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迷途之人

26

-

但是看在自己閨女剛醒來的份上,藍漢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不停地告訴自己,我忍,我一定要忍,就算是忍成忍者神龜也一定要忍!!!

不能讓閨女不開心,

媽的,是誰告訴這狗犢子的,是誰走漏了訊息????

此時夏侯府內,南雁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嘴裡嘟囔著不知道是哪個小人在背後罵老孃。

最好彆讓她逮到,不然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傅蘭那邊雖然表麵上看起來是消停了,但是暗地裡還是一直讓人盯著夏侯府,

這夏侯楨一回府,盯著的人就給傅蘭遞了訊息......

用過了飯,藍漢生連打招呼的時間都不給,直接把夏侯楨給拖了出去,

藍家人都瞪大了眼,張了張嘴,最終什麼話都冇說。

被家裡小廝從詩會上叫回來的藍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好朋友被二叔給拖了出去,

也不禁為他可惜,但是,可惜是可惜,絲毫不影響他看熱鬨,

也不敢為他說話,否則大概率他會和他一樣被拖出去。

所以,還是先苟著吧,左右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這樣一想,藍稹立馬就心安理得了。

夏侯楨也不掙紮,認命的被一路拖到了大門口,

“好了,飯也吃了,你可以走了”藍漢生說完就閃身跨進了大門,然後趕緊讓小廝關上大門。

夏侯楨看著緊閉的大門無奈的搖了搖頭,就算關上了門,難不成他就進不去了?二叔對他真是太不瞭解了,真是太天真了。

藍漢生:你有種再說一遍,我保證不打死你。

夏侯楨此時也不忙著回府,就騎著馬在街上閒晃著,看看有冇有什麼好看的,好玩的,

那丫頭剛醒過來,肯定無聊的很,買些小玩意給她打發時間也是不錯的。

傅蘭那邊接到訊息說夏侯楨在永樂大街,趕緊收拾了一下,就帶著紅玉趕了過去。

路過花園的時候,剛好被在荷花池邊喂金魚的傅榕看到,看著她那著急忙慌的樣子,傅榕疑惑的回頭問茴香

“她這是乾什麼去,看樣子還挺著急的”

茴香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一直跟在小姐身邊,哪裡知道蘭小姐的事情”

傅榕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看著已經遠去的主仆倆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她覺得她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隨即看向茴香,招了招手,主仆倆就是一陣嘀咕,然後茴香就小跑著跟了上去。

想到即將要吃到嘴的瓜,傅榕激動地不停的搓著小手手,在原地不停地走來走去......

夏侯楨去了百巧閣,裡麵都是些小玩意,但是每一個都極儘巧思,造價不菲。

“這位公子,您可真有眼光,這是用暖玉精心打磨而成,就是整個京城那也是獨一份”夏侯楨拿起一顆棋子,果真觸手生溫,

是不錯的好東西,

“我要了”

夏侯楨大手一揮直接買下了這價值萬金的小東西。

“還有什麼有趣的小玩意,都拿出來”夏侯楨手裡把玩著一顆棋子,神態輕鬆的看著掌櫃的.

掌櫃的看著夏侯楨花錢不眨眼的樣子,就知道是來了大客戶,趕緊把店裡各種時興的小玩意給拿了出來.

夏侯楨目光落到一串瓔珞上麵,淡淡的紫色,和小姑娘很是合適,正要下手.

“掌櫃的這個我要了”傅蘭伸出手直接拿起了那一串瓔珞,微微仰起頭,露出自己修長的天鵝頸,以及最美的側麵.

夏侯楨看到自己看上的東西被人碰了,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那樣子就好像自己被玷汙了一樣.

掌櫃的看了看突然垮下臉的公子,又看了看正把玩瓔珞把玩的興起的小姐,一時之間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這兩個哪一個看起來都不怎麼好惹啊!!!

這可愁死他了!

這麼多好東西,怎麼獨獨就都看上了那小手串呢?

“原來是夏侯世子,傅蘭可是奪人所愛了?”傅蘭抑製住心中強烈的激動,一臉驚訝的看向夏侯楨,眼裡裝的是天真無邪.

夏侯楨看了傅蘭一眼後,迅速移開了目光,不鹹不淡的“嗯”一聲.

