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掙錢

26

-

到了週三,沈之夏去縣的時候,香酥花生賣的很好,兩斤全部賣完,這回主任和她定了十斤。“冇問題。”十斤就是八塊錢,去掉成本,能賺三塊錢,一個月四個星期,那就是十二塊錢。加上她每個月十八塊錢的工資,就是三十塊錢,妹妹上學每個月的費用大概兩塊,她的零花大概五塊,就是平時給自己午餐加個菜。還剩二十三,再添置些物件兒,這個月得給妹妹扯上二尺布,做身衣裳了。等著回十斤花生錢到手,就扯布。沈之夏回了家,買了好些材料,回家就準備製作香酥花生了。奶奶是她最好的幫手,奶奶的炕是單獨的鍋灶,她一直都用著這口大鍋,和大家吃飯分開,家人多,免得覺得她貪了家的便宜,畢竟這是大伯和奶奶的家。沈之秋也幫她打下手,沈航被沈之秋揪來燒火。“小姑,行了吧。”沈航一腦門子的汗。“不行,一次別放進去太多,火太大了。”沈之秋收拾瀋航一點兒不帶手軟的。做好的香酥花生,週六送去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沈之夏在縣的商店扯了兩塊兒布,一塊兒一尺白底小蘭花的布料,一塊兒二尺墨綠色的料子,回去給妹妹做衣裳。還買了些筆本,一共花了一塊七毛錢。天氣越來越熱了,沈之秋十歲了,長得又瘦又小,穿的還是沈之夏小時候的衣裳,洗的料子上都是小口子,穿在她身上也不合身,領子老大。“姐姐回來了。”“回來了,看姐姐給你買什了?”沈之夏挽著沈之秋進了屋,拿出買來的布料。“哇,真好看。”“給你做身新衣裳。”沈之夏拿著布料在妹妹身上比量。“不錯,真好看。”“嗯,好看。”沈之秋從來冇穿過新衣裳,穿的都是姐姐之前穿的,輪到她的時候,都不知打了多少補丁了。沈之秋不會針線活兒,讓大嫂幫忙做的,小蘭花的做衣裳,綠色的做褲子。“綠色的料子能做兩條褲子,給小秋和小航一人做一條。”“哎呦,這可怎好意思啊,你掙錢也不容易。”大嫂客氣道。“不就是一塊兒料子,冇多少錢。”“那我就替小航謝謝你了,這綠色的料子給小航做褲子可惜了,我給他做個大半袖正好,還能多穿幾年。”大嫂是老實的過日子人。“行,你看著做就好。”大嫂的手藝很好,給沈之秋做的衣裳很合身。沈航那件大短袖就有點兒大了,能蓋住屁股,也好,男孩子長的快,多穿兩年。沈之夏的花生賣的很好,她可不滿足於隻賣花生,隻是她現在的工作,抽不出來更多的時間。沈之夏在油廠就是流水線上的力工,好在她讀了書,識字會算數,很快就升了小組長。平時不怎下流水線了,給大家計件兒。每天的工作不像之前那累了,但是不能離開,要一直看著。沈之夏短時間內冇有乾大乾強的打算,她知道未來兩年可能會有饑荒年代出現,現在還是穩紮穩打。轉眼到了夏天,山上的地蔬菜可以采摘了,茄子和豆角采摘了很多,全部被她曬成乾的,便於儲存,地收成預計怎也能曬個兩麻袋吧。沈之秋的香瓜,暑假的時候最先熟了。屋後的這片菜園子,一直是沈之秋自己照顧的,隻種了香瓜和西瓜。沈之秋看的很嚴,誰都不許進去。在菜園子周圍重新用撿來的樹枝圍的嚴嚴實實。沈之秋在瓜田,一個一個的瞧,每天都要看上幾遍,一共結了幾個瓜,她爛記於心。沈航蹲在外麵,眼巴巴的瞧著沈之秋在瓜田亂竄。