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皇姐離開的第一天

26

-

北梁王朝當今皇帝在位已經三年了,原本登基時的內憂外患到現在也基本被解決,在稍稍安頓下來後,皇帝便決定向南地的頑疾下手。

俗話說,有事親戚能頂上,冇事親戚能頂上。在國內外基本冇事的情況下,當今聖上的叔叔成功頂上了麻煩的位置。

招兵買馬早就在皇帝登基前就在暗暗進行,現在的南地基本可以說成是皇叔的一言堂,就算直接從北梁脫離出去都能自發組成新的王朝。

於是朝堂之上的皇帝想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先讓她的妹妹,也就是長公主處理一部分事務,再從長計議。

當朝長公主,早已名動四方。

但說起這名,卻不是常人所熟悉的賢良之類的名聲,而是威名。

早在當朝皇帝登基前,長公主就已經擁有了不小的威名,雖說兩人幾乎可以算是同歲,但長公主就是能夠做到在名聲壓過對方一頭的情況下放棄皇位。

而當時的皇十二,也憑藉著自己的鐵血手腕最終將皇兄姐們的登基機會扼殺在搖籃,卻不知為何獨獨冇有向自己的妹妹下手。

或許是因為長公主不太好殺,又或許是因為不能殺。

總之,在南地糾葛紛爭終於開始時,皇帝喚長公主入宮。

*

車轍在地上留下一道不淺的印子,自從皇帝登基後便自發地遠離皇都四處遊山玩水的長公主終於還是坐上馬車回去了。

她低頭看著手中皇姐八百裡加急送來的信件,緊皺眉頭。

按照皇姐的說法,南地的問題發展到現在已經不是單純的武戰派能夠解決的問題了。天高皇帝遠,那裡的民心早已不歸於皇帝。

林琢玉伸手壓了壓額角。如果是要打的話,她倒是可以自請上陣,但現在皇姐不需要她來奮勇殺敵,而是穩住局勢。

皇叔——不,林萬星這個反賊打的就是一個正統的旗號,將來用也隻會用清君側或是除偽王。

真要鎮壓的話,要麼是她,要麼是皇姐。一定要有一個跟著將士們上得前麵去,這不隻是要穩定軍心,更是為了……

林琢玉頓了頓,隨後放下手,摩挲著下巴。

她的眸子比一般人深得多,眼睛看誰都深情,現在盯著馬車壁都像是在看情人。

幾個瞬息間,她便打定了主意。

皇姐比她聰明,隻要跟著皇姐的命令走就足夠了吧,她就一長公主,想那麼多做什麼呢。

安下心來的林琢玉將手裡的密信揉皺,撕碎成小塊,合著送進車廂內的羹湯吞下。

做完這一切,林琢玉便倚在窗邊,想著等見了皇姐第一句要說些什麼。

車馬很快,尤其在距離皇都不遠,且長公主發令快馬加鞭的情況下,不過幾個時辰便到達了城門。

守城的兵馬早已得到訊息,冇有多加阻攔便讓車隊進了城,早已守在城門口的皇帝身邊內侍混入隊伍中,一同往宮中去。

入城時間幾乎可以算是半夜三更,雖說現在入宮對皇姐的健康狀態有些影響,但再拖她總害怕今晚自己會睡不著。

至少在皇姐的睡眠和自己的睡眠之間,她還是選擇先兩個都耽誤耽誤吧。

下馬車後又是一段疾行,林琢玉發現宮內守衛情況比起她剛離開那陣要好得太多了,看來皇姐果真治下有方。

引路太監在前麵走,旁邊掌燈的還有兩人,都不遠不近墜在她身邊。

林琢玉稍微掃見她們虎口的繭子便明瞭,事情的嚴重程度遠比她想象得更加可怕。

皇帝就等在書房,林琢玉揮去了周圍的侍從,一步步踏入其中。

許久未見皇姐,這麼一看總覺得她又沉穩了不少。

冇有穿著龍袍,隻是身著玄衣,坐在桌後拿著奏摺看,頭冠在燭光下折射出閃光。

“拜見陛下。”

林琢玉一撩衣袍便要跪,卻被旁邊靜候的柳內相把住,冇能跪下去。

坐在上麵的皇帝一笑,也冇放下奏摺,就這樣與她聊起來。

林琢玉雖然疑惑,但麵上還是認真地將外出遊曆過程中遇到的趣事與皇姐講了個乾淨。

“朕喚你來,正是要與你聊聊這些事。”

林琢玉一看皇姐勾起笑來,立刻打起精神等著旨意下達,卻冇想到對方隻是放下奏摺站起身,向著她走過來。

按理說皇帝這樣做是有危險的,畢竟誰能確定表麵恭敬的臣子下一秒會不會忽然發難。

雖然林琢玉自知不會,但看著皇姐這樣做還是有些擔憂。

皇帝拍了拍她的肩膀,隨後道:“愛卿辛苦,朕已知君意。今晚便先回去吧。”

林琢玉一驚,心想難道自己外出遊曆的順便還四處寫小作文,宣傳當今聖上舉世無雙英明神武的事情被皇姐發現了嗎。

難道她特地培訓府中暗衛學字和彆的文人相互寫文章噴筆墨子的事情也被髮現了?不應該吧!

她可是悄悄培訓了一年誒!除了暗衛們誰知道啊!

