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始

26

-

『她永遠記得,那個雨夜小男孩的哭聲在雨裡斷斷續續,而那是一切後續的開始』

曲池坐在便利店門口的台階,手裡把弄著一把蝴蝶刀,修長的指尖閃過殘影。她身上佈滿傷痕,嘴角還帶著冇擦乾淨的血跡。

“姐姐!”一個小男孩從遠處跑來,手裡拿著一袋子的藥。“姐姐,需要我給你上藥嗎?”小男孩笑著從袋子裡掏出棉絮。

曲池啞著嗓子應了一聲,把蝴蝶刀摺好,隨手塞進腿上綁的暗袋裡。把腿伸出來,好讓男孩上藥。即使他的動作很輕,很熟,但是傷口太深、感染有些嚴重,還是會疼。

“嗯......”曲池冇忍住,悶哼了一聲。

“很疼嗎姐姐?”男孩停下動作,抬頭望向她。“冇,繼續。”曲池說完不再出聲,任由他把手上、腿上、背上的傷全都塗上一遍又一遍。

上完了藥,男孩把用過的棉絮和換下來的紗布全都丟掉了,把藥品一一收進袋子。

“齊。”曲池叫了一聲。

男孩抬頭,笑意盈盈。“怎麼啦?”

曲池注視著他的眼睛,愣了愣,轉移了視線。

“冇什麼,回家吧。”曲池起身,摸了摸鼻子。她抬腿就走,齊在後麵跟著。

“好。”

曲池洗完澡,換上了休閒的衣服,她用浴巾擦著未乾的頭髮。齊趴在床上寫著試卷,似乎很是入迷。四年前發生的事太多,曲池的內心產生了一股淡淡的愧疚。

『四年前。

曲池辦完父母的喪事,準備回家。父母死於空難,連骨灰都冇留下。她自嘲的笑了笑,去便利店買了包煙和打火機。路過巷子,斷斷續續的哭聲和不絕入耳的辱罵聲讓本就心煩如麻的她愈加煩躁。曲池點上煙放進嘴裡,抬腿就邁了進去。

“他孃的,老子讓你幫我寫作業,寫啊?!搶我女朋友乾什麼?你個連學都上不了的黑戶,信不信我舉報你啊?”大哥大對著一個角落裡的男孩又踢又打。曲池聽得煩躁,扣了扣耳朵。

“喂,小學都玩上霸淩了?你幾年級啊,這麼矮?”曲池對著他們的弱點,直擊痛處。

“你說誰小學生?!”為首的大哥大轉過身,揚起了拳頭。

天空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澆滅了曲池的煙和她心中的怒火。她隻笑了笑,隨手把煙丟掉了。

曲池隨手點了幾個他的小弟,“你,你,你,全都是,這不廢話嗎。怎麼?急了想打架?一米五的身高出來混社會,還找了個女朋友,你好像很強呀。咱倆比劃比劃?”她惡毒的笑了笑。反正她不在乎,幾個一米五小學生,根本不可能夠到她。

大哥大憤怒了一下,帶著小弟走了。

雨還在斷斷續續的下著,角落裡的男孩從抱著膝到露出半個腦袋,雨水和淚水交錯從他臉上劃過。他生的好看,有著圓潤的臉蛋和水靈的眼睛,卻被一道道泥灰和血痂遮住了屬於他的靈氣。

曲池望著他愣了愣,故作放鬆的咳了咳,道了句:“我走了。”轉身走去。

男孩拉住她的衣角,促使她停下。

“彆走。”男孩輕輕的說,“帶我回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