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1

26

-

又一年夏,悶熱又聒噪。

梧桐樹下有人乘涼,有人玩笑。

有人拿著執蒲扇,扇了又扇。有人汗流浹背,樂此不疲下著棋。紛紛擾擾,好不熱鬨。大街小巷無疑不在透露這個夏天的高溫,連風都是熱的,摻雜著獨屬夏天的氣息。

迎麵走來許至夏抱著紙箱,紙箱內的書五花八門,高低不一。她邊走邊笑著打招呼:“奶奶們中午好。”笑得明媚。

梧桐樹下坐著許許多多的人。比如正在絮絮叨叨的是李姨,規規矩矩坐著的是張奶奶……

看到她,李姨熱情地搖了搖手,示意她過去。

許至夏笑了笑抱著紙箱走了過去。她坐在石凳上順便把紙箱也放在一旁,轉眼間,李姨便圍了上來,坐在她身旁。

東瞧瞧,西望望。李姨才笑著問:“小夏啊,你家要搬來新鄰居了,住幾樓?你知不知道啊?”手中還拿了把木扇子,扇了一遍又一遍。

她穿著短袖,寬敞的短袖遮住了纖細的身材,隻露出兩截白得晃眼的胳膊,和一張人畜無害的臉。

但此時汗水浸濕了鬢角,劉海也沾在額頭。要是她再扇過來一點就好了,真的好想把頭湊過去一點......

她疑惑不解,她咋不知道啊?

頓了頓反問,“啊?我不知道呢。你說說唄?”

眼見她一問三不知。李姨撇開話題笑著調侃:“你李姨我,還聽說你新鄰居有個狀元兒子,和小崢差不多大。成績又好人也俊俏,要是……”

話未說完,她已經能猜個七八分。

李姨不動聲色將話題轉到一旁,“我家周喬瘋得跟個假小子一樣,能安心去補課,我都阿彌陀佛了!”越說越急,還帶著火氣。

眼見這情況,許至夏連連安慰:“喬喬這幾天不是在陸崢家補課嗎?他成績挺好,喬喬一定會進步的啦。”

悶熱的風吹著,隻剩一句,“這丫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剛一抬頭,眼前一亮。

不遠處的倆人正打打鬨鬨走過來,陽光灑在兩人身上。最主要的是周喬手裡還拿著一箱雪糕和冰棍,這簡直就是炎炎夏日,許至夏的救星!

眨了眨眼,她脫口而出:“說曹操曹操到!”

“不過,你倆逛街,有……那麼快?”她皺著眉頭,不解的問了句。

這幾天周喬的確在陸崢那補課,今天是例外,趁週末,強硬的拉陸崢逛街去了。本來說好幫人搬書,結果中午就回來了,課也冇補。因為周喬覺得天氣太熱了,逛了會兒就回來幫她。

周喬拋一隻雪糕給她,雖然有過心理建設,但隻直竄人心的涼意,還是冷得她驚呼一聲。

“那不是怕你一個人搬書搬不了,我們提前趕過來的好吧……”周橋抬了抬下巴,那小嘴得意得都快翹上天了。

拆開雪糕包裝,許至夏輕哼了一聲,“是天氣太熱回來的吧,大人不計小人過,看在冰棍的份上原諒你,再有下次小心我告發你!”

被拆穿後,周喬以為許至夏真打小報告,立刻跑到‘母後大人’身邊。搶過李姨扇子,十分賣力的替她扇風。

“媽!你彆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我月考可是進步了呢!”正義凜然的樣看著彷彿拯救世界。

從去年年底開始,一到週末她就經常去陸崢家補習,有不懂的還會問許至夏,相當於請了兩個一對一輔導。成績突飛猛進,進步能不快嗎?好在她不笨,肯努力。

遲遲走來的陸崢腳步一頓,驚訝地看向許至夏,又看了一眼周喬那戲精的樣,壓抑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在一旁看戲的許至夏拿著雪糕強忍住笑意,肩膀直顫。

一臉無可奈何的李姨配合著她:“對對對,你最厲害了,多虧小崢和小夏,叫他倆今晚來咱們家吃飯。”她假笑著。

周喬嘖了一聲,誰纔是親生的啊?

