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序章貳·打招呼

26

-

吳琴這天早上不是自然睡醒的,而是被人搖醒的。

“吳琴,你醒醒,你們宿捨出事了!”搖醒她的,是昨天晚上把她請進來的女生,女生那一雙好看的大眼睛看著她。

吳琴不情願的跟著大眼睛女生出去,吳琴昨天還在住的宿舍已經被封條圍住,警戒線外圍了一圈人,吳琴還看到幾個穿警服的片警。

“你們這些學生彆圍過來看了!”有個人喊。

老師們馬上疏散了學生,一會便冇什麼人了。

“誰是吳琴?”有一個女警問。

“我,”吳琴自報上名。

那個女警把目光落她身上,似乎是在打量,“昨天你在場嗎?”

“什麼?我的舍友們怎麼了嗎?”吳琴裝出疑惑。

女警看著她,心情複雜。

吳琴跨過了警戒線,往宿舍裡看,有三具血肉模糊的屍體躺在地上,她們像是被什麼啃食了才成了這副模樣,靠麵部特征已經認不出她們了。

吳琴馬上把目光移開,捂住了耳朵,大叫:“啊!”

所有在場的片警看到宿舍唯一倖存者做出這樣的舉動,人都一愣一愣的。

這的確像一個正常的女高中生會做出的舉動。

警察……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我的室友們,怎麼,怎麼都死了?!”吳琴嚇得眼角都泛紅了。

有幾個片警帶吳琴去調了學校監控,因為她們318宿舍曾經死過陳兮兮,於是在陳兮兮死後,學校特地給318宿舍安了監控,冇想到還真派上了用場。

監控回放到昨晚,林婉覺得身上有蜘蛛爬的那段,監控裡的林婉,不停的在撓著自己的身體。

女警看向吳琴:“他們這個時候怎麼了?”女警按了暫停。

吳琴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那個時候林婉,說,說她身上很癢,我覺得好吵,我就去隔壁宿舍睡了,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很無辜,確實。

“隔壁317確實證明瞭她昨天晚上的確是在她們宿舍睡覺。”一個片警說。

女警按下播放,畫麵繼續播放。

黑白的畫麵中,坐在角落的吳琴出去了,十二點十四分三十四秒,吳琴離開現場。

接著,吳琴走後的三十秒後,床上的林婉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手裡閃過一把明晃晃的東西,是刀。

在吳琴看來,就是陳兮兮附了林婉的身,當人的三盞陽燈都被拍滅後,這具冇有陽氣的身體就成了鬼物最好的傀儡。

林婉一站起來就用明晃晃的刀抹了其中一個人的脖子,那個女生應聲落下,另外一個女生本來想跑,那刀被林婉甩出去,直接穿透那人的脊梁骨。

這個過程不超過一分鐘。

林婉殺了人之後還不罷休,竟爬過去啃食她們!

吳琴裝作很害怕的樣子,捂著耳朵。

最後林婉啃的差不多之後,把刀插在了自己心臟的地方……

幾天後,是週末,法醫驗屍後,也確實如監控裡的畫麵所導致的死亡,並且查出林婉有嚴重的夢遊幻想症。

吳琴因此也冇有揹負什麼罪名。

這個案子就算是告落一段了。

——

週末,吳琴剛好可以回一趟家,其實她的家裡並冇有人,但卻總是燈火通明,吳琴到家門口時,就看到毛玻璃映出屋內的燈光,打在屋外。

在她的家裡,隻有一隻貓和一個鬼。

吳琴開門進去,看到有個瘦小的老太婆披著黑色的鬥篷站在門前,看到吳琴,還用沙啞的的聲音叫著她:“哦,親愛的。”一把上去抱住吳琴。

她是吳琴的外婆,但其實她的外婆已經去世十幾年了,屋子的牆壁上掛著的外婆的畫像框,這個畫框,就是她外婆的住所,她外婆是從牆畫上飄出來的。

“外婆,我真是太想你了。”

吳琴轉眼看到餐桌上已經做好的熱乎飯菜,餐桌下,趴著一隻藍色眼睛的黑貓,吳琴撲過去,抱起了黑貓:“大黑,我也很想你。”那隻黑貓卻掙紮著要下來,但吳琴又抱得很緊,它隻能喵喵叫。

外婆說:“琴琴,這個禮拜在學校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好像是有很多有趣的事呢,”吳琴坐在餐桌前,她坐的位置桌上正好有一碗米飯,一雙筷子架在碗上,還散發著米飯香,“我們整個宿舍的人都死掉了,卻還隻剩個我,倒是有趣。”

鬼是碰不到人類界的東西的,因為她外婆有魂魄的居住所,所以她隻是一縷魂魄,也不算鬼,也就隻能碰到陰陽師。

至於這飯菜是誰做的,吳琴也不知道,她每次回來都有香噴的飯菜擺在餐桌上,且都合她胃口。

吳琴夾起一個西蘭花塞進嘴裡:“有趣的事太多了,所以我準備轉學。”

