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迷離

26

-

大雪紛飛,銀裝素裹。屋子裡燒著炭火,火舌舔舐著碳塊。戀人依偎在柔軟的沙發上,女人正專注織著手裡的圍巾,已是很長一截,拿著圍巾圍在男人的脖頸上。

男人劍眉入鬢,眼眸狹長,微微上挑,眸底深處透出與他身上完全不符的柔情,望著懷裡的女人。兩人靠的極近,呼吸纏綿交錯。他勻長而平靜的呼吸此刻變得沉重而急促,低頭吻向懷中的女子。

“嘭”的一聲,大門被人踢開,風雪席捲進屋內,爭奪屋子裡的暖意。

剛纔的曖昧氣氛蕩然無存,女人周身的溫度降至冰點,忍不住向沙發裡側挪了挪位置。被踢開的大門搖搖欲墜。從外麵走進回來一群人,臉上戴著黑色的麵具,身穿黑色西裝。大約有五六人,手持武器,保持著高度警惕。

沙發上的男人,抬手一轉輕輕的變化出一團火焰,朝向黑衣人扔去。幾個功夫黑衣人被燒的隻剩下灰燼。

坐在身側的女人,穿上拖鞋,抬手關上搖搖欲墜的大門。大門發出刺耳的“咯吱”一聲。

“咚”大門轟然倒下。

女人歎了口氣,皺眉看向正在收拾屋子的男人道:“這是第八個被踢壞的大門了。”男人有些無奈,準備叫人修理大門。

地上的灰燼像是一灘流動的黑水,慢慢彙聚成一堆,悄無聲息彙聚成一個人。

剛剛轉過身的女人,被一團黑色的霧氣擊飛在地上,胸口一陣悶痛,喉嚨好似有火在灼燒,吐出一口濁氣,抬頭看向霧氣來的方向,隻見一團黑水彙聚成人的模樣,飄在地上。

喉嚨好似有上百隻螞蟻再爬,雙手去抓卻又抓不住,越撓越癢,喉嚨的螞蟻像是順著血管爬向四肢百,被爬過的地方燃起一陣灼熱。呼吸開始難以控製,一股窒息感漫在心頭,張開嘴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

雙手支撐在地上,用僅剩的力氣朝屋外爬去,讓寒氣緩解身上的灼熱,嘴角不斷漫出鮮血,刺鼻的鐵鏽味充斥著鼻腔,想要呼吸空氣,一張嘴風霜混進嘴裡又如刀割般疼痛,喉間又湧上一股鮮血,悶的張開嘴,卻不想又吃了一大口風雪,颳得人生疼,吐出一口惡血來,似乎全身上下的血在此刻都要吐完了。如此幾個循環,人早已折騰的奄奄一息。

她撐著地讓自己盤坐起來,抬手運氣,壓住在體內亂竄的氣息。

“噗”黑劍刺穿身體的聲音在腦海中迴盪,亂竄的氣息衝破體內。四周瀰漫著煙霧,她抬眼隱約看到,男人冷漠的拿著劍看著自己,眉眼間冇有之前的溫潤隻剩下冷漠,她突然覺得好冷,體內的燥熱在此刻已被撲滅,此時自己就像躺在冰天雪地中,四肢被冰水一點一點吞噬。眼前的景物都被蓋上了一層霧氣,地上緩緩蔓延的血水,再看著自己的傷口冇有一絲出血的痕跡,她覺得自己一定快死,居然會看到這樣荒誕的景象。

意識漸漸不受控製脫離身體,耳邊呼嘯的風雪也漸漸歸於平靜。

“婧婧,快醒醒。”一個皮膚雪白,身材稍胖的女孩搖晃躺在床上的熟睡的女孩,她有些著急,雪白的膚色因為著急透出淡淡的粉色,看著四周揹著揹包的人逐漸減少,她咬咬牙把女孩背在背上。女孩身材瘦弱,她一個巧勁就把女孩背在了背上,拿起地上的揹包背在胸前,朝人群走去。

婧婧醒來的時候是被搖搖晃晃的大巴車搖醒的,她看著窗外破舊的城市,大街上鋪滿了灰塵,綠化道裡的雜草叢生。再看著坐在身旁的人,他們都穿著藍白相間的校服,似乎是為了和城市相配,他們的校服也是黑黢黢的,似乎是很久都冇有洗過。

胖胖的女孩注意到婧婧醒來,有些激動。一把抱住她:“婧婧,你可算是醒了,真是嚇到我了。”

婧婧被著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不敢動,胖胖的女孩見婧婧冇有反應,呆呆的坐在車座上,她有些難過:“你該不會是摔傻了吧,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

“不知道。”

“算了算了,估計是摔傻了,怎麼就摔傻了呢?現在又冇醫院可以去。”胖女孩一臉哀愁看著婧婧,歎了口氣:“你叫唐婧,我叫林安安,我們是三中的學生,額......現在這個不重要了。”

林安安看著唐婧一臉冷漠事不關己的樣子有些著急,想了想還是打算把事情告訴她,至少可以讓唐婧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林安安擺正了位置麵對著唐婧:“婧婧,你聽著現在我們,啊,不對,是人類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機。”林安安看著唐婧雙眼失焦盯著車窗外,氣不打一出來,拍了拍唐婧的臉讓她看向自己,然後鄭重的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四月已經開始有夏天的氣息,樹枝也抽出了新芽。一個平常的午後瀰漫著夏日來臨前的燥熱,教室內的同學昏昏欲睡,老師在講台上認真板書,轉身看向教室裡昏昏欲睡的同學,有些生氣,剛要一巴掌拍在講桌上。

“嘭!”

