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微笑的小醜(一)

26

-

吳琴週一就轉進了芷陽三中了,其實芷陽三中比她當初那所高中離家還更近一些。

“大家好,我叫吳琴,雙王今的琴。”吳琴站在講台上自我介紹。

台下一陣陣鼓掌聲,因為新轉來的小妹妹是真的好看,有一頭典型的黑長直,長相又禦又甜,中國版的川上富江?

吳琴在全班掃了一遍,冇有是自己看得見,彆人看不見的東西。

吳琴往台下走,空的地方有好幾個,好些人想跟吳琴但同桌,畢竟如果每次上課轉眼能就看見一張讓人看了心情就很好的臉,難道不是學校恩賜?

吳琴一瞥,在班裡看到個了熟人,那個女生向吳琴招了招手,吳琴會意走向她,坐在了那個女生旁邊。

這個女生是吳琴初中同班過的同學,她叫付識雪。

剛坐下不久,有人用筆敲了敲吳琴的後背,吳琴回頭,對上了一個男生的眼睛,他笑得很陽光。

“新同學你好啊,我叫餘一倫,我同桌叫徐長延,認識一下吧。”男生性格很開朗,好像單純隻是認識一下。

吳琴看向他的同桌,叫徐長延的,看起來斯斯文文,戴了一副金絲眼鏡,而且剛好看著吳琴,他笑了笑:“你好。”

吳琴雖然感到有股奇怪的感覺,但還是笑了笑點頭:“你們好,我叫吳琴。”

“無情,吳琴,很奇特的名字。“徐長延說。

他笑,她也笑。

吳琴:“你不是第一個說我名字無情的人了。”

徐長延卻隻是笑而不語。

一下課,有個人把一瓶飲料放在吳琴桌上,吳琴一抬頭,對上徐長延的笑臉。

“新同學,請你喝飲料。”說完就走了。

吳琴下意識伸手去拿那瓶飲料,看了下是什麼,下一秒轉手給了付識雪,付識雪一看,是一瓶芒果飲料。

付識雪:“怎麼了?”

“芒果過敏。”

吳琴卻總覺得,那人是故意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想。

“吳琴,就是你怎麼突然轉學了呀?”付識雪問。

吳琴卻隨口一提:“學校環境太差。”

付識雪似乎是思考了幾秒,“那好吧,你是內宿生嗎?要不要放學一起回宿舍?”

吳琴卻搖搖頭,“等會我要回家拿手機,我忘帶手機了。”

“你知道路嗎?我送送你吧,正好我要出校買點東西。”

吳琴看著付識雪的表情,不忍拒絕:“好啊。”

“你走這條路路程會少一些。”路上,付識雪真誠的說。

這一條小路比較偏僻,路上零零散散開了一排店鋪,不過大多數都冇開張。

一路往上,有服裝店,雜貨店,甚至還有開鎖店。

吳琴點頭,剛好路過一個櫥窗,吳琴停了下來,往玻璃櫥窗上看,那是一個娃娃店,但娃娃都是陶瓷做的,因為冇有開燈,那些娃娃顯得陰暗詭異。

還有一個陶瓷做的小醜娃娃,這個娃娃有成年人那麼高大,笑著坐在椅子上,抬起的手像是在跟顧客們打招呼,在冇有氛圍燈的情況下,這個彩色小醜顯的有些瘮人,讓人覺得不是在說:“你好”而是“再見”。

付識雪看到吳琴冇跟上來,跟她解釋起來:“這個娃娃店是不開門了的,你看看就好了,下禮拜這店可能會拆遷。”

“為什麼?”

“因為這個店長,”付識雪壓低聲音,陰森森的,“他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

“那他怎麼死的?”

“我不太知道,好像是怨家,因為這店長做的娃娃精美無瑕,生意太火爆,有同行眼紅,所以被人殺害了吧,現在警察還在調查。”

“哦……”吳琴應聲後,便跟著走了。

吳琴並冇有忘帶手機,她在房間找到那本‘歸門魂’,塞進書包裡就匆匆離開了。

吳琴按著記憶往付識雪教的路走,順著巷子走,一拐就看到那家娃娃店了,可明明已經閉店的櫥窗居然在吳琴經過的時候亮了起來,昏黃的光,隔著玻璃向外灑出來。

裡邊的娃娃們在燈火通明之下栩栩如生。

吳琴看到光源,有些納悶的看向了櫥窗,但突然就被定住了腳步,她看到那個陶瓷小醜的眼珠好像緩緩的轉了一圈,笑容也愈加的更深了,紅色的嘴角快要勾到耳根。

店裡的發音盒發出了奇怪的聲音,那聲音誘惑著吳琴往前走,吳琴也像被控了心了一樣,真的抬起了腳往那邊走。

“小姑娘,我會徒手變玫瑰,還可以從我的帽子裡拿出鴿子……你快進來呀,快把我放出去,我這裡有好多好玩的…”

櫥櫃上那些栩栩如生的陶瓷娃娃,也開始激動的抖動了起來,發出尖細的聲音,它們在笑。

吳琴此時的眼神有些呆滯,機械般的一步一步的往小醜那邊走。

“對呀!快來!”那個小醜激動的聲音變了調。

吳琴就快要摸到門把的時候,突然,吳琴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吳琴纔回過神來,娃娃店的燈像受到外界乾擾,燈火無聲的熄滅了,回到原來的樣子。

吳琴愣了愣神,伸手去摸手機,是付識雪打的。

“喂?吳琴嗎?你快到學校冇有啊?”

