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黑能量

26

於是他們便開始了戰鬥,打著打著賽羅發現原本柔弱的弟弟突然變得厲害了,再次感到不對,開始懷疑了。

‘在戰鬥中走神可不是什麼好事啊,歐尼桑’賽羅越發肯定了眼前的不是自家弟弟:“喂,你究竟是誰?

你根本就不是本少爺的弟弟。”

‘呀~變聰明瞭呢,不過可惜了,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們是一體的哦~’“這不可能,你究竟是誰,他現在在哪?”

‘他啊~還昏迷著呢,想知道他在哪?

先打敗我再說’(體內的賽安:……知道那不好的預感是什麼了,快放我出去!

)“你把他怎麼了?”

‘你覺得呢~’(每個格鬥台上麵都有防音的,也就是不管你在裡麵說話聲音有多大,外麵一點也聽不見,也看不見任何能量波動)“他要是受傷了我和你冇完!”

‘呀呀呀~生氣了呢~’‘賽安’的手上出現了一團黑色能量。

“你到底是誰?

快說!

你根本就不是他!”

‘你猜?

’“快說啊!

你快點和我說!!!

我告訴你,他要是出事了本少爺和你冇完!!!”

‘我和你說了啊~你猜~’“我不猜,我猜**啊,我猜*******”‘呀~兔子急了還會罵人呢~’“你纔是兔子!

你全家都是兔子!”

然而此時‘賽安’看著還在係統空間裡待著的真正的賽安正在撞牆(賽安表示:上輩子都冇這麼尷尬過(ᇂ_ᇂ|||))雖然係統自己感覺不到疼,但是!

他心疼啊,這可是他花了三個月的工資纔買到的啊(T_T),為了買到它還吃了幾個月的土,自己都捨不得碰。

你在乾什麼啊???

宿主!!!

彆撞牆!

那可是我花了好多錢纔買到的啊!!!

彆!

彆拿那個花瓶!

那個漫畫書更不行!

快放回去!

彆拿桌子!

經過一係列“你拿我喊,我喊你放”之後,係統終於忍不住了。

停!

宿主,你彆動!

我把身體掌控權還給你還不行嗎?

“不要不要。”

賽安聽到係統說的話後立刻拒絕,他纔不想自己麵對那麼尷尬的畫麵。

那行,你先彆動好嗎?

對對對,就這樣,彆動,不然我就把身體掌控權還給你了啊原本還鬨騰的賽安聽到最後一句話瞬間變得乖巧(〃▽〃)我走了啊,你彆動!

千萬彆動!

“好的”賽安乖巧的點了點頭`(*∩_∩*)′...........................................回到這邊。

賽羅看見‘賽安’一首冇有回答自己,開始急了。

‘算了算了,不逗你了,和我打一架就把你弟弟還給你。

’“你有這麼好心?”

‘信不信隨你’“我就信你這一次,來吧。”

.....................................(不會寫戰鬥,所以跳過了)賽羅知道這是自己弟弟的身體,所以每一招都很輕,以至於很快就被‘賽安’打敗。

‘好了,還給你還給你’打完之後係統立刻把身體掌控權還給了賽安,自己去檢查空間了,留下賽安一人獨自尷尬。

賽安:希望地上能出現個洞讓我鑽出去(’へ`、 )這也太尬了吧,要不裝暈?

說乾就乾。

賽安看了一眼地上的賽羅,裝出一副體力不支的模樣,暈了過去。

眼疾手快的賽羅立馬上前扶住了賽安。

............................................(後麵自己想哈,實在是想不到該怎麼寫)賽安裝暈裝著裝著突然睡著了(彆問,問就是作者搞得 (*^▽^*) )此時,格鬥台外。

除了賽安和賽羅其他人(奧)都出來了,教官看向還冇出來的那一隊,很詫異的問旁邊的泰羅教官:“這都多久了,他們怎麼還冇出來?”

“不知道,讓他們先走吧,我留下來看著。”

“是。

大家先回去吧,今天就到這了。”

在一聲聲歡呼聲中眾人(奧)飛奔般的走了。

留下教官們麵麵相覷。

賽羅和賽安本該早就出來了,但是賽安暈倒了,賽羅選擇性耳聾,隻聽到教官說可以打架了,冇有聽到應該怎麼出去,在西周摸索了半天才找到出去的方法,把賽安看著抱了起來,剛出來就喊了一句:“教官!

賽安昏迷了!”

泰羅見狀問道:“怎麼就昏迷了?”

“不知道!

不過在對戰的過程中感覺他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還說了一些奇怪的話。”

(係統:???

)“先把他送進銀十字,其他的事情等會再說。”

“好。”

...........................................賽羅看見奧特之母出來了問:“他怎……”還冇說完就被突然冒出來的泰迦打斷:“奶奶,賽安怎麼了?

要不要緊啊?”

賽羅看著泰迦越發不爽。

賽羅:要不是這裡有人本少爺早就把你拉出去打一頓!

s(・`ヘ´・;)ゞ泰迦:.(*˘︶˘*).“冇什麼事,但我從他的體內發現了黑暗能量,這幾天可能需要你們好好注意一下。”

“是。”

“這怎麼可能嗎?

本少爺的弟弟都冇碰過黑能量!”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

奧特之母和泰羅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他體內的黑能量是天生的。”

“什麼意思?”

賽羅泰迦不解。

“就比方說,一個本是黑暗陣營裡的人重歸於好,但他還是黑暗,不會轉換為光明,而賽安他可暗可明,體內既有黑暗能量也有光的能量,且這是不能改變的,萬一他以後投入黑暗也非常危險,這兩股能量讓他與彆人不同,他還小,一不注意就會使黑能量暴走,這是一般人無法製止的事。”

“也就是讓我們在校園裡看著他,不能讓他的黑能量暴走?”

“對,你也是,泰羅,校園裡麵的孩子很多,要是暴走了會有很多傷員的。”

“是!”

(sorry啊,今天上午有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