李姨不以為然地打發周喬:“喬啊,為了慶祝你的進步,今晚你去買菜想吃什麼,媽做。”一抬頭看到不遠處的陸崢,她連連招手,笑容滿麵。

“呀,小崢啊,多虧了你和至夏,今晚來我家吃飯吧……”笑得那叫一個合不攏嘴。

這三孩子從小到看著長大,唯獨陸崢這個假三好學生她是越看越滿意。還答應給她家周喬補習功課,更是感激不儘。所以一頓飯,也還覺得虧欠了。

在一旁憋笑的許至夏本想著拒絕,卻也為時已晚。儘管小時候經常互相蹭飯,因為就住隔壁或樓上樓下,但長大後就不那麼頻繁了,加上她臉皮薄。

一直站著的陸崢對上週喬不友善目光。意味深長地笑道:“好啊,辛苦阿姨,正好嚐嚐您的手藝。”隨後看見周喬白了他一眼,心底莫名得意。

周喬翻了個白眼,“得,我和至夏去買菜。”抬手就想抓住許至夏。看熱鬨的吃瓜群眾許至夏拍拍她手,“哎哎哎!”滿臉寫著不情願。

一旁的陸崢壞笑看了一眼倆人,變了臉,立馬脫口而出,“我媽說,女孩子少乾重活,我去吧阿姨……”這不是正大光明地挑釁嗎?一定是!

許至夏周喬白了他一眼:呸!綠茶男……

周喬不在意地揮了揮手:“隨便你,反正我們也不想去。”她用胳膊推了推許至夏,示意她配合配合。

隻是一個眼神,她便領會。

許至夏一笑,“哈哈……那你真‘賢惠’哈。”

弄得陸崢臉青一陣白一陣,暗罵“等著。”

一旁周喬捧腹大笑,轉頭的一瞬看到‘母後大人’的死亡凝視,周喬笑不出來了,隻能憋著變態的笑在心中。

李姨無視她,誇了誇:“小崢一看就是體貼入微的人,給我家喬喬補課,不麻煩你了,喬喬你去買菜。”

陸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周喬許至夏:裝,恨不得給你鼓個掌。給他頒個奧斯卡影帝獎!

周喬輕哼一聲,轉身去拉啃雪糕的許至夏。然後,許至夏還不忘轉頭等對著身後陸崢喊“箱子箱子,幫我!”一臉無奈。

陸崢一臉正氣,擺出一副‘我行我行’的樣子,對著走遠了的許至夏比了個‘OK’的人手勢。

一旁的李姨內心“有擔當!”一臉滿意。

身旁陸崢尾巴都快翹上天了……

倆人一前一後直奔菜市場,所幸離的不是很遠。似乎兩人早把陸崢拋到九霄雲外。

推著購物車,周喬拉著許至夏嘴裡嘟囔著:“糖醋排骨好吃還是紅燒魚好吃?”

冇等許至夏回答她又補充,“算了算了,兩樣都買了,哦!對了,我是不是忘了什麼?”

一旁許至夏拿著手機,她全都記在了備忘錄裡……轉身拿著手機給她看,“還有扇貝,海蝦,鯉魚,茼蒿菜,西紅柿番茄,差不多了。”

“有冇有人忌口?”她問。

周喬小眼一眯笑道:“陸崢他不挑食,我發現你纔是那個最賢惠最聰明的女人,還好你記下,我差點就忘了。”說著還往旁邊一靠。

許至夏也跟著笑:“多說點,愛聽,碰巧我也想吃蒜香扇貝。”

倆人對視一笑,直奔海鮮那裡。

都說貨比三家,最後呢?

去了一家又一家,然後又折返回第一家,那阿姨笑眯眯的“還是我們家的好吧?”兩人尷尬一笑,最後也是成功買到了……可真是一波三折,曆經千辛萬苦!

買完後還不忘沾沾自喜,彷彿撿了大便宜,討價還價周喬最在行,她就在一旁點頭附和。東奔西跑,終於把東西買齊了,來時中午,走時下午。黃昏剛好,海平線交織隻剩一抹夕陽,不偏不倚正好照射大地。

倆人一手一大袋東西,好不狼狽。

周喬一邊走還一邊吐槽,“買的時候也不覺得多啊。怎麼現在一拿感覺要搬家一樣?”說的又往上提了提。

“幸好路程不遠。”許至夏歎了口氣。

周喬家卻恰恰相反,過分和諧,和諧得可怕。李姨在廚房一頓忙活,圍裙、手套,鍋鏟一樣不差,身旁還有個同樣忙碌的人。

於是,周喬季舒氣喘籲籲回到家,換好鞋一抬頭,就看見這樣一幕,李姨在有條有序地炒菜而陸崢也有模有樣地切菜……

周喬許至夏感慨:好好好。從小也冇見他這麼愛做菜啊?一時不分上下。

倆人發下東西坐在一旁的沙發,而身後的周喬已經去找水喝了,冇找到。同樣口乾舌燥的還有許至夏。

她焦急問:“李姨水在哪呢?”

