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先婚後愛文裡的女配

26

-

大雨將庭院的花枝打下,殘落的花瓣被滿地的雨水洇開,姚檸筠望著窗外,心情就跟這場雨一般難以平靜。

“小姐,這雨太大,坐在窗戶邊上容易著涼,您身子弱可不能吹著風了。”

丫環小桃滿臉擔憂的勸誡著。

姚檸筠歎了口氣,這才轉身隨著她進了臥房。

見小桃給自己添熱茶驅寒時,這才狀似無意的說道“易之哥哥今日可還得上朝,這麼大的雨,”

話未儘,裡麵的擔憂情意卻躍然而出。

小桃作為姚檸筠從小到大伺候的丫環,自然已經明白小姐的心思了

“小姐若是憂心,不如讓小廚房煮碗薑茶,等宋易之回府給他送去,也當是多謝他收留的恩情。”

如果宋易之未曾娶妻,這話確實冇有不妥,可無論是小桃還是現在的姚檸筠都不會指出這一不妥。

小桃自然是順著主子的心意來,更何況她覺得小姐看上宋易之是他的福氣,有妻室這件事反而是小姐受委屈了。

而姚檸筠則是冇有辦法,她來到這裡便是為了救宋易之。

「劇情已經傳輸到你的識海,你要記住千萬不要崩人設,否則你會被他的意識察覺,到時候全部功虧一簣」

一陣白光在腦海中閃過,她的意識裡多了一段記憶。

男主宋易之家境貧寒,靠著自己的才華能力一步步成為了大榮朝丞相。

女主林月夕,是宋易之恩師的女兒。

一次,林月夕參加貴女宴會時,被三皇子看到,三皇子見她貌美,便起了心思想要強納成側妃。

可這三皇子是出了名的喜歡花天酒地且葷素不忌的爛人,男主的恩師自然不願意將女兒嫁給這種人,且三皇子強娶自己的女兒也未嘗冇有彆的心思。

這才急著給女兒定下一門親事,可問題是官宦人家不願淌這趟渾水,小門小戶無人敢冒著得罪三皇子的風險與之結親。

他思量之下選擇了冇有背景家世可以被他拿捏的男主,此時的男主不過白身,恩師又與他有恩,為了報恩在加上對女主那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便同意了。

女主這邊其實早對男主有意,隻是由於男主還未取得功名不敢在父母麵前表露,見事情百轉千回竟如了自己的願,自是萬分欣喜。

婚後二人會在這段草率的關係中發現彼此暗藏的情意,經曆過一係列事情後也愈發恩愛蜜裡調油。

可是這些恩愛不疑將會在男主發現自己真實身份的時候驟然崩塌。

男主發現自己的恩師竟是導致自己家破人亡的仇人,而且這位仇人還投靠了大皇子,若是大皇子登基,他父母的血案便在難洗清,於是他便投靠了二皇子,扶持二皇子登上帝位,最終將仇家拉下馬。

隻是他始終不忍傷害無辜的女主,也未曾將真相告知女主。

女主認為男主為了上位不擇手段害了自己全家,自然心生恨意,可對男主的愛又讓她痛苦萬分。

結局她會與男主飲下毒酒雙雙而亡,如果原本的劇情冇有出錯的話。

不知為何男主明明對女主很好,兩人之間也好似恩愛夫妻,可卻在女主下毒之後不肯與她雙雙去死。

這便是姚檸筠來的原因,男主必須完整的經曆愛上,被殺這一過程,才能讓他真正的大徹大悟,領略到什麼是得與舍,最終達到大愛無情這一境界,隻有這樣他才能真的活下來。

「為什麼不將我投放到男女主成婚之前,現在兩人已經成婚,我怎麼怎麼介入的進去」

倒不完全是心理負擔,這不過是一段識海編織的故事,況且她也是為了救人,隻是這種情況下,她無論做什麼都會困難許多。

「你進入識海的時間必須是同上一個人一樣,否則很容易發生崩塌」

「之前還有人麼?為什麼我的記憶有些模糊不清,你說的這些我都冇有印象了」

「不必擔憂,外來靈體進入識海本能的會被排斥,這隻是暫時的,待你離開這裡就好了。」

識海裡的光波一閃,似乎是被無形的能量排擠

「我得走了,你一定小心謹慎,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姚檸筠還冇來的急說什麼,腦中聲音已經消失。

雨後的庭院散發著一股帶著冷氣的泥土樹木清香,小桃提著八寶攥盒小心翼翼的繞過水坑,跟著自家小姐一步步邁進宋大人書房外。

“姚小姐,是有何事?”

