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芙蓉帳裡玉生香 》 第22章

26

熱門新書《芙蓉帳裡玉生香》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薑宴州明喻歌的又一力作。講述了薑宴州明喻歌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芙蓉帳裡玉生香》第22章免費試讀“女施主體內確有異常,與您體內的蠱蟲出自同門。兩者剋製可得奇效,至於女施主為何身懷此等奇物,貧僧便一概不知了。”

聽到自己一見到明喻歌便不由得想要貼近的原因是因為體內蠱蟲所致,便鬆了口氣,但緊接著便被老和尚口中另一句話所吸引。

“奇物?”

“是的,女施主脈象特殊,這種脈象一般都是百毒不侵之體,要麼便是藥王穀傳人,可女施主說自己從小便是京都長大,那隻有另外一種可能,小時候吞吃了流光花。”

流光花,傳說生於流光漫天之極地,花開時彩霞滿天星鬥倒流,吃之可治百病可克毒蠱。

可是這是傳說中的東西……

老和尚明白他的疑問,扶著鬍鬚一臉高深莫測。

“貧僧說過,一切是非皆有緣法,真相如何恐怕隻能等其中的緣了。”

薑宴州拜彆大師出門後剛好看到正百無聊賴蹲在水邊喂鯉魚的小寡婦,這幾日她被養的生了點肉,臉上也終於不是可憐兮兮的苦相多了精氣神。

整個人也總算有了少女的氣息,變得活潑起來。

薑宴州剛剛放下心結,知道自己對她的感情是蠱蟲所致,索性不再壓抑自己。

“歌兒。”

明喻歌看到他眼前一亮,但下一秒又變得暗淡了些。

明明告訴自己不應該對他有幻想,可她還是忍不住。

“走吧。”

他牽起她的手,朝馬車走去。

臨近正午,饒是入了秋也不免炎熱起來,明喻歌都忍不住翻開了些許衣領。

薑宴州也看到她的小動作,他比她高一個腦袋,一低頭就能透過衣領看到裡麵的白嫩。

他眸子裡閃過一絲暗沉。

“餓了嗎?”

明喻歌見對方問自己,以為是要帶自己去吃齋飯,便點了點頭。齋飯雖然全素,但是確實好吃,而且她也冇和靜悟道彆呢。

可薑宴州一點回頭的意思都冇有。

“樊樓的冷湯圓子?”

明喻歌一愣,“你怎麼……”

“那日碰巧聽你和你婆母說過。”

薑宴州麵不改色說道。

鄭煥聽著兩人的對話,心裡卻在默默吐槽:明明少爺是專門派人去打聽或者說是偷聽了明喻歌母女的對話,怎麼就成碰巧了?

明喻歌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有在他麵前說過這件事情,隻能歸咎為記憶力不好。

他們出來的也是時候,等從樊樓用過膳食出門的時候,大街上已經張燈結綵,還有不少白皮膚藍眼睛的外朝人穿插其中。

明喻歌從冇見過這種場麵,好奇的東張西望。薑宴州隻是看了眼鄭煥,鄭煥連忙福至心靈上前解釋。

“姑娘,今日正趕上七夕,這張燈結綵是為了晚上過七夕呢。”

“那那些外朝人……”

“那是來我乾朝進貢的吐蕃國,”這次是薑宴州親自解釋:“此次七夕是大辦,一方麵是為了慶賀國母壽辰,另一方麵則是給那些來進貢的國家彰顯我們乾朝的強大。”

“可…”乾朝早已不以前的乾朝了,又怎麼能有能力辦如此盛宴?

才說了一個字,明喻歌便被捂住了嘴巴。

“小寡婦,有些話能說,有些話可不能說。”

薑宴州也是一時情急捂住她嘴巴,可當明喻歌使勁抬著一張小臉朝他示意自己聽明白想讓他鬆開自己的時候卻又捨不得鬆手了。

明喻歌不明白他為什麼還不放開自己,連忙眨眨眼表示自己明白了,可眼前男人似乎也明白了什麼。

“邀請我?”

他輕笑一聲,抱著她便上了馬車。

“去晚春閣。”

鄭煥把著馬車緩緩行動起來,馬車裡麵的明喻歌被直接堵死了嘴巴——薑宴州的薄唇。

等馬車到地方停下的時候明喻歌的嘴巴已經微微腫脹起來,整個人柔若無骨的靠在薑宴州懷裡,輕輕張口喘著粗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