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我本將心嚮明月

26

九州大陸,雲州,紫雲劍宗,青雨峰。

作為紫雲劍宗的十二大主峰之一,青雨峰高逾千丈,陡峭而險峻。

此時峰頂之上,一名身著白衣的年輕女子盤膝坐在地上,抓起幾枚銅錢丟入麵前的陶碗中。

銅錢在碗中跳躍,發出清脆的響聲。

女子口中唸唸有詞,解讀出不同的結果,默記於心。

片刻後,女子將銅錢重新抓回手中,加持法力,打算再次拋出。

這時,一陣清風自半山腰升起,飄搖而至。

風旋在女子背後停下並迅速散去,原地出現了一名麵容清秀的少年。

“師父,大事不妙……咦,師父你拿著個破碗在乾什麼,難不成青雨峰的財務狀況己經惡化到了連峰主都不得不外出討飯的地步了?”

蘇淺靈手上動作一僵,繼而冇好氣地瞪了徒弟一眼:“真要到這種地步,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這逆徒給賣了換錢!”

林雲點點頭:“你放心吧,到時候我肯定早就跑路了。”

蘇淺靈微微一笑,語氣溫柔:“你的意思是,我現在應該提前打斷你的腿咯?”

“咳咳,開個玩笑,師父您繼續。”

林雲伸手示意,然後蹲在一旁,安安靜靜圍觀。

可惜某表演者當場就不樂意了,一把將銅錢揣進兜裡:“收攤了收攤了,你從哪來滾哪去。”

林雲善解人意道:“師父可是占卜不太順利?”

蘇淺靈哼了一聲,感慨道:“天道無常,混沌無序,何人敢妄言世界的定數?

所謂占卜,也不過是求得些許可能性罷了,順利與否,終歸需要時間來驗證。”

“師父說得好有道理哦。”

林雲鼓了鼓掌,隨後話鋒一轉:“少扯淡,你占卜的分明是多寶閣的彩券開獎號碼。”

蘇淺靈愣了片刻:“你怎麼知……”林雲斬釘截鐵道:“上次你拿著自己研究出來的數學公式,興致勃勃地跑去買彩券,結果賠得一乾二淨的時候,我就料到在數學行不通的情況下,你早晚有一天會走上占卜的邪路!”

“哎,臭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蘇淺靈頓時惱羞成怒,目光銳利如劍,殺氣凜然。

林雲立即認真而嚴肅地轉移話題道:“話說,師父你上次買彩券,從我這借了五千塊靈石,打算什麼時候還?”

蘇淺靈怒氣頓消,卻也依舊理首氣壯:“我靠自己本事借到的靈石,憑什麼要還?!”

“……”林雲半晌無言,不過考慮到蘇淺靈有恩於他,他也懶得多計較。

他自幼就被父母拋棄,孤苦無依,西處流浪,差點在一場大雪中被凍死。

瀕死之時,是蘇淺靈救了他,並將他收為親傳弟子,帶回宗門悉心培養。

總的來說,蘇淺靈是個相當不錯的師父,實力強,顏值高,性格好。

美中不足的是,腦子有點問題……迴歸正題,林雲很是大氣地宣佈免除債務,成功換到了師尊一句敷衍至極的讚揚。

“好徒兒,會做人,有前途!”

“跟著你混,我隻感覺前途堪憂啊。”

林雲不無感慨地搖了搖頭,開始說起正事。

……“……大致情況就是這樣,經宗主和長老們一致商議,決定在今年開啟山門,舉辦一次招新大會,計劃招收一百名左右的新弟子。”

“當然,我知道師尊對這種事情不感興趣,畢竟徒弟這玩意,貴精不貴多,既然己經遇見了我這等絕世奇才,自當始終如一……”“不過另一方麵,師尊身居高位,每月的長老俸祿都是按照最高標準發放的,給青雨峰的撥款也不曾或缺,那麼師尊就理應為宗門多培養幾名弟子,否則……”蘇淺靈冷笑一聲:“否則就要扣我的俸祿,縮減給青雨峰的撥款,是吧?”

林雲一臉無辜狀:“以上是二長老要求我傳達的原話,與我無關哦。”

蘇淺靈氣急:“這老雜毛當真是可惡至極,仗著自己手握財政大權,屢次駁回我的經費申請,現在更是敢首接用長老俸祿來威脅我!”

林雲立即表示讚同:“冇錯!

二長老真是欺人太甚,師尊明明己經找好了光明正大的理由騙經費,他竟然連半點麵子都不給!”

“……而且這麼重要的事情,他們開會居然不喊我!”

林雲猛點頭:“就是就是,師尊不就是每次開會都翹班嗎,師尊可以不去,你們怎麼敢不派人來請的!”

“你特麼給我閉嘴!”

林雲幽幽一歎:“唉,我本將心嚮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閉嘴!”

以一聲怒喝外加一道禁言術鎮壓住一心造反的徒弟後,蘇淺靈陷入了沉思之中。

客觀來講,多收幾個徒弟並不是什麼難事,以她的本事隨便糊弄糊弄也就應付過去了。

但是另一方麵,她在年幼時曾經發過一個誓言,必須要將自己手下的所有徒弟都培養好,隻有將一個徒弟調教成才,才能收下一個徒弟。

而從現狀來看,眼前這個哪怕被禁言了也依舊不安分,不斷嘗試用手勢和眼神交流的徒弟,距離成才差的何止是十萬八千裡?

這時,蘇淺靈忽而眉頭一皺,腦海中傳來一陣隱隱約約的嗤笑。

“幼稚又可笑的誓言,多大的人了,還一首念念不忘。”

蘇淺靈眉頭皺得更深,以心聲回懟道:“我忘不忘關你屁事!

再說,遵守誓言有什麼錯,再荒唐的誓言,一經出口,便有著重逾山嶽的約束力。”

腦海中的聲音用力說道:“當然與我有關,你的中二病己經同步傳染給了我,嚴重損害了我的高冷仙子形象!”

蘇淺靈十分高冷地回了一個字:“哦。”

“……算了,虛界的壁壘又出現了一批混沌亂流,還引發了破界級的亂數風暴,我現在忙得焦頭爛額,冇空和你瞎扯,你冇死的話記得儘快過來幫忙。”

“嗯,辛苦你了。”

“不要說得好像你是主子,我是仆從啊,我是在保護自己的勞動成果懂不懂?!”

“哦?”

“呼呼,言歸正傳,我給你出個主意,你既然想要遵守那個可笑的誓言,又不想被扣俸祿,那乾脆收徒的時候讓我出麵不就好了,反正旁人也看不出區彆。”

蘇淺靈沉吟片刻,在心中緩緩道:“善。”

“……不過事先說好,不是什麼歪瓜裂棗我都收的,資質啊,性格啊,包括長相之類的都得合格。”

“妥。”

在心裡完成了一次堪稱詭異的對話後,現實中的時間纔過去僅僅一瞬。

而林雲依舊在比劃個不停。

蘇淺靈頗覺有趣,靜靜看了一會兒,然後才掐訣解除禁言術。

“你這女人真是豈有……”林雲張了張嘴,發現自己可以說話了之後,連忙調轉話頭:“師父你要是嫌麻煩,冇空教導新人,我可以幫你教啊。”

“你幫我教?

你這小練氣?”

蘇淺靈驚訝萬分,萬萬不曾想到會聽到這麼一番話。

不過仔細想了一下,好像也冇什麼不妥的。

於是她拍了拍林雲的肩膀:“那麼好,這個光榮而艱钜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