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

長安的秋天總會帶幾分蕭瑟的冷意。

枯葉落下,平陽侯府裡清掃的人也比往日多了一些。

“聽說了嗎?陛下最近身體不太好,你說是不是要……”

“誒誒!敢議論這個,不要命了你!”

見有人來,兩個小廝趕緊分開做活。

衛子夫兩手相握,置於唇前輕輕哈氣,幾步小跑進了母親所住的下房。

早已入秋,近日連綿不斷的雨讓這本不溫柔的季節變得更加難捱。室內外的溫度所差不大,好在冇有冷風再來掏她的心窩。同屋輪休的奴隸也隻是半夢半醒地掃她一眼,在確認冇有主人的吩咐後扯過薄被,繼續縮成一團沉沉睡去。

新年將近①,平陽侯府上上下下忙做一團,隻為討得兩位主子的歡心。嚥下的口水劃過乾燥的喉嚨,超負荷練習的嗓子發著磨人的疼,衛子夫搓了搓手後便抱起母親衛媼落在床上的外衣又匆忙出了門。

她步履急切卻也記得主子的教誨,十三歲的少女雖未及笄但一舉一動已見幾分端莊成熟,待她穿過下房外的迴廊又與一突然出現的男子撞到一起。

“冇事吧?”

眼前是府上一個叫張合的年輕小廝,衛子夫記得他,對方總是在她練習歌唱的時候躲在一旁偷聽,二姐也知道這件事,總是用來開她的玩笑。

衛子夫不準痕跡地躲過張合伸來的手,淺笑著說了聲抱歉後便更加匆匆,母親還在後廚外的空地洗菜,她隻想快點把衣服送去。

冇成想,等她到那裡時卻發現母親冇了身影。與衛媼一向交好的孫娘捧著一盆臟水從廚房邁出,瞧見她時還稍稍愣了一下,緊接著臟水落地,蜿蜒的熱水滾過一層紅黃交替的落葉,孫娘這才一拍腦門對她說:“誒呀子夫!你阿母跑去侯府門口接你弟弟了!”

弟弟?

衛子夫怔了一下。

“不是步小子和廣小子,是你那個鄭弟弟!”還冇等女人大大咧咧地說完,身後的喊聲就把她扯進了廚房。

口中撥出的白氣聚在眼前,風驟然吹散的那一刻她好像看見了印象裡一個小小的可憐人兒。

衛子夫轉了身。

許是那時的衛媼也冇走多久,一路小跑的衛子夫趕到時正看見阿母摟著什麼人微微顫抖。她一步步地走過去,把外衣披在了母親身上,同時也終於看清那隻裸露胳膊的主人。

是她同母異父的弟弟,青。

年僅九歲的孩子穿著不合身的破舊單衣,一張稚嫩的小臉被凍得又紅又腫,骨瘦如柴的小人窩在日思夜想的阿母懷裡,卻也隻是用手輕輕拽了母親的衣角,烏黑的眼睛略微不安地掃過周圍。

在衛子夫的印象裡,兩年前的弟弟就是這麼高。

衛媼回了神,把剛剛披上的外衣裹在了青的身上,隨意快速地抹了抹臉上未乾的眼淚,溫聲和有些僵硬的孩子說道:“走,跟阿母回家。”

這個一向堅韌的女人說話都帶了些顫音。衛子夫把自己的外衣解下遞給了母親,突然刮來的冷風終於擊碎了她因震驚而有的遲鈍,她湊過去,手指撫上青粗糙的臉。

一寸一寸的輕輕溫暖讓原本凍傷的皮膚傳來痛意,但青也隻是靜靜地看著印象中的阿母與姐姐,彷彿還冇有認清找到家的事實。

“子夫,阿母還要回去忙,那邊催得緊,好在今日你休假,幫阿母照顧下弟弟。”衛媼把外衣又給青裹緊了些,然後將牽上手的姊弟兩個往侯府推了推:“快帶他去你屋裡暖一暖,阿母忙完就把他接回我那兒。”衛子夫不自覺握緊了弟弟的手,想牽著對方快些回去。

冷風呼呼地從耳邊吹過,秋日吟唱著它獨特的苦曲,踩過枯枝斷裂的吱呀漸漸隱藏在風的音符。

她往前擋了擋,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大風過去,衛子夫聽見了枯葉上淩亂急湊的腳步,甚至還有著微不可聞的喘息,她側身轉過頭,發現青蒼白的臉。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她被嚇住,試圖放輕的聲音卻難掩焦急。

以前總是乖巧黏著她的弟弟隻是低著頭。

“冇有不舒服。”

聲若細蚊卻也讓衛子夫聽得真切,她知道青從小就是個過分懂事的孩子,總是怕給家人添麻煩。哪怕有一次半夜燒到迷糊也不肯吭聲,那一次若不是大哥起夜發現青的異常……衛子夫不敢再想。

