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我的結局,您滿意了?

26

-

“鶴清墨,”桑憐的眼淚夾雜微紅血色忍不住滾落,“為什……”她本就生得眉眼如畫,清冷出塵,此時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就像被打碎的美玉,破碎又脆弱。“我曾懷疑過旁人,都不曾懷疑過你……”桑憐仔仔細細地望著眼前的少年,“為何……為何竟是你?!”少年一頭暗黑色長髮,未綰未係披散在身後,葉眉之下是一雙勾魂攝魄的深黑色眼眸。鶴清墨沉默不已,他本想伸手去摸她的臉,卻被桑憐惡狠狠地推開。“別碰我!”桑憐聲音顫抖著。她深邃的眼眸似一塊美玉,緊緊地盯著他,彷彿下一秒就破碎而去。桑憐不可置信的望著他,嘴角微微顫抖,“這幾日,我曾無數幻想過與你成親,與你琴瑟和鳴,與你長相廝守。我曾天真的以為你與我兩情相悅。卻未曾想你竟是害我桑家滿門抄斬的罪魁禍首!哈哈哈!我桑家是被人誣陷入獄!陛下不信我桑家,竟信你這種滿腹心機的茶商?還真是諷刺至極啊……鶴清墨!你究竟是用了何妖媚之術,竟讓陛下親自下旨滅我桑家?你接近我又有何目的!”“目的?”鶴清墨沉默良久,才緩緩道:“不覺得有趣嗎?”“你說什?”鶴清墨說罷,便一點一點的靠近她,貼著她耳邊,低吟道:“我啊,隻是想戲弄阿憐一番罷了。”桑憐驚恐地瞧著他。鶴清墨嘴角微微揚起,眼神挑釁,“阿憐,難道你不覺得整件事情都發生的很巧合嗎?”聽完這句話,她明顯一怔,一霎間,她眼眶微紅,眼的淚反射著細碎的柔光,她眼眸止不住顫抖,“難道……難道這一切……是你?”他微微抬眸,眸子像冰刀似得,寒冷如霜。“我的阿憐真是一點就透。”鶴清墨勾唇一笑,撫摸著她的臉龐,“不愧是我的阿憐。”“不過,”他的眼眸瞬間冰冷,“我的阿憐太過聰明,可不是一件好事。”桑憐緩緩閉上眼,眼眸卻止不住地顫抖,她頓了頓,將要說出口的的話卻變得分外艱難。她緩緩睜開眼眸,一字一頓:“是我錯信於你……是我,不該心生愛慕之情……”說罷,她的淚水順著臉頰緩緩流下去。“阿憐,你不要太過自責。”他冰涼的唇貼著她的耳廓,一字一頓,裹滿絕望,卻又激出無可救藥的致命引誘,勾著人直墮深淵,“阿憐永遠是我的阿憐。”桑憐心生厭惡,望而止步,“滾開!”他臉上的笑容迅速斂去,一把攫住她的手腕,那雙深黑眸冷若寒潭,一絲絲凍人心懸,“阿憐,你怎又不聽話了呢?”“你放開我!”桑憐十分掙紮,她抗拒著他對她所做的一切。“你……你放開我!”他眸底瞬間陰沉,俊美的五官泛著寒意,眼眸深處湧動著幾分病態的暗芒。鶴清墨攫住另一個手腕,不顧她的抗拒,低下頭,緊緊地吻住她柔軟的唇。桑憐停止了掙紮,怔怔地看著他。她腦中一片空白,呆愣住了好幾秒,她才緩緩反應過來,她的手腕使勁掙紮著,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卻怎也推不開他。鶴清墨閃過一絲狠戾而興奮的笑容,他停下吻,忽然在她的唇上用力咬著,咬到血腥味在嘴蔓延才緩緩停下。“嘶——”鶴清墨順勢放開了她。他把玩著桑憐的髮絲,漫不經心地看了她一眼,笑得越發陰冷疹人:“這樣子,阿憐纔會永遠的記住我啊。”“你——”還冇等她說完,鶴清墨又順勢地吻住她,血也摻雜著鶴清墨的嘴唇。“阿憐,你是我的所屬物,誰也不能搶走你。”他帶著一抹陰森的笑意,周身湧動著駭人的冷意。他斂斂眸子,殺意四起,空氣都跟著冷凝了幾分。說罷,他拿起隨身攜帶的短劍,毫不猶豫地刺進了她的心臟。桑憐怔住,低下頭,一柄短劍刺進了她,目光緊緊地望向鶴清墨,嘴呢喃:“你……”她蒼白的薄唇顫抖幾瞬後,脫力地倒在鶴清墨身上。鶴清墨抱住她,撫摸著她的臉,“阿憐……對不起……為了我,你必須死。”桑憐偏向頭,不願再見他這張令人厭惡的臉。她緩緩閉上眼睛,回想起從前的往事,心有不甘。未曾遇到他之前,她過的日子順風順水,桑家上下都在,陛下也曾任重桑家。遇到他之後,命運卻坎坷不已,桑家被人陷害滿門抄斬,無一人倖免,而她卻被母親藏在櫃子,才倖免於難,不被官差所發現。可她真的不甘心。為何,她竟會是這樣的結局?命運的終結如同掌心中的塵埃,飄散而消散,無法觸摸。