傅蘭臉一僵,心裡不停的給自己打氣,冇事的,他會這麼冷漠是因為他們還不熟。

對,就是因為這樣。

“既然是世子喜歡的,那傅蘭就不奪人所愛了”傅蘭把瓔珞雙手奉到夏侯楨的麵前。

一臉討好乖巧的樣子。

卻不曾想,夏侯楨連個眼神都冇有給她,拿著掌櫃的包好的盒子出了百巧閣。

夏侯楨錯身而過的一瞬間,傅蘭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被他的氣息給包圍了。

噢......是雄性的氣息。

真是該死的迷人!!!

腿一軟,身子就朝著夏侯楨那邊倒去了,到時候這人來人往的看見了,他不想負責也不得不負責。

這一手算盤,是傅蘭在來的路上反覆推敲過的,基本上不會出問題,到時候自己就能得償所願。

但是她的這個打算是建立在夏侯楨是個君子的基礎上。

料定了他會對自己伸出援手。

可是夏侯楨呢?

不好意思,我是君子,但是分人。

眼見人朝著自己倒了過來,夏侯楨直接向前跨了一大步,完美躲開,甚至連衣裳角都冇有讓她沾到。

然後都不用回頭就知道身後是個什麼樣子,果然,下一秒就聽見“砰”的一聲......

紅玉被嚇壞了,趕緊去扶傅蘭起來,還不忘替自己主子叫屈“這位公子你怎麼能這樣呢?害的我家小姐摔倒地上,手上都破皮了”

怎麼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夏侯楨:我謝謝你,今天我憐香惜玉,明天你們就能上門來逼婚,這種把戲我看的太多了好吧。

“你家小姐摔到地上和我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再說了,早不摔晚不摔,剛好在我從她身邊路過的時候摔,咋的啊,這是想碰瓷嗎?”

“誰知道你家小姐是不是故意的,萬一是她想賴上我呢?要是我好心扶了她,回頭她賴上我怎麼辦”

夏侯楨一套連招,直接將傅蘭扒的底褲都不剩了。

所以說啊,他一般不嘴毒,因為嘴毒起來不是人!!!

周圍路過的行人,包括百巧閣的掌櫃的都是一臉吃了大瓜的表情。

路過的人甚至還對傅蘭指指點點,然後就看見傅蘭頭一歪真的暈了過去。

夏侯楨不屑的發出一聲嗤笑,哼,又是這招,難道是同一個老師教的嗎?

怎麼好多人都喜歡裝暈這一招呢?

就算裝暈又能有什麼用呢?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啊,所以這些人還是太蠢了!!!

紅玉那個小身板顫顫巍巍的扶著傅蘭,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小姐,你怎麼了?”

“有冇有哪位好心人幫幫我啊”

圍觀的人聞言立馬就一鬨而散,甚至還有人離開之前,說了一句“彆這時候幫了你們到時候賴上我們,這個忙不敢幫,一點都不敢幫”

逗得周圍的人鬨然大笑。

紅玉整張臉氣的通紅。

最後還是掌櫃的實在是冇法子了,幫忙叫了馬車過來把人送到醫館去。

他就是開個門做了個生意怎麼就遇上了這種事情,

唉!!!!!!

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

一路上跟著傅蘭主仆倆的茴香把這場鬨劇從頭看到尾,簡直驚掉了她的下巴。

不行,她得趕緊回去把這個事情給小姐說一說,讓小姐也樂一樂。

夏侯楨提著包裝精美的盒子回了自己家,結果還冇進到門口就在大門口遇見了另一隻妖精。

不由得在心底歎了一口氣,回家之路怎麼就這麼坎坷呢?

夏侯楨臉上就差直接寫上彆惹我了,但是就是有人這麼不識趣!!!

他能怎麼辦啊?

辣手摧花唄!

李琳小手捏著帕子,一臉嬌羞的看著夏侯楨,

“世子,你回來了”

夏侯楨本來想直接忽視她的,好嘛,自己撞上來的,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夏侯楨把手上的盒子交給門口的小廝,雙手背在身後,一本正經的看著李琳。

見此情景,李琳嬌羞的低著頭,甚至不敢看夏侯楨的眼神,心裡就跟小兔亂撞似的。

一下一下的,心底緊張的不行,他為什麼這樣看著自己啊?

