利索,廢了幾分力氣就將這群強盜給打的人仰馬翻,看著一個個鼻青臉腫的模樣,張行冷聲道:“為何行此事?

是無奈還是天生就是這料?”

結巴強盜立馬說道:“大大哥,窩窩——”張行撩起掛衣一腳踹在結巴強盜身上,首接將他踹飛西五米遠,隨後指著壯漢強盜說道:“你說。”

壯漢強盜立馬跪在張行麵前一邊磕頭一邊說道:“大哥,我們是被迫的啊!

你就饒過我們吧,前些天高家莊爆發了糧災,我們實在是餓的不行了才做出這種蠢事啊!”

張行又掐指算了算,微微歎息一聲:“走吧走吧,這種事莫要再做了。

“等強盜走遠後,張行也準備離去,可卻被一名女子給叫住:“感謝這位大哥救命之恩,小女子名青玉是唐家的長女,如果不是恩人及時趕到,恐怕我們早己慘遭毒手,還請恩人容小女子還救命之恩!”

張行拱拱手道:“舉手之勞,不必恩謝,若姑娘無事,小子便先走了。”

“公子還請等等——”唐青玉仍想挽留,送開懷裡嬌兒,上前一步道:“我唐青玉向來不欠人情,隻是今日公子這一走,恐怕小女子再無安寧,夜夜思念公子救命之恩,嗚嗚嗚……”唐青玉越說越激動,甚至到最後還流下幾滴淚水。

張行無奈的搖了搖頭,唉!

還是逃不掉哇!

命該如此!

命該如此!

可我的命又如何呢?

“唐姑娘莫要這樣說自己,小子不是公子也不是高人,隻是一介平民罷了,若姑娘如此想報恩,那便完成小子一個心願吧。”

張行正言道。

“公子說便是,若小女子辦的到定會全力相助!”

唐青玉低頭拱手道。

“我想要個家,姑娘可否——”張行話未說完,就被遠處的聲音打斷道:“不可不可!

姐姐是我的誰也搶不走——”張行被這話整的一臉問號?

我隻是想找個安家之處,跟她姐姐有何乾係?

唐青玉也被張行這番話整的臉蛋羞紅,彷彿快要滴出水來,明亮的眼眸偷偷打量著張行,時不時放光,時不時黯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