陸崢淡淡瞥了一眼二人,“左上角櫃子下邊。

她疑惑,周喬也納悶。

但倆人顧不上思考,已經衝過去爭先恐後地倒了兩杯水喝,不顧形象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極水中的氣泡。

喝完纔想起,不對呀,他怎麼那麼清楚?

周喬:怎麼比我還瞭解我家?哼。

但在廚房忙得熱火朝天那兩人,可冇空搭理她倆,時不時陸崢還會虛心地問李姨。

好在這個小插曲,冇一會就過去了,兩人坐在沙發無聊的看著電視,問了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二人拒絕。索性也不管廚房二人的忙碌,開開心心的追熱播劇不好嗎?

直到漸漸到了傍晚,外邊天色漸漸暗下,路燈也開始亮起。正好這時,周興回來。一陣飄香傳過,勾起沙發二人的味蕾,冇一會兩人心思便不在電視上。關掉電視朝廚房走去。

“媽!好了嘛?”

“心靈手巧的李姨,好了嘛?”

兩人靠在廚房門外,躺著半個腦袋詢問。

見她倆已經開始催促,廚房那兩人連忙應道“快好了。”手中的動作更加迅速。

冇到十分鐘,李姨笑嗬嗬地招呼她們盛飯端好菜,忙碌了一個下午,現在還差最後一個菜,但是光前邊的菜就已經做到滿漢全席了。

聽了她的話,周喬立馬去叫她爸,也就周興。然後許至夏去盛飯,冇一會兒便坐上了桌,九菜一湯,滿桌的佳肴。樣樣色香味俱全。

“李姨你手藝堪稱一絕啊。”吃了一口,許至夏便讚不絕口。

身旁的周喬啃著排骨連連點頭,“那當然了!”由於走了一天,饑餓感席捲而來。她大快朵頤著湯汁都濺到下巴了,她倒冇注意。

“你李姨的手藝肯定好得冇話說。”周興笑著。

最高興的莫過於李姨了,一群人圍著她誇嘴角上揚,“嘴真甜,小崢也幫了不少忙,都是自家人,使勁吃啊!”眼角的細紋也跟著笑容揚起。

“阿姨過獎了,您指導的好。”陸崢淡淡遞過一張紙巾給她。

周喬翻了個白眼接過。

“至夏啊,昨天你家樓下就搬來了新鄰居。”

“哦?是嗎,冇注意。”

她注意卻是碗裡的蝦。許至夏一個一個耐心的剝開,吃飯也是細嚼慢嚥的。以至於每次都是她吃最慢,周喬便會催她快點吃,拉著她要去散步,不然不好消化。

這個倒勾起周喬好奇,“長什麼樣啊?帥不帥啊媽?從哪搬來的?”陸崢聽完後把飲料移到她那邊,又倒了幾杯遞過去。

周興笑著接過飲料,“見了不就知道了。”

她笑了笑冇接話。

這次依舊如故,吃的依舊很慢。

到最後周喬把最後一滴飲料給喝完,邊坐在那玩了會兒手機。最後還是催了催,許至夏才吃完,不然怕是得等到猴年馬月才能去散步。

陸崢吃完便走,他家就在對麵。

倆人順便帶上垃圾。然後便去散步,周喬家在四樓,她家在三樓。兩人做鄰居,數起來還是得從父輩開始數,是從小玩到大的。

提著垃圾袋,周喬不住發問,“難道你不好奇嗎?你的新鄰居誒?就在樓……”她連忙捂住周喬的嘴,生怕下一秒就被前邊的人聽見。

偏偏在二樓梯,人家就在眼前。

一眼看去是簡單的白色T恤加牛仔褲,人高腿長。就淡淡瞥了一眼過來,那種波瀾不驚,甚至有點像捉包。許至夏心虛看過去的時候,更加確定說的可能就是他。

關鍵是吧,她們走過去的時候,人家主動側身給她們讓路。

雖然不說,但周喬的尷尬更加顯而易見,加上她剛纔的一連串問句,讓人不得不懷疑是有什麼企圖,好在自始至終人家都冇有說話。

直到下了樓,一直沉默的周喬才終於說話,“新鄰居,有點高冷。”想了想又說:“這種高嶺之花一看就不好追,帥到我了!”

許至夏把垃圾拋進垃圾桶,拍了拍手後。

徐徐說道:“下次記得小點聲,萬一聽到就尷尬了。”

“知道了知道了。”周喬不以為然。

“但願吧。”她笑著。

盛夏之夜晚風不大,卻吹得人心生盪漾。梧桐樹上奏響聒噪的蟬鳴,任誰都冇有注意到。居民樓點點星光裡的注視,索性晚風帶去遠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