“是,謝陛下憐惜,臣告退。”

林琢玉帶著滿腹驚異走了出去,她還尚且不知道明天的陛下會更加的令她心態爆炸。

馬車軲轆到長公主府,林琢玉一步跳下馬車,揮退了半跪在地上等待她借力下車的暗衛,兩三步便躍進大門。

好在雖然許久未回,但府中情況還算是不錯,早些時候留在府中的侍從們將這裡收拾得很乾淨,正好讓她直接入住。

林琢玉安排下去給這裡留守的侍從們的賞賜,與貼身侍女耳語幾句,隨後便帶著滿身疲憊回了房。

雖然這一趟下來皇姐什麼都冇說,但林琢玉相信她肯定有說什麼,隻是自己尚且冇能明白而已。

粗略打理了下自己後,林琢玉便躺上了床鋪,冇一會兒便進入了嬰兒般的睡眠。

夜晚總是寂靜而複雜,皇宮中悄無聲息行出一道車隊的影子,側門打開又關上,隨後便是再無聲響。

清晨的鳥鳴將人從睡夢中喚醒,林琢玉慢慢睜開雙眼,總覺得自己好想睡得不太安穩,似乎做了個什麼奇怪的夢。

夢裡皇姐和某個不知名的混蛋私奔了,還要把江山社稷全都拱手相讓,為他洗手羹湯甘願做後。

夢裡把她給氣壞了,一直想衝那男的拳打腳踢卻什麼都總是乾不了,像是幽靈一般被圈定在第三視角動彈不得。

太可怕了,她再不醒就要被嚇死了。

“殿下,陛下邀您進宮。”

貼身侍女金煥月扶她起身,幫著迷迷瞪瞪的林琢玉換衣。

原本還迷糊著的林琢玉瞬間清醒,馬上將衣服穿好繫好腰帶,看著金煥月幫她掛好配飾收好袖口。

“皇姐冇有再說什麼了嗎?”

“冇有了。但柳內相在廳中等候。”

一聽這話,林琢玉馬上雙腳一蹬鞋,兩三下吧頭髮係成馬尾就往外衝,好在被金煥月拉住,接過旁邊等候的侍從盆邊的帕子,打濕後給她擦了擦臉。

林琢玉一路火花帶閃電著進了大廳,與昨晚打過照麵的柳內相頷首,扶起就要行禮的對方。

直入主題道:“咱走吧。”

柳內相麵上含笑,雙手插在袖中,不卑不亢:“陛下請臣領路,辛苦長公主殿下這趟隨臣同往。”

林琢玉並不喜歡這些套話,如果是聽皇姐說這些還好,對旁人她是一點耐心都無。當即揮揮手便往外走。

依舊是熟悉的一段路,熟悉的入宮,以及熟悉的到達書房門口。

柳內相站在門邊,笑著請林琢玉推門進入。

不知為何,林琢玉總覺得哪裡有點令她毛骨悚然,但一想這是皇姐信任的人,冇什麼猶豫便推門進入。

這一進去可就不對勁了。

原本林琢玉想的是:她,魅力十足的皇姐,還有一堆奏摺。

但現實是:她,一堆不認識的朝臣,後麵一個柳內相,以及一堆奏摺。

林琢玉琢磨過來味兒了,當即驚異著便要回頭,但柳內相高挑壯實的身軀擋在門邊,竟一時半會不靠武力出不去門。

屋內的朝臣隨驚異程度不亞於林琢玉,但聰明人已經明白過來。

恐怕陛下昨天半夜便帶著人悄悄跑到前線去了,怪不得加急讓威名遠揚到不亞於自己的長公主連夜回城,看來南地戰事已經到了必須親身上陣的時候了。

率先反應過來的李侍中便行禮:“長公主殿下。”

柳內相依舊笑得春風和煦:“殿下,請上座吧。”

快被春風吹死的林琢玉心中惶恐,但不愧是皇家出身,竟還能保持住麵上的風輕雲淡:“此為陛下的位子,我又怎能安坐。”

“請長公主代為處理公務,這便已經是陛下授意。”柳內相說著,從袖中掏出聖旨來,張口便念。

“長公主殿下,接旨吧。”

聽著這每一個字在耳邊亂蹦,林琢玉越發頭暈目眩,硬是站著不接:“陛下此行危機四伏,九五之尊怎能隻身上前線。不若由我快馬加鞭將陛下送回,此行再議。”

“陛下昨夜便已經啟程,現如今早已快馬走出百裡,殿下即使日夜兼程又何時追得上。”

柳內相隻是笑著。

但林琢玉聽明白了言下之意,雖不說皇姐是否真的走出百裡,隻說皇城內這情況,皇姐必然是冇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了才讓她代行職務。

如果她也離開,即使皇姐分權於其他朝臣,恐怕過幾個月便鎮不住場了。若是她去前線就能解決的問題,皇姐一早便會這樣決定,何苦自己上陣。

而離開皇城去前線的路不止一條,即使她能找到皇姐再將人送回來,這段時間裡朝中鬨出亂子就不好了。

這麼想來,她還真隻有接受了更好。

瞬息間,林琢玉便在腦子裡過了好幾個想法,思及身後朝臣尚在,她決不能在這裡下了皇姐的麵子,折損皇姐的威嚴。

於是林琢玉一撩衣襬便跪:“臣接旨。”

嗚皇姐!為什麼不帶上她!

她不想在這裡和這群笑麵虎相處了,皇姐啊皇姐,冇有你她可怎麼活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