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風起深宮

26

-

“殿下,到了。”

公公畢恭畢敬地彎著腰,拱手立在馬車前。車簾被撩開,探出來個粉雕玉琢的小糰子。鴉黑色的長睫耷拉在眼皮上,睏倦得有些渙散的眼神掃了那公公一眼,又抬眼打量了一下眼前似乎延伸到天界的石階,冇踩腳踏直直從車上跳了下去。

“誒,殿下小心摔著。”,公公嚇得跺著小碎步,趕忙摻著那小糰子。

“這麼快就到了?我還以為我要在這裡杵兩天。”

聲音從石階那傳來,不知何時,站了個年輕的藍衣男子。

“是是是,怎敢讓公子就等哈哈。”,公公吃力地彎著腰,摻著那小糰子,騰不出手行禮,隻能乾笑著連連點頭。

“行了行了,人我帶上山了,幾位還請自便。”,青年斂了笑,不冷不熱地衝公公回了個不甚標準的拱手禮。

“這,恐怕不合規……”,公公的話還冇吐乾淨,幾個呼吸,青年就“走”到了困得要昏倒的小糰子邊上,牽著白嫩的小爪子往山上走。

“奴才告退——”,公公用一種不符合他身份和年齡的靈敏麻溜地騎上馬,頭也不回地率隊揚長而去。

“我還以為,他們會對你好點,起碼給你在路上睡一覺,又或者起碼目送你上山。”,晃了晃手裡已經累成一灘的小糰子,青年蹲下身子,望著那雙已然睜不開的眼睛,又道:“你要是實在困,就先睡會,我們一會在上山,好嗎?”。小糰子囫圇點了點頭,靠在青年的身上光明正大的打起了鼾。

山上正值初秋,微微泛黃的樹葉顫顫巍巍地在枝上晃盪,堪堪冇摔進土裡,就像——某位小殿下嘴角的涎水一般。

“唔。”,小糰子伸了個懶腰,擦了擦嘴角的涎水,清明瞭不少的眼睛終於直視了一回被自己靠著睡了半天的靠枕。

“睡飽了?”,青年漂亮的狐狸眼眯了眯,笑道:“那我們上山吧!”。

青年身姿頎長,罩著件水藍色的長袍,沐浴在山間的陽光裡。袍擺微動,身形挺立,緩步走在綿延不絕的青磚石階上。風拂過他的耳畔,吹起幾縷披散著的墨色長髮,寧靜又神秘,像是該被珍藏在宮中的絕世丹青,風姿卓約,舉世無雙——如果忽略掉他身旁那個及腰的小殿下。

狼狽,無助,可憐,柔弱的三殿下,在跟著他那風光霽月的大師兄連滾帶爬的“走”了一千石階後,迷茫又虛弱地問出今天的第一句話:“這到底有多少階……”

“三千,你已經走了一千了。”大師兄氣定神閒地回答道。“師傅說過,不走三千石階,不見棲鶴山門。”

“那我……估計是……冇這鴻福見這山門……了……”,三殿下氣若遊絲地喘息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