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1章 禁藥

26

-

看到這個小瓶子,葉雲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因為這個小瓶子裡麵裝的,正是他們瀧葉武館暗中售賣的禁藥!因為其藥效獨特,江湖人給了個毒龍散的名號。“這...這怎麼可能?”葉雲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他完全想不通,沈複是如何得到這個禁藥的。“冇有什麼不可能的。”沈複淡淡一笑,將小瓶子收了起來,“葉館主,識相的話就將背後的人交出來,否則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沈大人,你真的誤會了。”葉雲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們瀧葉武館真的冇有做過任何違法亂紀的事情,這個小瓶子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哦?是嗎?”沈複似笑非笑的看著葉雲,“既然葉館主這麼說,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說著,他轉身看向了瀧葉武館的其他人,“你們之中,誰願意站出來指認葉館主的罪行?隻要你們願意站出來,我就可以放你們一馬。”聽到沈複的話,瀧葉武館的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陣騷動。但顯然,比起沈複來說,他們還是更害怕葉雲。在葉雲的眼神之下,全部人都畏畏縮縮的退了回去。“既然這樣,那葉館主,跟我交交手,如何?放心,我不用異能,單憑武術,咱們比比。”葉雲聞言,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他雖然是瀧葉武館的館主,實力強大,但沈複既然敢來這裡挑釁,肯定也是有著一定的實力的。更何況,沈複還提出了一個如此棘手的要求——不用異能,單憑武術交手。這對於葉雲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此刻,周圍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他若是拒絕的話,那瀧葉武館的名聲可就徹底毀了。想到這裡,葉雲一咬牙,點了點頭,“好,沈大人,既然你如此堅持,那老夫就陪你玩玩!”說著,他便朝著沈複走了過去。兩人來到了武館中央的空地上,對峙而立。周圍的人群都屏住了呼吸,緊張的看著兩人。“沈大人,請賜教!”做出拔刀式,林雲雙腿微屈,顯然是準備要儘全力了。“林館主,您年齡大,還是讓您起先手吧。”沈複微微一笑,雙手負後,做出了一副防禦的姿態。見此情況,葉雲也冇有猶豫,當即身形一動,便朝著沈複衝了過去。他的速度極快,彷彿一道閃電般劃過空中,手中長刀更是帶著淩厲的勁風,直取沈複的脖頸。但沈複卻彷彿早有預料一般,身形微微一側,便躲過了葉雲的攻擊。隨後,他一腳踹出,直接踹在了葉雲的腰間。“砰!”葉雲隻感覺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便直接飛了出去,在空中整整旋轉了一週之後,才終於落到了地上。顯然,林雲也是有真把事在身上的,即便在空中,沈複也冇有找到任何的破綻;想要強攻的話,不過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罷了。“呼...!沈大人,注意了!”見沈複真的如此之強,林雲長撥出了一口氣,完畢之後,臉色通紅,劍上也出現了一道隱隱約約的氣息。“劍罡?”注意到突然變鋒利的利劍,沈複表情也凝重了起來。隻見葉雲再次朝著沈複衝了過來,但這一次,他的速度卻比剛纔還要快上幾分。而且,他手中的長劍也散發出了淡淡的金光,彷彿有著無窮的力量蘊含在其中。“破!”葉雲一聲大喝,長劍猛然劈下,一道金色的劍氣瞬間朝著沈複斬去。“嗯!”一次對拚之後,沈複退後三米,葉雲退後五米。“刷!”此次,沈複再也冇有給他還手的機會,整個人就像是貼在地麵一般,飛速衝到了葉雲身邊,刀柄直接朝著葉雲的脖子砍去。“沈大人!?”“啊!”在四周人的驚嚇之際,沈複並未真的砍上去,隻是換做刀柄,將葉雲擊倒在地。見到葉雲被擊暈,瀧葉武館的人皆是嚇得渾身一顫,紛紛後退了幾步,生怕沈複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們。“沈大人,您這是...”一個膽子稍微大一些的弟子壯著膽子問道。沈覆沒有回答,而是緩步走到了葉雲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葉館主,你的實力確實不錯,但可惜的是,你遇到了我。”沈複淡淡的說道。說完,他轉身看向了瀧葉武館的其他人。“現在,還有誰想要站出來指認葉館主的罪行嗎?”沈複的聲音不大,但躺在地上不住掙紮的葉雲,給了眾人更多的恐懼。瀧葉武館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最終還是冇有一個人站出來。他們雖然害怕沈複,但更害怕葉家的報複。“很好。”見冇有人站出來,沈複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冇有人願意指認,那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說著,他便轉身準備離開。但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沈大人,請留步。”沈複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去,隻見一個身穿青色長裙的女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這女子容貌絕美,氣質清冷,宛如一朵盛開的青蓮。“你是?”沈複眉頭微挑,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子。“小女子瀧葉武館弟子,葉清雪。”女子微微欠身,行了一禮。“哦?葉清雪?”沈複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你就是那個被譽為瀧葉武館百年難遇的天才弟子?”“小女子愧不敢當。”葉清雪謙虛的說道。“既然你站出來了,那有什麼話就說吧。”沈複淡淡的說道。葉清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開口。“沈大人,我並不是想要為師父辯解什麼,隻是有一件事情,我覺得有必要告訴您。”葉清雪說著,從懷中取出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玉佩,遞到了沈複的麵前。“這是?”沈複看著那塊玉佩,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這是師父的貼身之物,名為‘冰心玉’,有著清心凝神的功效。”葉清雪解釋道,“昨晚,我無意間發現師父在密室中對著這塊玉佩發呆,而且他的、、臉色也很難看。”“哦?冰心玉?”沈複接過玉佩,仔細打量了一番,點了點頭,“這確實是一塊難得的寶玉,但又有何用?”“沈大人,我覺得師父最近的行為確實有些反常,或許和這塊玉佩有關。”葉清雪繼續說道,“我不知道師父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但我覺得您有必要查一查。”沈複聞言,眉頭緊鎖,似乎在思考著什麼。過了一會兒,他纔開口說道:“葉清雪,你的提醒很有價值,我會派人去調查的。”“多謝沈大人。”葉清雪微微欠身,然後退回到了人群中。沈複看著手中的玉佩,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不知為何,明明是用來寧息靜神的玉佩,但在沈複手中,卻讓他有些心神不寧之感。“瀧葉武館停業修整,此事冇有結束之前,你們絕對不允許再次開業!”說完之後,沈複根本就冇給他們解釋的機會,轉頭就走。沈複一走,原本還喧鬨的街道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師父...”這時,葉清雪急忙走到了葉雲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我冇事...”葉雲艱難的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眼中閃過一絲不甘。“師父,到底怎麼樣?”葉清雪擔心的問道。“放心,還死不了。”葉雲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其他弟子,“你們都散了吧,今天的事情,誰都不要對外提起。”“是,師父。”眾人應了一聲,然後紛紛離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