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鐘秀山腳。

天涼如水,雨密如針,煙雨落於古道青石之上,又濺起水花迷濛,路上行人矮著腰,匆匆往家中趕去,唯恐被打濕了衣襟。

雨聲與過路人聲嚷成一片,在這山腳之下,卻有間肆例外。

它大張著門扉,全然不在意雨水斜飛,打濕門檻,逍遙自在,恍若置身嘈雜世外。

此商肆乍一看平平無奇,唯一奪人目光的,便是那坐在櫃檯前的女子。

女子一身水藍湖中月春衫,唇線清冽,冰肌如玉般剔透。

她烏髮被一支步搖綰起,垂下的水沫子懸珠隨著動作一前一後地輕輕晃動,襯得伊人恍若謫仙,也添了幾分清冷。

她明眸微垂向手中,眼神不偏不晃,沉靜如雪。

路過人匆忙中撞見這一幕,也不由慢下步伐,往店麵中看去,竟一時間忘了身在雨中。

這女子便是這間“尋簪肆”的店主,祝尋莞。

“小雲姑娘,這便是照要求為你做的暗器,看看可合心意?”祝尋莞抬頭,微微勾起朱唇笑了笑,雙手手心朝上,將手中簪子展示給麵前女子。

這簪子珠花翠葉交疊,簪尾較圓,雖說是最不起眼的鐵石打造,樣式卻比街上賣的精緻上許多。

“祝姐姐,你做的暗器我可不敢碰,還是你先給我演示一遍吧。”小雲連連擺手,稍稍往後推了推,眼神卻是盯著這簪子。

祝尋莞眉眼彎起一個溫柔的弧度,她收回簪子,二指一夾珠花,原本圓潤的簪尾瞬間伸出一個尖頭,鋒芒畢露。

朱小雲一下子瞪圓了兩隻大大的杏眼,她好奇地盯著簪子,伸出手躍躍欲試。

然而祝尋莞卻是拿著簪子向後一帶,讓朱小雲落了個空。

那簪子在她手中一轉,不知按了哪個機關,暫頭珠花掩映的地方,霎時間飛出幾根銀針,直直插進牆壁之中,入木三分。

如此輕小之物,竟藏有兩道機關,著實精妙,一時間讓朱小雲看呆了眼。

片刻後,她終是反應了過來,拍著巴掌:“祝姐姐好厲害!”再向祝尋莞看去時,眼中已滿含崇拜,細長的眉毛生動地揚起。

能製出如此精妙絕倫之物,想必也是個玲瓏心思之人。

“隻是可惜了,祝姐姐這樣的才華,卻被迫守著早已不複從前的千機閣,要是閣主還在……”

小雲向來心直口快,想到什麼便說了,但聽到這話後,祝尋莞卻是神色一暗,將眼瞼垂下,纖長的眼睫順勢遮住了箇中神情。

小雲也察覺到了祝尋莞情緒不對,慢慢噤了聲:“對不起……祝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朱小雲小心翼翼地看著祝尋莞,祝尋莞卻是一笑,並未顯露什麼情緒,聲調依舊清冽宛如銀鈴,未叫旁人聽出不對:“冇事,早就過去了。”

千機閣是天下第一的機關組織,掌握著天下第一的機關造術、傀儡佈陣,已在江湖上存在千年。

曆代千機閣閣主都是朝廷禦用機關師,諸如等皇陵、貴族密室,都有千機閣的手筆。

直到千機閣傳到第三十六代,也就是祝尋莞師父那一代時,卻是出了問題。

閣主祝幕於五年前莫名失蹤,留下年僅十三的弟子祝尋莞當家,她心智尚未成熟,便被迫在各路精明老練的夾縫之中生存。

千機閣掌握著諸多天潢貴胄的密室之秘,本就被人忌憚,而祝幕失蹤後,那些人迅速解決了千機閣二當家和大管事,祝尋莞身上也落了奇毒,九死一生,一夜之間,千機閣眾人皆是卷囊出走。

一代機關大閣就這麼落魄了,天下人無不扼腕歎息,可他們也僅僅是歎息,並冇有人看好祝尋莞這個十三歲的小姑娘。

這麼多年來,祝尋莞不得已藏匿鋒芒,將千機閣原本的地皮房屋賣了出去,租了鐘秀山腳的店麵,靠做些小機關維生。

山雨似乎急了些,青灰色的蒼穹也如同被點了墨一般,陰沉沉的,一切恰如方纔,卻又有什麼不同。

忽地祝尋莞麵色一凝,眼神瞬間聚焦,英眉立起,緊緊盯著門前。

長期以來,精神的高度緊繃早已讓她對危險極為敏感,她知道,危機已至。

她將簪子往朱小雲懷裡一塞,將她推到了後門:“小雲,他們來了,你帶著東西趕快從後院走,將院子裡西北角的烤瓷水缸搬走,那後麵的洞可以到徐水街。”

小雲緊張起來,顯然也見識過這個“他們”的可怕,她回頭擔心地看著祝尋莞:“祝姐姐,那你呢?”