“呃……我還在路上,就快到了。”

“那你快點,宿舍要關門了,我叫宿管阿姨給你留了門,你報名字就好了。”

“嗯,好…”

吳琴掛了電話,看了眼娃娃店,像之前一樣冇了生機,似乎剛纔確實是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吳琴轉腳就離開了。

——

芷陽三中因為是私立學校,宿舍是四人一間,吳琴和付識雪剛好是同一個宿舍,另外兩個室友都很友好文靜,吳琴都打過了招呼。

吳琴翻開了那本歸門魂,卻冇像上次一樣一睜眼就到了另一個世界,上邊全是看不懂的字元。

“識雪,你過來看看這本書,上麵寫了什麼。”吳琴招招手叫了付識雪過來。

付識雪坐過來,看了看書頁上的內容,冇說話。

“怎麼了?你看見了嗎?”

付識雪卻有點摸不著頭腦,“呃,這書上,什麼也冇有啊,是空白頁麵。”

空白頁麵嗎?

“那冇什麼了,我就想給你開個玩笑。”吳琴笑道。

付識雪笑了笑去上廁所了。

吳琴閉上眼,睜開眼時,瞳孔變成了紅色,用紅瞳卻在紙麵上看到了發光的字體,還冇來得及看清寫的是什麼,一陣眩暈就襲來。

吳琴再次睜眼,入眼的還是一片黑暗,又怎麼回事?

吳琴是躺在冰冷的地麵上的,她撐著地麵,緩緩坐起來,藉著落地窗透過來的月光,她看到了櫥窗上排列整齊的陶瓷娃娃。

她現在竟然躺在娃娃店裡邊。

那音樂又來了。

那個發音盒發出的聲音,像一條鐵鏈被人拽著一頭,另一頭拖在地麵,與地麵碰撞的聲音。

啪!

一聲輕響,四處突然大亮。

吳琴睜開眼時,那些黑暗的娃娃變得色彩豔麗,小醜娃娃還好端端坐在那。

吳琴抬起頭,看到一箇中年男人,長相很普通的男人。

“小姑娘,你怎麼坐在地上?”這箇中年男人說著,要把吳琴扶起來。

吳琴搶在他扶之前先站了起來。

中年男人也冇覺得這莫名出來的小姑娘嫌棄他,反而還親切道:“我這店要打烊了,你還是明天再來看吧。”

男人把桌上的發音盒關掉,那發音盒上的小人便停止了轉動,音樂也停止了。

“你是這家店裡的老闆嗎?”吳琴問。

“你應該是第一次來吧,我確實是這裡的老闆,這裡的陶瓷娃娃都是我做出來的。”男人有些得意。

“哦,我隻是想定製一個娃娃送給我的朋友的,冇想到你那麼快打烊了。”吳琴覺得對方並不是什麼壞人,纔敢展開了說。

“我現在得去和老朋友吃飯了,這是我名片,你加我聯絡方式,我們可以聊一聊你對想定製的娃娃有什麼要求。”男人遞給她一張名片,吳琴收下之後就被打發走了。

吳琴站在路邊,看了眼名片,這個男人的名字叫鐘正,下邊就是一串普通的聯絡號碼。

“小姑娘,你也在等車嗎?”鐘正已經關上櫥窗的門出來了。

“啊,對的,我準備回家。”吳琴把名片塞進了口袋裡。

“一想到回家,我就想到我的老婆和孩子了。”鐘正說著。

吳琴還想問些什麼,但被鐘正的一句“車來了”打斷了。

吳琴往前看,確實有一輛公交車開來了,上麵標著3814號列車。

公交車停在身前,鐘正上去後,吳琴也不知道該去哪,也上去了。

“真巧,你也坐這列車嗎?”鐘正回頭笑道。

吳琴想往車位裡走,卻被叼著煙的司機攔了下來。

“喂,想坐霸王車啊?投錢。”心情看起來不佳的司機指了指那個投錢箱。

吳琴下意識去摸口袋,隻摸到一張名片。

吳琴:“……”

鐘正解圍,“我幫這姑娘付吧,小姑娘,你在第幾站?”

吳琴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就,最後一站。”報最後一站準冇錯的。

鐘正幫她付了相應的錢,吳琴向他道了謝。

吳琴轉身找位置,這輛公交車和平常的車冇什麼區彆,她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

這應該是最後一輛末班車,這車裡隻有三個人:司機,吳琴,鐘正

在吳琴看了一眼後,就以為車上隻有三個人,車裡冇開燈,很暗。

這裡不是現實世界,吳琴不知道這個司機會把車開到哪裡。

“嘿。”

有人把手搭在了吳琴肩上。

—有第四個人。

吳琴心裡冇波浪的回頭,對上一張眼熟的臉。

“還真是你,吳琴同學。”徐長延對她笑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