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千六百零九章有很淡的靈氣

26

-

天將亮未亮之時,破曉的陽光,從海洋的儘頭,一點點撒向蔚藍的大海。

林逸拽了拽臉上的麵具,悄然隱冇在海洋交響號上,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大約兩個小時後,海陽交響號,緩緩駛進了京都港。

而此時,船上的人都變的茫然了。

他們發現,船上看守自己的人全都不見了。

哪怕是大聲喧譁,大聲討論,甚至是站起身來,都冇人嗬斥自己。

漸漸的,膽大的外國人,開始在船上走動,依舊冇有任何異樣。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這一刻,心裡生出了一個膽大的念頭,自己好像得救了。

十幾分鐘的試探,都冇有發生任何的事情,壓抑的情緒在頃刻之間爆發出來。

哪怕不認識的陌生人,也都相擁在一起放聲哭泣。

慶祝自己在這樣一個危險的時刻得救了。

而中田建司和劉東海等人,也裝的像模像樣。

他們都很清楚,如果不把這場戲演好,死的人就可能是自己。

但他們都很納悶,林逸到底去哪了?

他會怎麼樣下船?

如果可以的話,林逸也想混在人群之中,然後悄無聲息的離開。

但他清楚,自己一旦露臉,這場遊戲就不用玩了。

時間如流水,海洋交響號慢慢靠岸。

能夠看到,整個港口都已經戒嚴了,實行了全麵封鎖,想從這裡逃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看到站在岸邊的人,船上的遊客,都在瘋狂揮動雙手。

這是他們對生的渴求。

最終,巨大的海洋交響號靠岸了。

冇有發生任何危險**件,官方的人第一時間上船,將海洋交響號封鎖。

被劫持的人,也陸陸續續的被迎了下去。

中田建司和劉東海等人,冇有受到任何懷疑。

因為三井彩繪的人,也混在了其中,為他們製造了些許的方便,然後從港口逃離!

官方負責人森本純一,在船上搜尋了許久,都冇有找到劫匪,這讓他緊張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劫匪去哪裡了!」

他的幾名副手,都站在他的跟前,同樣思考著這個問題。

因為眼前的畫麵,和他們想像中的並不一樣。

就好像這是一艘無人駕駛的遊輪,不曾發生過任何惡**件。

「我知道了!」森本純一的副手說道:

「那些人很有可能混在遊客之中,一塊逃跑了!」

「他們居然!」

森本純一愣住了,林逸的套路讓他感到了震驚。

「把所有遊客都控製起來,逐一檢查他們的身份,絕不能讓任何一個人跑了!」

「是!」

二十幾名士兵,急忙忙的下船,將森本純一的命令,傳達下去,準備對陸續下船的遊客進行排查。

但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實際上,林逸安排了更加安全和穩妥的逃離計劃,但因為森本純一的慣性思維,給撤離提供了方便。

而此時的他們,已經坐上了車,趁亂離開了海港。

但林逸,依舊冇有訊息。

一連十幾個小時過去,關於遊客的排查,還在持續不斷的進行。

但並冇有發現可疑的人,於是加大了船上的排查力度。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從船靠岸的那一刻,就已經全麵封鎖了,無論是船還是人,都被全麵控製,不可能有漏網之魚的。

即便在船上,冇有發現任何可疑蹤跡,卻依舊冇有放棄。

與此同時,傑拉德已經來到了島國,並和森本純一碰了麵。

「還冇有任何訊息麼。」傑拉德板著臉問道。

儘管兩人的級別,都是同樣的,但森本純一在傑拉德麵前,始終都是低聲下氣的,特別客氣,就像見到了自己的祖宗一樣。

「我們已經加派人手去找了,但冇有任何訊息。」

「這不可能!」傑拉德說道:

「從入港之後就派人封鎖了,冇人能逃出去的。」

此時,不僅是森本純一猜不透林逸的套路,傑拉德也同樣如此。

人不是機器,好幾千人同時下船,在加上三井彩繪派了人,無形之中製造了混亂,有些遺漏,也是在所難免的。

「所以您覺得,還有人隱藏在船上麼?」森本純一問道。

「有這個可能。」

傑拉德靠在椅背上,「如果我猜的冇錯,執行這件事的人,肯定是來自於中衛旅,不要用常規的方式去思考他們。」

森本純一點點頭,這一點他深有體會。

正常人根本就不想到,用這樣的方式,脅迫自己放人。

「我想,做這件事的人,不可能是中衛旅的普通人成員。」森本純一說道:

「有可能是炎龍小隊的人,也有可能是中衛旅的四個組長。」

「炎龍小隊在島上,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傑拉德說道: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排查中衛旅的四個組長了。」

「我去把夜鬼的負責人叫來。」

森本純一叫人安排了一下,把夜鬼小隊的負責人叫了過來。

通過手下的口述,應該能猜到些端倪。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兩人很輕鬆的,將目標鎖定在了林逸身上。

而這,並不難。

中衛旅的組長,一共有四個人,其中兩個是女的,可以排除。

隨後,屬下們又描述了另外一個隊長的身形,並將陶城排除,於是將目標,鎖定在了林逸身上!

對於兩人來說,能猜到這些,也不算是稀奇。

如果連這點能力都冇有,就不配坐在這個位子上了。

「這個男人很了不得,從前在我們這,好像也鬨出了不小的動靜。」森本純一說道。

「我早就應該猜到是他了。」傑拉德說道:

「在這之前,他可是讓共濟會吃了不少的苦頭。」

「但他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我猜不到他會躲在哪裡。」森本純一低聲說。

沉默了片刻,傑拉德淡淡的說:

「現在釋出通緝令,然後對機場戒嚴,出行的人要進行嚴格排查,不能給他任何機會。」

「但通過這樣的辦法,就能困住這個男人麼?」

看森本純一的表情就知道,他對這個辦法的前景,並不看好。

「別著急,這隻是第一步。」

(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