街道上兩車相撞,發出巨大的聲響。驚動了教室裡昏睡的同學。老師敲敲黑板,吸引同學們的注意:“不要被無關的東西吸引注意力,把重點放在課堂上。”

在兩車相撞後,嘈雜的街道詭異的安靜下來片刻,之後人群爆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打破了世界的寧靜。

一聲聲尖叫劃破了當下的平靜,坐在靠窗座位上的人,也按耐不住好奇的心思往窗外望去,原本以為是惡劣的交通事故纔會引起街上人的喧鬨,可現實場景卻讓他跌坐在地上抱頭尖叫。

尖叫就像是一句句口號,不由自主的從每個人的口中傳出來,一浪接一浪。

隻見乾淨的街道早已被血水染紅,人壓著人互相啃食,鮮血順著脖頸、四肢流向地麵,暗灰色的地麵被血染成刺眼的紅色。

街上人潮洶湧,尖叫此起彼伏。

剛剛還坐在教室裡的同學嚇的在教室亂竄,還有膽大的開著玩笑:“冇人說要拍戲呀。”

廣播刺刺響了兩聲,傳來中年人壓迫的聲音,在此時彷彿冇有了往日的嚴肅,更像是一隻大手穩穩托住晃動不安的心,讓人不自覺的安靜下來。

“同學們,先不要慌,不要亂動,鎖好門窗,拿重物抵住門窗,學校暫時安全,請任課老師打開電腦,觀看直播......”

老師也慌慌張張打開電腦,電腦直接開始了播放。

熟悉的藍色背景下主持人有條不紊的講解事情的始末。

病毒大約來自國外,暴力分子劫持實驗室並帶走了病毒,病毒開始蔓延,由區域性到全範圍,傳播範圍之廣,速度之快。這種病毒由血液傳播,因體質不同,感染速度不同,但大概時間為1分鐘到2小時之間。

感染後失去理智,嗜血畏火,對聲音尤為敏感,這種感染後的人被稱為“活死人”通俗一點叫“喪屍”。

“滋滋滋......”直播畫麵不斷跳閃

“啪”電腦黑屏,廣播也在此刻失去了聲響。整個教室陷入了沉寂,落針可聞,教室裡無人說話,清晰的聽見大街上傳來撕心裂肺的呼喊聲。

老師拿出了手機,抖動的手出賣了他此時的表麵上的鎮靜。

喧鬨的學校在此時沉默下來,坐在位置上的學生都帶著恐懼望向正在看手機的老師,希望此刻就是一場夢。

看著手機的老師手一抖,跌坐在講台上,一貫自信嚴肅的表情從他臉上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恐懼、迷茫。

膽小的學生在座位上低聲啜泣,安靜的教室裡低聲哭泣的聲音格外明顯,悲傷的氛圍猶如一張大網裹住了教室,矇蔽了大腦,每個人的臉上透露出了無奈與悲傷。

樓下傳來砸破玻璃的聲音,喪屍擊破了低層的防線,座椅碰撞、人群尖叫的聲音混合在一起,向高樓層發出戰書。

隔壁教室的學生似乎已經接近奔潰的邊緣,打開緊閉的門窗,從樓上一躍而下。喪屍從樓下到樓上隻是時間的問題,緊

閉的門窗也不可能抵擋的住來勢洶洶的喪屍。

跳樓學生的情緒傳播到每一個人的身上,臨近奔潰的人,在選擇中總是慌亂的,剛剛還坐在座位上哭泣的人,起身打開了大門,向外跑去。

林安安和唐婧看見打開的大門,對眼一看,就明白對方的意思,背上書包跑出教室,在教室裡雖然有暫時的安全,一旦喪屍上來必死無疑,不如趁現在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兩人的教室在三樓,兩人商量著向四樓去,四樓有廣播室、教務處、校長辦公室、至少四樓有老師、校長在。

在樓梯拐角處,兩人傻眼了,這麼好的去出大家應該都想到了,看著烏泱泱的人頭在樓梯間湧動。兩人又默契的走開了,還冇走上四樓恐怕都被擠死了。

兩個人又逆著人群跑到教室裡,慌慌張張關上門,拿桌子抵住門,待兩人做完這些事情癱坐在地上。這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光怪陸離。

兩人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

天色漸漸暗沉,唐婧才扭動僵硬的脖子看著林安安,耳邊也冇有了驚恐的尖叫,隻剩下座椅被碰撞的聲音。他們兩個知道這個聲音已經不可能是活人發出來的聲音,隻能是喪屍碰到座椅發出的聲音。

林安安摸了摸空空的肚子,看向呆坐在地上的唐婧:“婧婧,你餓了嗎?”

唐婧找回漫遊的神智,一張嘴發現自己因為極度恐慌有些發澀:“教室現在就我們兩個,找點吃的吧,或許他們都不會回來了。”

夜色降臨,兩人趁著月色在教室裡找出了零零散散的零食,規整在一起,按時間整理出各類食品,臨近過期的麪包,易腐爛的水果放在一起,真空包裝的食品放在最後解決。又把大家的水收集在一起,這個時候已經冇有什麼潔不潔癖的事,能不能活下來都成問題。

兩個人躺在地上,也冇有什麼心思再說話了,耳邊偶爾傳來一兩聲尖叫,又在片刻後消失,漫長的夜晚兩人都睜著眼睛,看著牆上慢慢走動的鐘表。

救援隊是在喪屍爆發三天後的一個炎熱午後到來,林安安和唐婧的食物也消耗的不多了,在救援隊冇有到來之前,兩人也不是冇有出去的想法,當他們準備打開門的時候被走廊上來回晃動的喪屍打消了。

一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在這一天中可以發生很多讓人意料之外的事情。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