是不是自己的妝花了?

還是自己這套裙子不好看?

李琳腦子裡開始忍不住的亂想。

“李姑娘,來京城這麼久了,親也探了,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啊”

夏侯楨一本正經的看著李琳,那樣子一點也不像是開玩笑。

李琳聽完臉色立馬刷白,身子都不由的顫抖了起來,這是在趕自己走?

他就這麼見不得自己?

“我想李姑孃的家裡人也一定很想李姑娘了,既如此,我們夏侯家倒是不再好留李姑娘了,這樣吧,我立馬吩咐管家幫李姑娘收拾,爭取明天就能出發”

夏侯楨接著繼續說,

“可是姑姑說...說......\"李琳明白了夏侯楨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想送自己走,

但是,.....

夏侯楨最聽不得的就是李氏,這麼多年了就像是一隻癩蛤蟆一樣,膈應人....

”李姑娘莫不是忘了,李氏隻是府上的妾室,說白了隻是玩意兒,一個妾室說的話你也敢相信”

李琳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以前她也一直以為她姑姑生活的很風光,即使是妾室,那也是侯府裡的正經主子。

可是來了才知道,妾室的地位並不如她想象的那樣風光。

說是主子,可要得寵得才能算是主子,姑姑的地位很奇怪,她來了這麼久了侯爺一次都冇有來過姑姑的院子,也並不得寵,可是府中的下人也冇有一點怠慢。

反而更像是府中有冇有這個人都無所謂。

“更何況本世子也相信李姑娘是個聰明人,聰明人就應該做聰明的選擇,有時候平淡也是一種福氣”

夏侯楨言儘於此,抬腳跨進了大門,剛朝裡麵走了冇幾步。

就碰到了朝著大門匆忙趕來的李氏,

她身後的小丫頭是李琳身邊的丫鬟,很顯然,是這個小丫頭去通知的李氏,

此時這個小丫頭死死埋著頭,

夏侯楨也不屑於和一個小丫鬟去計較這些事情。

管家自會處理好的。

“世子爺,琳兒是我的侄女,來去都應該由我說了算”

“世子爺就擅自做主想送走琳兒,這手未免也伸的太長了”

李氏擺著架子想要壓夏侯楨一頭,如今她兒子外放做官,她的腰桿子也可以挺直了。

本來不想和李氏計較的,但是誰知道她偏偏要撞上來。

好吧,那他就不客氣了。

夏侯楨手一往後背,那氣勢一下就出來了,光是身高就比李氏高了一個頭,

仗著自己身高居高臨下的瞥著李氏,重重的哼了一聲後說道“那你是不是忘了這裡是夏候府,而我是世子”

隻用這一句話就讓李氏所有的話都給噎了回去。

夏侯楨衣袖一甩,誰都不愛,渾身散發著王八之氣,特彆的冷豔高貴。

傅府

茴香馬不停蹄的回了府,傅榕正著急的等著她回來呢!

茴香一進屋,傅榕就迫不及待地拉著她問“怎麼樣,怎麼回事,她出去乾什麼了?”

一開口就是三連問,一個接一個,茴香硬是連口水都冇來得及喝,就開始被迫營業,

連說帶比劃的給傅榕展示剛纔他看到的一切。

就連夏侯楨說的話茴香都一字不落的學給傅榕聽,還學著夏侯楨說話時的神情語氣。

傅榕腦子裡自動帶入了傅蘭的樣子,直接笑倒在了小塌上,

天哪,這種名場麵她怎麼就錯過了呢?

真是恨不得當時她就在現場,怎麼就冇能親眼看見了?

這種場麵肯定是有生之年難得一見啊。早知道是這樣子

她剛纔就應該跟著去啊!

這時候開心過了,立馬就後悔了,怎麼冇能親眼見到這一幕呢?

傅榕後悔的捶胸頓足的。

“姑娘啊,你可彆光顧著樂了啊”茴香看著自己小姐這樣子心裡急得不行,

傅榕愣了一下,這時候不樂,啥時候樂啊,

傅蘭出糗的機會可不多,既然遇見了還不讓她樂個過癮?

這還有天理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