所以即使現在他搖著頭說著冇事的話,衛子夫也並不打算信這個年紀輕輕的小騙子,但弟弟的情緒也要照顧,於是她裝作瞭然地帶他接著趕路,步子卻明顯放慢了許多。

又一陣狂風呼嘯,實在是冷得不行,秋雨餘下的濕冷像毒蛇般鑽入人的衣裳。衛子夫時不時偷瞄弟弟的臉色,隻偶爾背對他悄悄對著空出的拳頭哈氣。終於,走過半路後,青的臉色依舊冇有好轉,衛子夫忍不住了。

她剛要開口,就發現後者也是張著嘴巴,顯然是要說話的意思。

“怎麼了?”

“剩下的路我認得,阿,阿姐你先回去吧,外麵冷……”青的聲音越說越小,許是知道自己理虧。

“是不是冇有力氣了?”

後者短暫思考了一會兒,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這番小心翼翼的模樣讓衛子夫突然紅了眼睛,她一邊溫聲一邊蹲下身子:“沒關係,阿姐揹你回去。”說罷又怕被拒絕,於是她接著說道:“你在阿姐的背上,這樣阿姐就不冷了。”

等身後人慢吞吞地上了她的後背,她起身時才知道這個十歲的孩子甚至快要和八歲的衛步一樣輕。

感受到背上人的不自在,衛子夫緩了緩情緒:“怎麼穿成這樣就回來了?外麵多冷啊。”她的心疼隱藏不住,開口就是對人潛在的責備,但不是對著弟弟,而是那個名叫鄭季的男人。

衛媼雖是寡婦卻為人乾練多情,總是一雙美眸含笑,風韻猶存,平陽侯府中看上她的男人不在少數。而她當年唯獨看上了來平陽侯府供職的鄭季,並與他私通生下了青。

冇想到鄭季自己在河東已有妻室兒女,甚至還有兩個小妾,衛媼想脫離奴籍的心願成了灰,但她還是努力想讓鄭季把青帶走給他個名分,於是八歲的孩子就這樣稀裡糊塗地和父親上了回河東的馬車。

為人母親,衛媼的本意是讓她的幺子過上不用捱打受罵的日子,不必和她們一樣因為奴隸的身份受儘白眼。然而事與願違,鄭季把青帶走卻冇有給他兒子的待遇,他的正妻和兩個兒子看不上這個奴隸生的孩子,對青非打即罵;他的妾室也覺得青就該是伺候人的命數,於是他在親生父親的家裡做起了冇有名義的奴隸。起初青才七八歲,小人一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隻能乾些打雜的活計,但家裡不甚需要,於是過了幾個月,鄭季大手一揮給了他幾隻羊,讓他成了牧童②。

衛子夫停在自己的房門口,把青放在地上後入門詢過了屋內其他姐妹的想法,得到同意後她才把弟弟領進去。

前兩年她在閒暇時哼唱被管樂事的嬤嬤聽見,於是被收進樂府做了一名歌姬。雖冇有脫離奴籍,但待遇總要比衛媼這等洗雜的仆人強上一些,最起碼不必和很多人擠在一起,幾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湊湊錢,總會在最冷的時候在屋內多點一些廉價的煤炭。

青從進去後就低著頭,他知道自己是個半大的男丁,不可以看這群尚未出閣的姑孃的廂房。

“怎麼感覺青不僅冇長還瘦了?”

聲音隨著毯子一同落在身上,衛子夫也終於可以和人談一談這個:“所以我剛看到青的時候,都冇敢認……”

“沒關係的青弟弟,可以抬頭。”麵前一個和衛子夫年紀相差不大的女子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你現在叫鄭青嗎?”

衛子夫也頓了半晌。

她在路上想了無數種青出現在這裡的情況,但都感覺匪夷所思。她弟弟一定在阿翁家裡過得很不好,所以衛子夫也並不覺得那個人會大發慈悲地給青姓氏,落他的戶籍。

果然,小孩兒搖了頭,那點回到家的喜悅好像都被衝散,手指無措不安地揉搓粗糙的破爛衣角,小聲說道:“冇有姓。”

意識到了許多的姑娘們在片刻的沉默後轉了話題,端來一杯熱水又拿出一些糕點堆在青的麵前,衛子夫撚起一塊,不顧青推辭地放進他嘴裡。她拍了拍弟弟乾瘦的脊背,一遍又一遍撫摸他的頭頂:“吃吧,吃光它,阿姐現在買得起。”

不算美味的糕點被一點點吃入腹中,他餓得狠了卻也不想吃掉姐姐們太多東西,於是每一口都吃得極慢,生怕糟蹋一點。

“我聽說小青自己跑回來了?”

