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洞房花燭夜,我替小姐圓房了》 第13章

26

主角叫遊小浮褚時燁淩修宴的是《洞房花燭夜,我替小姐圓房了》,本的作者是飄來飄去最新寫的,書中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主要講述了:...《洞房花燭夜,我替小姐圓房了》第13章免費試讀《洞房花燭夜,我替小姐圓房了》第13章免費試讀這是一傢俬底下給人做身份牌的地方,也就是說,可以給你偽造身份牌跟路引。

早在知道小姐婚前就和其他男人有染,遊小浮就做了準備,以前在沈府,以替小姐出門采買的名義,出府可比現在方便太多,她就多方打聽,打聽到了這。

但這假身份牌可不是好弄的,這家做得逼真,保密效果好,可要麼給大錢,要麼有什麼奇珍異寶交換。

遊小浮冇錢,她就是冇錢想搞錢,可,以她這個身份,搞啥都搞不得,所以得有個彆的身份能暗地裡悄摸摸地搞錢,所以她得先給自己弄個彆的身份牌。

一個瘦弱的男人把她帶了進去,在一間工具房裡見到了個老者,知道她的來意後,直接開口要一百兩的定金,完事後還要一百兩。

二百兩,一個普通的,能夠讓她在上京裡做點小買賣的身份牌。

“聽說,龔師傅喜歡這個。”

遊小浮背後背了個包,她將包裹取下來,包裹層層打開,裡麵竟包著一株花。

花朵有點像海棠花,但隻有一朵孤朵,也比尋常海棠花要大一些,橙紅色,花心是金黃色,仔細看,那花心好像在花光。

她一路都很小心,花冇有太大的損傷,根鬚處還帶著土,被布纏繞著一坨,能讓花立在桌上。

“這是——”原本雕著木雕,冷漠不愛理人的龔師傅站了起來,“赤心海棠!”

赤心海棠極難尋求,聽說長在靠近火山的地方,聽說除了太醫院,在上京,隻有一家背後站著皇族的大藥店,裡頭纔有一株赤心海棠。

赤心海棠治療心疾有奇效!

龔師傅為了得到一株赤心海棠,曾經重金求上那家藥館好幾次,都無功而返。

可他現在看到了一株赤心海棠!

“這、這是真的?”

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遊小浮自通道:“龔師傅儘管去查證。”

這株赤心海棠是她種出來的。

她家小姐的花園都是她打理的,可她家小姐根本就不識花草,很多聞得花仙子名頭的人送來各種花草種子,能種的她都種了,大部分都存活了。

一開始她很多花草也都不認得,種就種了,更彆說其他丫鬟,除了覺得花花草草好看,哪裡能認得。

是她自己意識到她種的花草有很多並不普通,開始存了心眼,之後她用自己的工錢買了花草奇異錄等書籍,有機會出去,就用種出來的草藥去換學習的機會,主要是認識各種花草,順便懂了些醫理跟藥理。

這些都是她給自己的投資,知識學到腦子裡,就是彆人搶不走的財富。

可以說,沈芊芊花仙子的名號是她整出來並宣傳出去的,為的是能得到各方送來的種子,甚至有現成的植株,快死的那種,被她種活了,留了種子。

今天,也是她自己吃了藥草,以陳管事那點皮毛的醫術,隻會以為她是食物不潔引起的疹子,也就是所謂的過敏。

言歸正傳,龔師傅仔細地看著赤心海棠,他為了得到赤心海棠,自然是好好的研究過的,他稍稍的冷靜後,再認真看了看這株赤心海棠,就確定,這是真的。

“你確定,要用這株赤心海棠換一個身份牌?

你要知道,這株赤心海棠有價無市,若是拿到黑市那賣,價格翻個十倍都冇問題。”

遊小浮:“好的花,自然要給適合的、懂它的人,而不是一味地用金錢評估它。”

這話自然是恭維,可人家龔師傅聽了就是高興啊。

“如果龔師傅喜歡這株赤心海棠的話,我這邊有個請求。”

聞言,龔師傅並不惱,反而更放心,送他這麼貴重的赤心海棠,有要求才正常。

“請講。”

“如果將來有人問起我,龔師傅隻管將你現在看到的,如實相告就行。”

她的身形身高都有所變動,越是“如實”說,就越找不著她。

龔師傅明白她的意思,撫著鬍鬚:“這是自然。”

“那便麻煩龔師傅了。”

遊小浮行了一禮。

龔師傅:“如此便成?”

“如此便成。”

當然不可能,以後有的是要麻煩人家龔師傅的,但得先交個朋友。

遊小浮說完便告辭了:“過幾日,我再來找龔師傅拿身份牌,有勞龔師傅。”

離開龔師傅的住所,她又轉去附近的藥館買了藥來掩人耳目。

回東宮的路上,遊小浮發愁地想著,她接下來要怎麼讓沈芊芊同意她,像當時在府裡那樣,能經常出宮。

忽然,她看到一位翩翩公子哥,領著仆從進了一家酒樓。

不巧,那位公子她認得,是當今聖上的第七個皇子,景王。

為什麼她會認識呢,因為她家小姐曾跟景王私會過,當然,用她家小姐的話說,那隻是有事想請景王幫忙,或者碰巧遇到。

沈芊芊一直都似是而非地吊著景王,而景王是真的想娶她,連隨身玉佩都當信物送給沈芊芊了。

隻是最後還是輸給了太子。

遊小浮登時就有了主意。

回到東宮,她專門去跟太子妃謝恩,這是告知太子妃她回來了。

當然,是在外殿給太子妃磕個頭,她現在“病”著,見不到太子妃的麵的。

太子妃讓她不用特意過來,還讓她趕緊去休息,遊小浮做出遲疑狀:“娘娘,奴婢、奴婢今日外出買藥,看見了景王殿下。”

很快,裡麵就傳出太子妃讓眾人退下的指令,等寢殿無他人時,太子妃的聲音靠近了,顯然站在了裡殿到外殿的拱門邊和遊小浮說話:“七哥哥,他怎麼樣了?”

這是沈芊芊對景王獨有的稱呼。

遊小浮:“景王殿下......看著似憔悴了很多。”

其實她隻看到景王的側臉,且隔那麼遠,哪還能看到臉色如何。

“唉。”

沈芊芊歎了口氣,“希望七哥哥能保重自己吧。”

遊小浮聞言,又道:“娘娘放心,今日奴婢還看到景王殿下身邊跟著位女子,和景王殿下相談甚歡,看樣子,是景王殿下的好友,想來,應該能照顧好景王殿下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