“那琴琴轉學後要和新同學好好相處哦。”外婆說,她冇拒絕吳琴。

吳琴拈起一個小魚乾喂著大黑,臉上依舊笑著,“會的。”

——

在傍晚,吳琴已經熄燈入睡了,夜深人靜。

那幅壁畫上畫著的老太婆眼睛轉了一圈,突然從畫裡跳出來。

那隻叫大黑的貓從椅子上跳下來,小小的身體開始變形,漸漸的化成了一個人形,是一個俊俏的男生,他的丹鳳眼看所有事物都淡淡如風吹過,他的一隻耳朵上,有一個黑色的十字形耳釘。

他是這個老太婆從地獄帶回來的魂魄,老太婆把他的魂魄注進了一隻黑貓的身上,隻有在晚上六點後才能化形,而這事吳琴是不知道的。

“什麼時候我才能塑造回肉身?”他問。

“肖明,我曾經告訴過你了,等我那丫頭長大,不需要你這個半魂體保護的時候,再有,我還冇找到塑身的東西。”

把肖明帶回來的原因,就是她不放心她那外甥女。

可是像吳琴這樣的,真的需要人保護嗎?

半魂體指的是將死去的魂魄注入到另外一個活物當中,而半魂體,他有一個特異功能,他死不了,隻要是有了新的容器,就依舊還能活。

——

吳琴吃完早餐不知道該乾什麼的時候,在一個臥室裡看到一個書架,書架旁邊有一本書,上邊披上了一層灰,上邊寫著‘歸門魂’,而這個門字,是繁體。

吳琴蹲了下來翻開了一頁,可是頁上什麼都冇有,像是一本空白的草稿紙。

然後吳琴再睜眼時,已經不在家裡了,她所處的環境天馬上黑了,她不是剛吃完早餐嗎?

她的手撐在地上,摸到了黏黏的東西。她一看,是一塊濕土,她右手邊是小矮樹叢,她怎麼就在荒山野嶺了。

這時,樹枝上的烏鴉被驚飛了,哇哇的叫,一路飛上黑幕,飛過白色的輪月的時候,便隱在黑夜中。

“真是服了!真他媽的臭!”一個人扯著嗓子說。

吳琴聽到輪子在輾地麵的聲音,窸窸窣窣的把地上的枯葉都壓碎了。

吳琴輕輕扒開了那些樹葉,看到了兩個男人推著一輛木推車,車上躺著兩具女屍,□□的,被一塊大布蓋住了身體,吳琴也認不出那兩具女屍是誰。

其中一個男人,吳琴似乎是在哪見過,……達益!

對,那個曾經撩過她的,一個臉上有很多痘印的男人,身後還跟了一個女鬼的那個。

而另外一個人,他叼著煙,滿臉橫肉,他用力把車杆抬起,那兩具屍體順著木板滑入土坑,他們在埋屍體。

達益把土坑邊的鋤頭拖過來,開始填土下去,除了兩人的填土聲,冇其他聲音了。

吳琴看了好一會兒,她也不知道怎麼就到了這個鬼地方,她心裡一想,往後一退,一啪的一聲,踩到一根樹枝。

這一響聲就像在太平間裡放煙花,那兩人馬上警覺了,“誰!?”

吳琴心裡一驚,突然一隻手從吳琴身後繞了過來,捂住了她的嘴巴就往後拉。

當那個滿臉橫肉的人去掀開草叢後,隻看到一隻烏鴉從那個草裡飛出去了,這人才放下戒備。

達益:“什麼東西啊?”

“冇什麼,就一烏鴉,大驚小怪。”橫肉用力踩了踩填好的土坑,背上鋤頭,就和達益走了。

他們走遠後,那隻手才放開,吳琴並冇有還擊那隻手的主人。

“你彆回頭。”她身後傳來一道冷冽的聲音。

“你是什麼人?”吳琴真冇回頭,“為什麼不能回頭?”

“我是誰不重要……因為我長得醜。”

這句話後,冇了後文,吳琴回頭時,那人卻不見了,從草叢裡走出個黑色的東西,是大黑。

“大黑?你怎麼在這?這地方好危險的。”吳琴想了想,它跟著自己會更安全的,於是抱起大黑就往前跑了。

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個小房子還亮著燈,在黑暗中隻有月光當勉強的唯一光線,那個房子像是在引誘他們前進,吳琴也不例外,馬上奔著光源去。

“你個死婆娘,敢咬我?!”是達益的聲音,好像在打一個女人,女人又哭又喊的。

“你喊破喉嚨也冇人救你!”

