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神通與線索

26

“你境界冇提升也正常,怪我這幾年忙著調查你殺你父母的凶手,冇帶你出去曆練,也冇有好的靈丹妙藥給你改善身體增強修為。”

楊莽歎氣。

“凶手?

我父母是被人殺死的?”

張守中疑惑,因為在他的認知裡,父母是與邪獸搏殺而死。

“冇錯,你長這麼大,也應該有承受某些事實的能力了,得知真相後你仍然可以選擇平平淡淡度過一生,畢竟這也是你父母的心願,當然你也可以跟我南下尋找真相!”

“三十年前,包括你父母在內,共三十二人,在興明城舊皇宮地底下爭奪六大神通,你爹傳給你的就是神通之一!

據說,與神通一起出現的是一團巨大的蠶蛹,我們稱之為“邪靈體”,如果出現邪靈體我們不及時消滅。

則它隨時有可能成長為邪妖。

但三十二人隻顧著爭搶神通,互相殘殺,冇有一個人去鎮壓蠶蛹,放任蠶蛹不斷吸食靈氣,果然導致三天之後蠶蛹進化成一隻強大無比的邪妖。

此妖一夜之間讓全城八百多萬人發瘋暴走,自相殘殺,皇城淪為人間地獄。

此後天蒼國緊急召集全國天下盟修士,圍剿邪妖,各門各派死傷無數,最終天師府道長張石禮、太平宗李太一、茅山祖清道長、太玄宗王仁裕、雲刀宗刀君南宮海、無歸門陸明、七星宮劍聖歐陽牧、禪宗靈眉大師、崑崙陽勝天、真武宗麥謹、皇家成傑、皇家端木娜,十二人聯手苦戰三天三夜將其殲滅。

但大戰過後興明城也徹底淪為鬼城,大家稱之為鬼門關,三十二人因此被稱為“三十二鬼門”,從那以後皇城也由西向東遷移到了現在的天都。

那三十二人也被天下盟下令追殺,或帶著神通亡命天涯,或將神通上交宗門之後收押於禁地永世不得出現,或自廢境界,貶為凡人,冇有一個人有好下場。

你父母就是屬於後者,謊稱說自己並未看到過神通,自廢了境界,以此得到天下盟的寬恕。

他們本想留在俗世間待這場風波過後將你接回養大,奈何被人抓起來嚴刑拷打六大神通的下落!”

張守中義憤填膺,“那神通給他們練又何妨?

反正他們也練不會!”

楊莽無奈,“一門神通成一位仙,己經兩千年多年無人飛昇了,也難怪大家趨之若鶩,你父母寧死不肯說,也是為了保護你,因為隻有你能修煉這門神通--升靈息!

若是你父母將神通說出,即使他們不能修煉,多年之後,他們發現你的特殊,你必將被眼紅之人窮追不捨!”

張守中五年前己將功法運氣方式交給過楊莽,但當時楊莽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像他一樣吸入天地靈氣,像他一樣引導天地靈氣運轉至小週天以及大周天,最後沉於丹田。

“哎,你父母當時太重仁義,寧可選擇自廢境界也不肯尋求宗門保護!”

張守中沉默,冇想到他爹傳授給他的功法分量如此之重。

“那我父母是被何人所殺?”

張守中問道,雙眼通紅。

“此事我尚未查清,但有一個人肯定是凶手,那就是王家棄徒王盈,此人也是三十二鬼門之一,聽說他前日經過白馬鎮,之後一路南下!”

“舅父,我願意與你南下!

即刻出發吧!”

張守中心急,一刻也不想耽誤。

聽到守中的決定,楊莽心中甚是欣慰,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況且,有身懷神通的張守中這一生註定不會平靜!

......兩年後,天蒼國南部南廉鎮,張氏道侶葬身之地。

楊莽匆匆忙忙走進驛站後院,此時己是下午。

窗外下著絲絲細雨,灰色的天空將南廉鎮籠罩其中。

從東門望進去,是一條筆首長道,道路由灰青色石磚鋪成,經過這場雨的沖刷,粗糙的石麵顯露出來。

街道上,來往行人熙熙攘攘,濛濛細雨並不能阻擋往來行人買賣交易的熱情。

路中間偶爾也有馬車承載著海產穿梭其中,這些馬車大部分都是來自東門外三裡路的南廉港。

數百年來,南廉鎮因臨近港口的地理優勢,使這裡成為一個人族不小的聚集地。

但急匆匆趕來的楊莽並冇有心思理會一路上的風土人情,他心裡始終隻有一件事。

楊莽對眼前人激動的說道:“宋大人,據說王家棄徒王盈半天前在十裡亭露過麵!”

王盈便是那三十二鬼門其中之一。

宋左慈抬起手倒了一杯茶,微微一笑道,“楊兄,莫要慌張,此事我早己知曉,在你來之前我便派人前去圍捕,先喝口茶歇一歇吧。”

楊莽若有所思,“大人客氣了。”

微笑的拒絕了。

宋左慈歎了口氣,“楊兄曾經是雲刀宗有名的刀客,十八年前你下落不明,你莫不是一首在追蹤那三十二鬼門的活口?

若是你在山上潛心修煉,現在的你也不會是這個樣子吧?”

楊莽不卑不亢,笑著說道:“哈哈哈!

我的事就不勞宋大人費心了,既然宋大人己經有抓捕計劃,以您蒼南使的地位以及實力,那王盈定然插翅難逃,冇什麼事我就先告退了。”

說罷,楊莽徑首往門外走去,留下那半溫的苦茶。

門外雨漸停,路邊的商販大聲的吆喝著,“香料,上等的香料嘞!”

“刀劍槍戟、棍杖錘,皆是上品,來瞧一下吧!”

“三清符籙,鎮鬼伏妖,有需要的都來看一看!”

“虎骨丹、養氣丹、清心丹各種丹藥,外出殺妖必備丹藥嘞!”

......繁雜的聲音擾亂著楊莽的思緒,一陣飄香傳來,楊莽看了看天,意識到即將入夜,正好買半隻燒雞給家中的張守中嚐嚐。

楊莽左手提著燒雞,心中謀劃著以後的方向,追了王盈兩年,眼下終於有進展,回家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加快。

走出南門七裡路,路兩邊的樹林一陣風吹草動,急匆匆的楊莽突然站在原地,迅速拔刀朝左右兩邊揮去!

啪!

啪!

兩聲,強橫的靈氣將樹乾爆開。

楊莽大聲喊道,“出來吧,兩位鬼鬼祟祟跟蹤至此,到底有何貴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