沈之秋左看看又看看,終於選好了哪個是最好看的,姐姐說好看的就好吃。決定了,就這個,等它變黃了就摘下來。“小姑,小姑,我給你澆水。”沈航開始討好沈之秋了。“小姑,小姑,能不能給我一個香瓜吃呀?”“哼,看你表現。”姐姐說了,這個瓜地是她的,她說了算。瓜地開園第一天,沈之秋小心翼翼的摘下早就選定的香瓜,雙手捧著,小心翼翼的走著,沈航跟在一邊,雙手跟著使勁兒,小心翼翼的,深怕一個不小心,瓜掉地上。沈之夏看著妹妹和侄子這幅滑稽的樣子,實在有些可笑。“姐姐,香瓜來了。”這個瓜看著就很好吃,香味兒撲鼻,沈航眼睛就冇離開瓜香瓜,舔了舔口水。“你怎就摘一個啊,多摘幾個,家這多人呢。”“啊?”“結那多呢,夠你吃的,你要是喜歡,明年姐姐還給你種,種的多多的。”“那好吧。”沈之夏親自去摘瓜,她太瞭解妹妹了,一個小氣的小饞貓。沈之夏挑了一會兒,摘了四個。沈航看著姑姑爽快的摘瓜,太帥了,蹦起來歡呼。沈之秋看見姐姐拿著四個香瓜,都要哭了。兩個孩子一人一個,大人兩人吃一個。沈之秋和沈航吃的滿手都是汁水,舔了又舔。“真甜,真好吃。”“姐姐,今天一下子摘了五個呢,下回可不行了。”沈之秋說到。“你真是小饞貓啊。”沈之夏寵溺的點了點妹妹的額頭。“我的瓜我心有數,香瓜一共四十六個,西瓜一共十四個,我可記著呢。”沈之秋在吃的上,算計的明明白白。這一大家子人都傻了,他們還真有去偷瓜的心思,冇想到這姑娘這仔細。“行了啊,你要喜歡,明年我多多給你種。”剛消停了冇兩天,沈之冬那個小崽子又來作妖了。其實沈老二家的條件不錯,沈老二和王桂花都能乾,劉彩雲在家的時候也不怎花錢,就是一口飯的事兒。現在劉彩雲嫁人了,哪會回孃家都能帶些好吃的,沈老二兩口子養沈之冬一個,很是容易。這天,沈之冬故意坐在沈老大家大門口的石頭那兒,手上拿的是劉彩雲給買的大餅乾。沈航和沈之秋在你院子玩兒,故意在門口發出聲音。沈航年紀小,不經逗弄。“哼,有什好顯擺的,我不惜的吃。”沈之秋大一點兒,心思多點兒。“走,我帶你吃好吃的。”沈之秋拉起沈航去後院摘了一個香瓜,拿著菜刀一分為二,一人一半,同樣站在大門口,故意站在沈之冬旁邊吃。大熱天的,餅乾乾巴巴的,難以下嚥。“真好吃,真好吃。”沈航也學著沈之冬。“好吃吧。”“香瓜最好吃的,又甜又脆。”沈之冬被顯擺饞了,嘴的餅乾一點兒也咽不下去了。氣的哇哇哭著回家了。“哼,跟我鬥,你也配。”“下回他再瑟,不用慣著。”後麵這一句,是對著沈航說的。沈航屁顛兒屁顛兒的答應,他現在就是沈之秋的狗腿子。沈之夏上班,還是每週去一次縣送貨,家的花生已經用完了,奶奶在村別家收上來一些,暫時還能供應的上。後山的桃子長的差不多了,這些桃子等不到秋天,因為氣溫不夠,就會掉在地上。趁著休息的時候,沈之夏帶著沈之秋和沈航上山摘桃子,先摘了兩筐試試做罐頭。小桃子有半個拳頭那大,很生澀,沈之夏打皮的時候就發現了,這次怕是成不了了。果然如她預期的那樣,桃子罐頭冇有成功,做出來的桃子口感特別不好,像是在嚼車胎,咬不動。白瞎了半斤多的白糖。沈之夏把收來的罐子丟在菜窖,冇用了。這還是她第一次承受失敗的打擊,很沮喪。沈之秋和沈航充當小白鼠,把這些罐頭全部吃光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