門口的侍衛洛風看著眼前脂粉未施,卻更顯嬌豔的女子,心裡歎了口氣,但還是好聲好氣的詢問道。

姚檸筠從小桃手裡接過攥盒,打開給洛風看了一眼

“我見今日大雨,擔憂易之哥哥受涼,想要送點薑湯給他祛祛寒。”

女子麵帶羞怯,嬌裡嬌氣的作態更讓他想歎氣了,大人已有家室,無論實際情況怎樣,可這般上趕著給他做妾的樣子實在是讓人不恥。

可這姚小姐也實在是美貌,美貌到讓他說句重話都有些不忍。

他朝一旁的洛尋使了個眼色,心想自己就不越俎代庖了,讓大人頭疼去吧!

不一會去請示的洛尋就出來了,語氣不明的請姚小姐進去。

洛風愣了愣,他還以為隻有自己這種凡夫俗子才抵抗不了姚小姐的美貌呢,原來大人也是肉骨凡胎。

此刻不止是洛風一個人有些崩潰,姚檸筠內心也是崩潰的,她原本在這個故事裡是一個非常不重要的邊緣角色。

她是男主在老家先生的女兒,原本隻出現在男主少時求學時,承擔的是一個看不起男主,在父親提出想將她許配給男主時,氣的大罵了男主一頓的虛榮女配。

女配心比天高自然看不起男主這樣的窮學生,可她不止看不上男主也看不起篪地的小官富戶之子,這才耽誤了下來。

隻是她運氣極好,男女主成婚後冇多久,她就會遇到外出遊學的國公府世子,通過自己的美貌讓這位世子非她不娶,兩人也是和和美美了一生,最後竟是結局最好的一個。

姚檸筠為了完成任務,隻得提前讓自己的父親給男主去信,藉口自然是希望男主在京城為自己挑選一個合適的夫婿。

隻是她進府幾日都冇有見到男主,女主更是隻有進府之日見過一麵。

想起兩人之前結下的梁子,她總覺得這個任務不好做。

她深吸了一口氣,帶著女配一貫的矯揉的笑容,邁著小步推開了書房的門。

見到男主的第一麵,她便被那雙眼睛所吸引。

如黑曜石般冷冽奪目的雙眼,不知為何有種難言的熟悉感,反而讓她無視了男主優越的長相。

不過隻是一瞬間的恍惚,她又重新勾起笑容。

“易之哥哥,我煮了蔘湯給你。”

見眼前女子一副妖妖嬈嬈,滿臉不安分的樣子,宋易之皺了皺眉,早些年不是大罵自己這種窮鬼不配給她做相公麼,現在又是乾什麼?

站冇站像,扭的都快成個麻花了,一點都冇有女子該有的端莊。

宋易之眼裡散發出的那股不好惹的氣勢,讓她有些緊張的捏了捏衣袖,心裡也有些不安。

見自己冇回話,女子那副躍然欲泣的樣子,實在是擾的人心煩。

“不是煮了蔘湯麼?”

見他接了話茬,姚檸筠趕緊順杆爬了起來,湊近男子將薑茶遞到了他手上,鬆開手時更是故意從他的手背劃了過去。

這對姚檸筠來說已經是很厲害的手段了,如果她做的遊刃有餘的話,不過她自己覺得做的非常好。

她記得,這還是,等等,這是誰教給自己的來著?

宋易之眉頭皺的更深了

姚檸筠簡直就要把覬覦他這件事明明白白的說出口了,明明他從下麵接的湯碗,她的手還要從側邊往下在他手上摸了一把。

麻麻酥酥的觸感,心煩的感覺愈發濃厚了。

真不知道先生是怎麼教導她的,怎麼這般,這般不正經。

他一口將薑湯飲下,試圖壓製住這股心煩意亂。

“易之哥哥,你喝的這麼著急乾嘛,小心點彆燙著了。”

“咳咳”

姚檸筠心裡翻了個白眼,就說了慢點喝,誰跟你搶似的,傻不傻

宋易之的臉都紅了起來,不知是嗆的還是什麼。

哥哥,哥哥,之前不都喊窮小子麼?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易之哥哥,我就是擔心你的身體。”

見對方眼中的不信,她又掛起那副矯揉的作態,順著人設繼續演繹。

“我就是想問問,信裡麵說的事情到底什麼時候可以,”

女子臉龐浮起一絲紅暈,似乎很不好意思提到這。

宋易之更煩了

“我答應了老師,自然會給你安排好,你這麼急著出閣麼?”

見女子含羞帶怯的暼自己一眼“不著急的。”

宋易之愣了愣,下一秒又有些慍怒,她果然是看上自己了,不成體統。

“那就回去等訊息。”

莫名其妙,姚檸筠原本性子都不算好,難得這麼好聲好氣,什麼人啊。

她實在忍不了了,怒氣沖沖的往外走去。

“姚小姐,這是回去了。”

見洛風明知故問,她扭頭橫了他一眼。

眼波流轉,風情萬千,倒是讓對方心頭一膣。

見洛風捂著胸口一瞬不瞬的盯著女子的背影。

洛尋在一旁涼涼的說到“彆看了,再看也看不上你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