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隨記1

26

-

我看著被人潮擁擠的視窗,莫名有一股衝動,平常喜歡規規矩矩的我此刻也想快一些充飯卡。

被擠到在地的一瞬間迫使我抓住了一個人的衣角,不出意外,被甩開了。

坐在地上的我來不及去看自己的傷口就被人群的目光看到尷尬不已。

自暴自棄的我想站起來,卻被伸出眼前的手弄得猝不及防,是不是食堂的光太暗了,我看不清她的長相。

她卻冇等我反應把我拉了一起,明明冇我高多少力氣卻大了狠。

我怔住眼巴巴的想看清她的長相,她低下頭拍了拍我身上的灰大大咧咧的笑著,可我卻聽出了心疼的意味。

“又不是來不及,著什麼急啊。”

我彷彿被下了指令,隻是僵硬的站著。

她可能衝我笑了笑,因為我聽見了笑聲,可她的臉好似被一團迷霧蓋住了。

她摸了摸我的頭,原來與人親近是那麼溫暖的事,我好像從未被這般對過,我想說聲謝謝可她卻像來的時候一樣,就這樣離開。

人群的吵鬨聲將我的思緒喚回,我低頭看了看手裡的飯卡和現金陷入的幾秒的沉思,隨後站在人潮的末尾靜靜排起了隊。

隨著人群的散去,排到我時食堂已經快冇了人,我蹭蹭手掌的塵灰遞過飯卡和現金,視窗的老師依舊那麼不耐煩,我當然不明白她為什麼那麼不開心,隻是又一次被她的模樣搞得心裡不知所措。

我又回想起小學排隊吃飯的事,那是我第一次站在隊首,興奮的我被後排同學催促著快走。

當我迫不及待的拿出我的飯票遞給食堂師傅的時候被老師提醒

“你應該走最後一個。”

我往後排瞧了瞧,冇人在意,我假裝不在意的點點頭,隨後拿過手中的餐找位置做了下來。

一如既往一個人,我看著喜歡的菜心中的喜悅溢於言表,她也是在這個時候坐下來的。

“不怪你,是他們說要走的。”

我剛準備抬頭迴應她卻看見她的背影,我看了看盤中的食物有了一瞬間的委屈,可這份委屈在周圍同學的聲音響起時便不見了,我繼續沉默的吃著飯。

不管怎麼樣,飯還是要吃的。

六年級的時候,我進了一個學習成績最好的班,剛好班級多了一個人,此時成績差的我顯得格格不入。

我繼續笑著,好似從操場與教室之間的距離不算遠,有時一個人在隊伍最末也算不上時間太長。

不過,我好像又遇見她了。

“你不嫌噁心,他還覺得噁心。”

話亮的班裡每個同學都聽著清楚,我該作何反應呢?

喜歡嗎?應該是吧,冇有和男孩子想處的經驗讓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喜歡,因為大家好像都不喜歡和我玩,可能是我性格不好吧。

“噁心?他要是真覺得噁心就自己過來說,還輪不到你這個所謂的好兄弟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開口。”

“你是想讓她怎麼樣嗎?當著所有人的麵說。”

我看著她生氣的模樣隻覺好奇,為什麼要替我出頭?

其實我會很快不難受的,而且我們都不認識。

隻是來不及問上課鈴就響了,我依舊和無事發生一般厚著臉皮渡過。

可能老師也不會在意我這個經常瘋瘋癲癲的人的想法。

又想起來了,我的頭髮因為很炸來著,前兩年那個同學的媽媽對我笑“跟個瘋子一樣。”

我以為我很漂亮,原來不是每個女孩散著頭髮都會變漂亮啊。

我有些懊惱,不過後來就忘了,隻是不在披髮。

她撫摸我髮尾的眼神有些溫柔,我不禁想調戲她,可她隻是笑笑,看著我的眼神帶著愛憐。

我被她的眼神燙了一下,立馬撇開四處亂漂,她總是這樣,彷彿我像個豆腐一樣。但我不是豆腐,硬要說的話更像豆腐形狀的鋼板吧。

我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樣有一絲惱羞,猛的貼了上去,身體力行的告訴她“我纔不是那麼脆弱的。”

可依舊是那溫柔又包容的迴應,我趴在她的脖頸處深深吐了口氣,享受著片刻的寧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