吳琴看四下無人,纔敢走上前,往視窗裡瞄,還冇看見什麼,達益就開了門出來了,向著遠方離開了。

吳琴蹲在窗下等了一會,纔敢探頭去看,達益也不知道去哪了。

一張草鋪的床上,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睜著眼躺在床上,那不是向自己打過招呼的女鬼嗎,看那身材和臉型,吳琴分辨的出,但是她發現,這個女人腳腕以下的地方被砍斷了,還汩汩等流著血,應該是害怕她再次逃跑。

怪不得它會陰魂不散的纏著達益,吳琴都為她打抱不平。

她怎麼會回到這個女鬼死之前呢,不等她細想,她又瞄見一個房子,房子有個入口,不過裡麵暗不見光,不知道裡麵會有什麼,她愣了幾秒,為什麼不進去呢?

雖然說那是最壞的決定,但卻是最好的決定。

這個門一進就是一條筆直的走廊,看不到儘頭,吳琴回頭一看,似乎看到了一個人影,綽綽的在黑暗中。

“喂!誰在那?!”

是那個橫肉男人。

吳琴心一毛,隻能往前跑這走廊上的燈是聲控燈,她一個腳步響就亮一盞燈,什麼鬼地方。

她再回頭看,看到橫肉追著她來跑,手裡提著一把沉甸甸的東西。吳琴看清——一把槍。

千鈞一髮之際,吳琴看見牆壁邊有一扇木板轉門,她往牆上一蹭,抱著大黑掉進了房間,吳琴有點吃痛,她在這個房間嗅到很濃的灰塵味,這裡麵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吳琴撐著牆起來,似乎摸到一個開關,她按了一下,啪!房間四處大亮,地麵上全是木板,丟了好幾個廢棄油漆桶,像一個冇來的及裝修的空房間。

房間的牆壁上有一個窗戶,窗玻璃上抹滿了白色的油漆,看不清外麵,在窗戶右下角,有一個小小的破口,吳琴是爬不出去的,需要身軀小一點的東西。

對了,吳琴看向了地麵上的大黑,抱起它就想住玻璃口那扔出去:“大黑,你先出去。”把它放在了破口前。

突然一聲槍響刺入耳膜,呼的一聲,一顆子彈打在了那黑色毛絨的毛皮上,大黑應聲倒下。

“自己已身難保還想救貓?誰也彆想走!”進來的卻是達益,他一子彈就把大黑打死了。

吳琴看著那團血肉模糊的毛球,轉過臉來,瞳孔就轉成了慚紅。

“哎喲,還挺凶?”吳琴聽到了達益那調儻的聲音。

“你把大黑打死了?”吳琴冷冷的問。

達益假裝冇聽懂話:“你還有合夥嗎?”

達益突然把猥瑣的目光定在吳琴的臉上,以及……她的身軀,他目光一轉:“妹子,你要是從了我,我可以留你一命,我不會管你是從哪來的……”

達益話冇說完,吳琴鞋尖撩起一塊木板,她接住撩起的木板就往那人臉上拍,達益被拍倒在地,一口胃酸吐出來,臉邊火辣辣的疼。

吳琴手上的木板被拍斷了一節,她丟掉木板,撩起了那把槍,一腳踩在達益背上,把槍口欲開欲不開的對準達益的太陽穴。

冰冷的槍口碰到炙熱的太陽穴,達益嚇的屁滾尿流,馬上求饒:“女俠饒命!饒…”

彭!

一會,達益就不動了。

吳琴抹了抹手上的血,拖著槍支往外走,從轉門裡出來,看見橫肉躺在門口,已經死透了,不知道是誰殺的,是那個不讓她回頭看的那個男人嗎?

吳琴回首,看見那個冇有腳的女鬼,她的頭髮遮住了臉,它的嘴唇動了動,但是冇發出聲音。

它說:

謝謝你。

再一眨眼,吳琴已經回到了家裡,她還坐在地上,她都冇緩過來,大黑又還在她身邊,像一場夢一樣,什麼事都冇發生。

外婆在早上是不能出畫的,吳琴抓起那本書就去了,地下室,這裡陰濕,又暗,是外婆早上能現身的唯一地方。

吳琴去開門時,外婆已經坐在椅子上等著她了,吳琴心一想才知道外婆一直在等她。

“外婆,這書。”吳琴把書拿出來。

“我本想晚點告訴你的。”她說著,滿目惆悵。

“這是一本關禁著怨魂的書,每個陰陽師家族都有一本,是可以和續魂師打交道的。”

“什麼是續魂師?”

續魂師和我們一致是有異能的人,但他們以造蠱養怨魂為生,讓這些怨魂為他們做事,使養他們的續魂師延長壽命及修為,而被他們的蠱纏死的人會魂飛魄散,他們養的怨魂殺的人越多,壽命越長。”

“那這本書和續魂師有什麼關聯嗎?”

“這世上不止我們是陰陽師,陰陽師們進入這本書後,要把裡邊的續魂師殺死,纔可以回來,這個世界的是會誤入冇身份的人的。”

“這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嗎?”

“所有的陰陽師的最長壽命是不超過二十歲的,隻有將作亂的續魂師殺光,我們才能長壽,所以在裡邊,年紀最大的,是經驗最豐富的。”

所以,那個橫肉就是續魂師嗎?

吳琴雖然聽得半懂。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