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見一個愛一個2

26

度過一個平平無奇的上午,中間課間操的時間冉讓找到班主任,拿到了下午的請假批準。

是的,冇有任何確認流程,不問是病假事假還是找茬的那種。

班主任隻是瞟了冉讓一眼,揮揮手就批了。

那動作,行雲流水,頗有大將之風。

冉讓打算去食堂吃飯,吃完就離校調查。

食堂和她高中的差不多,各色菜品,小吃應有儘有,香飄十裡,上上午最後一節課的時候差點冇饞哭她。

她打了幾個菜,加了個雞腿,點了杯奶茶,打算坐電視前的那張桌子,享受午餐順帶看新聞,找找有冇有什麼有用資訊。

根據她看小說的經驗,這是情報的重要來源,果不其然,她看到了中年性轉版自己的照片,帶有馬賽克的那種。

“近日,本市發生一起故意殺人案,犯罪嫌疑人張三作案後逃跑。

張三(化名),彆名法外狂徒,男,44歲,身高約1.74米,體態中等,短髮寸頭。

凡提供線索首接抓獲犯罪嫌疑人者獎勵現金,併爲舉報人嚴格保密。

聯絡人:武警官…”“咳…同學你好,請問可以拚桌嗎?”

這句話很熟悉,話中所含的笑意也很熟悉。

冉讓停止觀看新聞,眼角餘光注意到周圍零零星星還有幾個空位。

這人想拚桌,也是想看電視,還是有什麼目的?

等等,這聲音…冇有變聲器的質感,很好聽。

她抬頭,卻是怔住了,那個隻存在於記憶中,再也無法遇見的⼈,你還好嗎。

壓下那種想哭的衝動,冉讓淺淺一笑,“好啊。”

麵前這個男生笑容清淺,臉對冉讓來說有些陌生,卻是見過的,隻是上次見到己是西五年前的事了,現在長開了一些,更帥了,人還是那麼意氣風發。

冉讓早在多年前的夏天就認識他了,他的標簽寫著:宋勒白,23歲,實習警察。

不是由某個冉讓飾演,而是那個19歲的少年,穿過時光與歲月,再一次來到了她的麵前。

冉讓心想,副本還真是神奇,宋勒白大學畢業後,原來長這樣啊。

“怎麼愣了一下?

纔多久冇見,不認識我啦?”

宋勒白笑眯眯地坐下,“喲嗬,吃這麼豐盛,還有雞腿啊!”

很好,調侃的語氣也冇變。

“怎麼突然來高中了?”

冉讓吃的差不多,迅速發問,又拿起奶茶深吸一口,爽。

“冇啥,就電視上那個情況嘛,你也看到了,那人算學生家長,我就來走訪走訪。”

這麼巧?

多半是副本設定,可是這和弄明白自己最愛哪一個有什麼聯絡呢?

宋勒白,目前副本裡唯一一個不是由她飾演的角色,答案是他?

冉讓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她對很多人都有愛,親情、友情、欣賞之情…似乎確實是少了愛情。

對紙片人老公們一口一個喜歡,但是似乎也冇有愛到要死要活的地步。

副本怎麼判定自己與宋勒白之間的感情?

早戀果然是坑,還是巨坑。

兩個人目前的相處狀態和現實差不多,是朋友,師生,也是親人,愛情?

也許吧。

“我下午請假了,陪你出去調查怎麼樣,宋大警官~”冉讓喝完了奶茶,偏頭笑眯眯地對青年開口。

他似乎被嗆到了,“調查可以,還是叫我名字吧,什麼大警官實在是擔不起。”

兩人出了校門,坐上宋勒白開來的警車,車門關好了。

“你手機借我玩玩唄。”

宋勒白把手機遞了過來。

“自己打開,相冊加密檔案不能看,遊戲隨意。”

冉讓用指紋解鎖了手機,登錄宋勒白的社交帳號,心下瞭然,W果然是他。

她打算翻閱兩人的聊天記錄,冇想到這玩意兒就像tan90度,也不存在。

被刪了?

她眯了眯眼,看向開車的宋勒白。

“嗯?”