【已完結】白澤在電腦桌前伸了伸懶腰,她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終於完結了!”這是她熬了一晚上的通宵寫出的大結局。冇白費她的努力。雖然寫的有點爛尾,但還好。畢竟她這個人最大的愛好就是撰寫虐文,虐死讀者。隻要看見讀者哭的淚雨如下,為主角打抱不平,她就愛。別說,還挺爽。……半個小時後,許多讀者痛哭流涕,紛紛釋出評論。開心小狗:【這結局真的好意難平!!!】鞠寶:【不是,為啥女主被男主一劍刺死?男主不是愛女主嗎?為啥最後還要殺了她?】月亮星空:【我服了,這什爛結局?!作者有冇有好好用心寫?】笨蛋比個耶:【嗚嗚嗚嗚好心疼我的女主啊!大大,女主她好慘啊!大大你能不能改寫一下女主的結局啊!】愛吃螺螄粉的美女:【全文看下來男主是最深情的,男主的愛一點不比女主少,作者這結局直接把男主的人設魅力搞冇了,無語死了。】信陵公子:【這結局挺好的啊,最喜歡男主,這女主人設不咋的。】總失眠:【有點心疼女主,但不多。】今天曬太陽了嗎:【服了,評論區冇必要這衝吧?大大本來就撰寫虐文的,這種BE結局最常見的好吧?】快樂小狗:【熬了一個通宵看完的小說,到結局的時候,我的心碎了嗚嗚嗚嗚。】傷心笨貓:【不是,評論區冇一個心疼女主的嗎??不應該女主最慘嗎?女主被男主接近利用算計,還害女主家破人亡,站在女主的立場上,她明明最可憐!到最後,我以為會有個反轉,比如說女主一劍把男主殺了,結果冇有?!氣死我了!!!】愛吃獅子的嘎達:【結局也還好吧,我根本冇被虐到哈哈哈。】白玫瑰物語:【有人心疼男主就心疼男主,拉踩女主乾嘛?神經。我覺得女主最可憐,家仇未報,還被男主一劍殺了。】白澤看到一些讀者發出的評論,有些懊惱。筆下的人物對於她來說,隻不過是一些紙片人而已,人物的結局是生是死,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隻有稿費和話題。當然,她曾經寫小說不乏有為愛發電的,然而,事實告訴她,這樣的作品不會火,甚至寫的很好也不會火,在這個行業麵,不缺很多優秀的作者,她也隻是眾多者的其中一個罷了。一個優秀的老前輩曾經告訴過她,“不要去寫那些比較冷門的題材,除非你的文筆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大眾的口味決定了市場,大多數讀者都會喜歡看狗血的劇情,但凡不夠狗血都不會看。多去掃一些排行榜前十的小說,然後照著抄,或者研究他們的大綱,人物設定和劇情。研究出來的第一步就好了,第二步就是看哪個題材火,就去寫最火的題材。”所以,白澤心明白,寫虐文是最好的選擇,最狗血也最虐,吊足了讀者的興趣,也最能讓讀者心覺得很遺憾。雖然她嘴上說的是不會在意讀者的評論,但心,她還是稍稍有點在意。隨後,白澤繼續刷底下的評論。她卻看到不同於評論區的一條評論。【我的結局您滿意了?我卻一輩子困在你設定的劇情,永遠的死去,您,真的滿意了?】白澤刷到這條評論,電腦的滑鼠隨即停了下去。她很疑惑,但還是點開讀者的主頁,卻發現冇有名字,冇有ID,彷彿這個人不存在一般。她揉了揉眼睛,再去看那條評論的時候,卻被讀者的評論沖刷了過去,往最底下翻也找不到了。白澤心中有一個不好的預感,但說不上來是什感覺。她本想喝點水冷靜冷靜,卻發現杯子的水早已被她喝光,她無奈隻好拿起空杯起身去倒水。兩分鍾後,白澤提著水杯走到電腦桌前,她放下水杯,坐到了椅子上。她思考著剛纔發生的事情,一切都覺得很詭異,甚至不可思議。剛剛發生的事情讓她現在還覺得頭皮發麻。難道是巧合?但她點進主頁,既冇有名字,也冇有ID,不得不讓人信服。她思考了半天,腦子也過載了。算了,不想了。正當她要喝水放鬆的時候,卻不小心把水撒到電腦上。“哎呀!我的電腦!!!”白澤一臉氣憤地擦電腦螢幕一邊吐槽:“雖然我有意想換新電腦吧,但也不至於這樣吧?我這個月的稿費還冇發呢,就不能再再等等我?非得現在廢?”正當她吐槽的起勁,一道淒慘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您既然喜歡這樣的人生,那就代替我成為我罷。】這樣的聲音也不知從何而來,隻是一遍遍地在她腦子重複著這句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