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應運而死 應運而生

26

顏西己經接近崩潰,入眼皆是血腥。

顏家一夜被血洗滿門,屍體成堆被放在地上,後邊房子己燃起火,伴隨著劈啪聲響,還有一股子淡淡的梨花的味香。

突然一箭破空,顏西閃身回躲,箭尖擦著鼻頭從眼前閃過。

“果然離門顏家的獨女就是你啊,顧顏西,可惜了,獨女真成獨女了。

不過也彆怕,這就讓你去陪他們。”

一個男子身著黑衣,手持箭弩,單隻露出來的眼睛透著濃濃殺意。

“為何殺我全家?”

顏西定了定心神,厲聲問道。

男子並未回答,而是甩開弓弩,抽出軟箭往顏西麵部攻去。

顏西從地上撿起把劍,轉身格擋。

劍氣帶來的風吹起她的額發,露出顏西這會兒血紅的眸子。

月光剛巧至劍上反光,男子眯眼轉頭,趁此顏西花劍轉手,抹了他的脖子。

“咯…咯…”男子朝後倒去。

顏西蹲身翻著男子衣物,掏出塊牌子“鏡”。

冇想居然是鏡閣的殺手。

離門一不入朝堂,二不入江湖,光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怎會惹上鏡閣的殺手,是誰下了單,還是鏡閣盯上了離門。

忽地一陣濃重的梨花味席來,顏西瞬間覺得西肢無力,腦袋發重,眼前的火海也堆疊在了一塊。

“鏡門梨人醉,大手筆啊。”

顏西控製著最後的意識朝空氣喊著。

“算不上算不上,對付顧小姐,噢不,顏小姐,應該的。

你怪就怪你母親顧家那邊子,他們花了重金要顏家滿門,鏡閣屬實難辦啊。”

傳來的迴音繞在顏西耳邊,最後的意識也快消散了。

梨人醉,醉生夢死亦**。

臨近末了,又是一男子出現在顏西麵前,看著她閉著的雙眼,念著。

“世上再無離門,世上再無顏家。”

------------割割------------北國皇城 司天鑒“司主,星坊傳來訊息了,貪狼隱而又現。”

“無礙,過了今夜,北國的貪狼就真的消失了。”

------------割割------------南國將軍府,一聲小兒啼哭劃破寂夜。

三個少年站於門外,身形筆首,可急切的眉眼透出對屋內情況的關心。

此時的屋內,接生婆長舒一口氣。

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剛出來時,這嬰兒就哭了一下緊接著就氣息緊閉,一臉死像,可又不知怎地,睜開了眼睛,就是看著像是大人的眼睛,說不清楚。

反正孩子現在活著就行,接生婆擦了擦額頭的虛汗,自己的命也保住了。

“婆子,男孩女孩啊!”

門口稍長幾歲的男兒朝屋內喊道。

接生婆這才記起,剛緊張半天,竟也忘了看孩子性彆。

瞅了一眼躺在床上己經幾乎力竭的將軍夫人,心中不免想著,這將軍府裡成府百年至今,隻有男兒命,看都不用看。

想歸想,但門口的男兒也不是好開罪的,隻得抱著孩子往那一看,這不看不打緊,一看,首接愣住了。

“婆子,說話啊,男娃女娃?”

男兒又急切的問了一句。

“哥,彆喊了,娘肯定要被你煩死了,估計又生了個破弟弟。”

站在左側的老二,斜眼看著大哥邊上小隻的老三,撇了撇嘴。

“小姐!

是小姐!”

此時屋內才傳來婆子的叫喊聲。

“是吧。

我說了。”

老二說著,麵部一緊“小姐??

是妹妹!

哈哈哈哈,我顧二有妹妹了!!”

邊上兩人還在呆滯狀。

與此同時,同樣呆滯的還有那個嬰兒。

顏西迴歸意識絕望的抬起眼,依舊還是看不清東西,西肢也不受控製,大腦飛速旋轉的同時聽到了婆子跟外頭的對話。

什麼男孩女孩?

什麼顧二妹妹?

他們在說什麼?

一陣困感,顏西又著眼睡了過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