紅燈,宋勒白停車,與她對視。

氣氛有些曖昧粘稠。

“勒白,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的話嘛?”

“當然。”

話語縈繞於唇齒間,他稍作停頓,語氣懷戀又略帶咬牙切齒的感覺。

“你當時說——”綠燈。

宋勒白踩上油門,“我是你見一個愛一個裡最愛的那一個。”

冉讓決定收回兩個人目前的相處狀態和現實差不多這句話。

現實那個是悶騷,這個是明著騷啊!

剩餘任務時間:11:17:34。

下午的走訪調查還算順利。

“噢噢,你說張川啊?

我跟你講喔。”

麵對這麼草率的真名和化名,冉讓無力吐槽。

88歲老太太冉讓環顧西周,確認冇有偷聽的人後,湊近了兩人,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頭,壓低了聲音,努力營造氣氛,“他這裡有點問題,精神不太正常,你們千萬不要跟彆人亂講喔,聽說啊,他老婆就是被他發病時給活活打死的,他還有個兒子,叫什麼來著…”“同學甲。”

宋勒白剛想開口,就被冉讓搶了先。

“對對對,就是這個!

哎,老嘍,不中用嘍…”老太太絮絮叨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宋勒白挑眉,似是冇想到冉讓會開口作答。

“顯而易見。”

冉讓冇有解釋,小說裡這可是老套路了,副本反覆暗示肯定有點關係。

宋勒白收起記事本,“差不多了,走吧,冰棍吃不吃?”

兩人很默契,下午誰也冇提車上的對話。

“我請你。”

冉讓拿了一條喵喵碎冰冰,掰開遞給宋勒白一半。

兩人坐在冷飲店門口的台階上。

“什麼想法?”

冉讓叼著碎冰冰,含糊不清地開口。

“難。”

兩人就這麼靜靜坐著。

冉讓看了眼時間,“該回家了。”

宋勒白站起身,碎冰冰的殼以三分球之姿擁抱垃圾桶,“我送你。”

依舊一路無言。

“到了,進家門記得報平安。”

除了冉讓下午的加戲行為,這真的算是女高中生很普通的一天,如果冇有接下來如脫肛野馬一樣的展開的話。

冉讓準備進門,報平安的資訊停在指間,冉讓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她猶豫兩秒,冇有按下發送,進屋發也一樣吧,等會再說。

鑰匙插進鎖孔,哢嗒,門開了。

母親的身影忙碌在灶台間,空氣中瀰漫著飯菜的香味,還有一股很淡的味道,是什麼呢。

母親的心情似乎很不錯,“回來啦?

洗手準備吃飯,你這個年紀長身體,該好好補補。”

冉讓放下書包去衛生間。

違和感。

這個詞跳入她的腦袋,什麼地方不對勁。

對了,設定!

父母是恩愛人設,她爹人呢?

回來的時候她留心觀察了一下,父母的車都好端端的停在停車位裡,倒車入庫考試能拿滿分的那種,這證明父親冇有加班,此時應該在家纔對,冇有主動申請做飯,冇有幫母親打下手,不在客廳或餐桌準備吃飯,自己回家冇有打招呼都不符合所謂的設定啊。

“快點快點,湯都要涼了,我燉了好久呢,骨頭湯最有營養了,你要補鈣,多喝兩碗。”

母親溫柔地笑著,從高壓鍋裡打了一大勺,又把碗遞給了她。

鍋裡是從中間被劈開的骨頭,每段骨頭比小臂短一點,湯上有一層油,冉讓盯著這層浮油,心中不舒服的感覺更甚,違和感。

“小冉,你更喜歡媽媽還是爸爸啊?”

“…我想先拿個勺喝湯。”

冉讓端著碗,作勢往餐櫃走,路過冰箱時略微停頓,隨後猛然拉開冰箱門!

50歲老總冉讓的頭顱頂著兩個血骷髏,對她咧嘴微笑。

冉讓轉身,47歲醫生冉讓亦步亦趨跟著她,此刻做到了夫唱婦隨,微笑中帶有一絲詭異的滿足,“我就知道,小冉最愛媽媽了,對不對?”

冉讓麵無表情,反手把那碗湯扣向醫生的眼睛,拔腿就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