“我必須守在這裡,你先走,不然會分我的心。”祝尋莞動作強硬地將人往門後一推,朱小雲眸中映出她不容置疑的目光,便隻能一歎,轉身向院中跑去。

就在祝尋莞轉身的那一刻,一把帶著冷雨的刀錚然闖至眼前,好似下一秒就要砍斷她的脖子。

她二指一抵,閃身錯開,又向後退開幾步,冷冷地看著闖進殿中的幾人。

一共有六人,他們穿著鐵金甲冑,手拿長刀,刀鋒芒畢露,幾人形成一個圈,將她圍在中間,步步緊逼。

幾人身形高大,擋住了大門,讓原本就昏暗的房間更加陰沉。

“祝姑娘,我們也冇有惡意,拿人錢財,替人辦事,你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我們也不忍心傷你不是?把儡符交出來,那玩意你拿著也不安全,我家雇主說了,隻要你交出來,從今往後,再也冇有人敢找你的麻煩。”

此人便是剛剛提刀砍向她的人,這人除了一身甲冑,頭上還包著頭巾,儼然一副流氓惡霸的模樣。

他嘴上說得客氣,眼神卻帶著輕慢與強迫,像是在看一隻落入陷阱的獵物。

“幾位找錯人了,小女子並冇有你們想要的東西。”

祝尋莞丹唇輕啟,她麵上冇有一絲慌亂,眼神依舊沉靜,甚至連步搖都並未晃動幾分。

下一刻,那頭巾男睜大了眼睛,大喊著往後退了幾步:“不好,快躲!”

然而還是遲了,他話音未落,便見原本平平無奇的房梁和房柱之中霎時間飛出無數支箭,隨後隻聽幾聲慘叫,其中三個冇有防備的人便被射中了手臂,大腿,五人紛紛提刀抵擋。

幾波箭雨落下,原本氣勢洶洶的六人已經傷的傷,倒的倒,便是那個頭目也氣息不穩,大口地喘著,再看向祝尋莞時,眼中已無輕慢,而是如臨大敵。

祝尋莞麵無表情地微勾手指,瞬間有兩把斧頭從天而降,“咚”地一聲,直直砍在坐著的兩人兩腿跟中間,那兩人看著距離自己命根不到一寸的斧頭,嚇得臉色煞白。

“老、老大……”那人全身血液凝固,幾乎都要哭出來。

扶著肩上傷口的那人也是一陣後怕:“老大,這娘們之前是千機閣的,保不齊還有什麼機關,要不咱們先回去,做點功課?”

“一群廢物,被一個女人嚇成這樣!”頭巾男雙眉怒豎,火氣上來,踹了他們一人一腳,“咱們六個人,打不過一個女的,傳出去,以後誰敢雇咱們!”

接著他轉頭瞪著祝尋莞,提刀砍來,將祝尋莞逼退至角落,揮起長刀:“我就不信,玩不過你一個娘們!”

祝尋莞秀美緊蹙,扶著櫃檯一步步往後退。往常來找麻煩的,經剛纔那兩下,已經被唬住了。

此人卻是越挫越勇,她剛剛是得了先下手為強的利,兩人力量相差懸殊,若真對拚,她絕對討不到好處。

櫃檯附近是她常待的地方,便是機關也都是些細小的,恐怕不會對此人有太大的威脅。

她緊握著手中的簪子,盯著越來越近的男人,左手不受控製地有些顫抖。

那刀帶著勁風向她砍來,她看準位置瞬間抬起劍簪迎敵,隻聽“錚”地一聲,大刀在她耳邊嗡鳴,她使儘了全身力氣去擋,那刀卻是離她的脖頸越來越近。

冷汗從她額頭垂下,她緊咬牙關,白皙的脖頸青筋泛起。

就在她全身力氣用儘的那一刻,門外湧入一陣冷風,隻聽一聲乾脆利落的金石相撞、皮革踏地之聲,祝尋莞麵前的男人悶哼一聲,一柄長劍從他胸口處穿過,劍尖堪堪停在祝尋莞眼前兩寸。

她心臟高高提起,力道卻是一鬆懈,靠著背後的牆喘息著,緊緊盯著眼前。

頭巾男胸口處長劍被抽出,霎時間鮮血崩濺,染紅了祝尋莞的衣襟,男人帶著不可置信的神情緩緩向前倒下。

露出了背後那人。

那人抬眼看向祝尋莞,他一身利落勁裝,頭戴金絲冠巾,手中那把帶血長劍隻在霎時間血便流儘,再收回鞘中時,已無一絲血。

兩個著裝相同的人站到他身後,明明是沉重的皮革質地,腳步卻輕地連聲音都聽不見。幾人動作,姿態,都幾乎一模一樣。

這幾人善於藏匿氣息,若非他們出手,祝尋莞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身手利落,殺人不眨眼。如此高的素質,絕非剛纔那幾個流氓可比,她冇有因逃得一命而鬆懈,甚至較之從前更加提心吊膽。

若是這三人想殺她,她有幾分勝算逃出生天?

隨後她悲哀地得出了結論,自己絕無可能從這幾人手中逃走,她多年行走江湖,也見過不少人,這三人一看便是從小接受高強度訓練,武功在整個京城恐怕都能排前幾。

她默默觀察著幾人,他們麵上冇有一絲表情,從始至終,眼神都冇有變化,恐是被人訓練得極好的暗兵影衛。

暗衛的話……莫不是也是衝著儡符來的?

“請跟我們走一趟,我家主人要見你。”暗衛冷冷出聲,冇有移動分毫,半帶著強迫意味。

她默不作聲地觀察起幾人。

他們衣袍布料俱是是上佳的雲錦,手中的劍削金斷玉,殺人不沾血,能訓練出如此影衛,又配有如此精良的裝備,恐怕他們主人的身份在京城中不容小覷。

如此一來,範圍一下就縮小了,這等人物自是路人皆知的程度,不會超過五人。

當今皇家、鎮南王府、三大世家。

想要她儡符的人,便是三大世家之一的柳州楚家。

所以,這個要找她的人,會是哪方勢力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