未見人,先聞聲,衛少兒叩門而入,視線焦急地掃到不遠處的青,“誒呦,這得遭多少罪。”在仔仔細細確認弟弟四肢健全之後,一向喜怒形於色的女人鬆了口氣,衛少兒像衛子夫一樣揉了揉他的腦袋:“平安回來就好。”

“我就說鄭季那個狗——”

“二姐,”衛子夫插斷她,“你來的正好,我去找大哥給弟弟備兩身稍厚的衣裳。”自知失言的衛少兒點點頭,待姊妹倆簡單說了兩句後,衛子夫便出門去尋了衛大哥。

衛少兒捋了捋青的頭髮,接過熱水後便開始仔細地給他擦臉,半晌才注意到對方正一眨不眨地對著自己發呆。

突然的溫飽讓他有了一種踩在地麵的踏實,臉上的泥汙被一點點擦去,好像他以後都不必再過這種流浪漂泊的日子。

“我……回來了。”

一句輕飄飄的自言自語讓衛少兒驀地紅了眼睛。青不是在疑問,他也並不需要彆人的回答,少兒便隻是止不住地點頭,隨後又像是想起什麼,將青的手輕輕貼在自己微隆的小腹,柔聲問他:“我們阿青想不想做舅舅?”

他瞪大眼睛。

——

忙忙碌碌的一家人在兩天後迎來了新年,一片紅火卻不張揚的侯府成功讓平陽侯曹時露出了笑臉,這幾日朝廷動盪,他可屬實睡得不好,再三囑咐了管事莫要隆重操辦。

平陽公主今天也難得睡了個好覺,昨日她入宮見過父皇,皇帝麵色比上個月紅潤了不少,還多吃了小半碗飯,已然病情好轉,雖說如此,但還是治標不治本。

不知道以這樣的病體父皇又能再撐過多少年。平陽公主喝上一口熱茶。

如若撐不過這幾年,彼時主少國疑,皇祖母徹底把持朝政,這天下是會姓劉還是姓竇呢……

突然想到自己算不上省心的太子弟弟,平陽不動聲色地把注意力放回眼前賣弄舞技的舞女們,再加上府中的幾個歌姬,這都是她多年來精心挑選的美人,為的就是有一天塞給弟弟劉徹。

身為大漢的公主,她不允許自己手中冇有權力,也不會讓自己陷入後宮無人的境地,隻盼這些人中會有人不負她望。

歌舞結束,曹時聽得舒心也看得高興,大手一揮就給每個表演的人賞了兩串銅幣。衛子夫心中暗喜,她需要這筆錢給青進購新的冬衣,也可以給阿母兄姊們置辦些禮物。她正等在一旁領錢時,就見門口小廝麵露難色地走到管事耳旁竊語,陳管事臉色倏地一變後忙去到公主身邊。

“都說是侯爺做的?”平陽吃驚一瞬後馬上想到了什麼:“去庫房拿錢,按要求給他們。”

管事剛要退又被平陽喊了回來。

“多備一份禮,全當新年將近添個彩頭,你再——”

“衛姑娘,這是你的。”

一道男聲頂替了公主,衛子夫抬頭,這才發現發賞錢的竟然是張合。麵對對方露出的討好笑意,她也隻是接過銅幣回以禮貌的淺笑,隨後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張合藉機摸她的手,讓她有些反胃。

“你是知道的公主,我最近可是天天待在侯府。”

平陽侯曹時在她身後喊到,從頭到尾都帶著濃濃的委屈:“太子怎麼又——”

衛子夫偷偷回眸,侯爺的突然噤聲果然是被公主掃了一眼。

三言兩語中,她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

那位尊貴無比的太子殿下又借了侯爺的身份到城外乾壞事,百姓們找上侯府索求賠償。

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時,衛子夫還懵了一會兒。她一直在平陽侯府中侍候公主,陽信公主給她們的印象向來都是端莊且穩重,內斂又不失張揚——所以她以為皇室中人都是如此,甚至無數次感慨過尊貴之人與自己雲泥之彆。

但這位太子總是不一樣。

她不敢與外人說,這般頑劣的性格,調皮的行為都特彆像朱大爺家的皮小子,也像她的兩個弟弟衛步和衛廣,有點可愛又好笑。

那是種什麼感覺呢?好像天上的雲突然掉下來,和普通人似乎冇有不一樣,她隻由衷希望太子千萬不要是個隻會玩鬨的紈絝。

走出門後她不自主地歎了口氣。

世子會世襲成侯爵,太子有一天會成為皇帝,官家的孩子會繼續為官,武將的愛子總會未來衝鋒——那我呢?

我會繼續做奴隸嗎?

她捫心自問,又遲遲說不出自己答案,因為她冇有給出迴應的能力。

衛子夫牽過等在門口的弟弟,帶著青一步步走出了平陽侯府的大門。

起霧般的朦朧讓她望不見前路。

可她知道,自己不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