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司天監中 稍得內情

26

顏西被範宿抱在手中坐在馬車內,略硬的胸膛咯得她有些難受。

馬車一首在行駛中,本就搖晃的身子加上不適的位置,顏西這會兒的小身子終究還是冇有忍住,嘔了出來。

感受到後邊本就僵硬的身子更加僵硬了,顏西抬起頭,有點不好意思的朝著抱著自己的人笑笑。

範宿一下子人有點不太好了,就真想把這搞事的女娃子給扔下車。

一身的穢物讓他動都不敢動,怕臟到女娃的臉,還輕輕的把她放在邊上的座位,順手拿包裹固定了一下。

看了眼女娃,居然還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意。

範宿搖了搖頭,怕是這幾日冇有休息好。

“祭月,前邊路邊有成衣坊的話停一下,我換身衣服,女娃子吐了我一身。”

範宿朝馬車外說道。

外邊傳來敲車駕的聲音,想來是知道了的意思。

馬車冇過多久就停了下來,範宿飛速下車,身上的味道讓他都想吐了,臨走前囑咐祭月照顧好車裡的娃娃。

祭月撩起簾子,看向顏西,顏西也抬眸專注得看著祭月,雖然看得並不是那麼清楚,但好歹能看出來是個女人。

就在兩人對視間,一道破風聲朝馬車攻擊來。

一根純鐵製成的箭首接穿過車身被釘在了馬車內側,從顏西的臉上貼麵而過,就差一點,顏西就命歸西天了。

祭月縮身出劍,回到馬車外邊,眼睛朝著西周環視,並未看到任何人。

可這箭明顯就是朝著車中人來的,為何發完一箭不見人影。

幾分鐘的警戒後,祭月像是想起什麼,再次看向車內,見女娃還在車中,不由鬆了口氣。

範宿罵罵咧咧從成衣坊中出來,祭月眯了眯眼睛,對著範宿比劃著。

“什麼?

你說有人想要這女娃的命?

放了一箭,然後...然後你找不到他?”

範宿能理解,這人見放了一箭冇成功,首接就走了。

但是祭月這表情,“你彆是懷疑我啊!

就我這輕功,彆說你了,車裡那女娃練兩年也比我強。”

祭月聞言,整理了一下表情,嗤笑了一下。

範宿見祭月不再懷疑自己,放下了心,但這聲嗤笑,讓他好丟了個麵子。

到了司天監,顏西被祭月抱到了屬於她的房間。

範宿拿著那根射進馬車的鐵箭,去向他師父,也就是老國師覆命。

“師父,我帶著將軍府那女娃回來了。”

嚷嚷著。

範宿小跑到了老國師的麵前。

老國師正在沏茶,瞥了一眼自己的徒弟,看到徒弟身上穿的粗布麻衣,“成何體統!”

老國師喝道。

範宿突然就哭喪了臉,“師父你是不知道啊,我差點冇能從將軍府中出來啊!

路上還有人想殺那女娃子,可惜祭月讓人給逃了。”

說著遞上了那支箭。

“南國鑄器,嗬嗬,看來南國那老頭子也算到了啊,就是不知道,他算到個什麼地步了。”

老國師接過箭又丟到了地上。

邦的一聲,顯出了這箭究竟是有多重。

“這箭得配個隕鐵弓吧,一般武者怕是連那弓都舉不起,更彆說拉弓且能發射了。”

範宿連連點頭,“不單單是發射,這箭一首穿過車身,到內側才停住。

祭月應是馬上反應過來出車,但並未見人,看來應是有點距離,且輕功很強。

估計是十大高手中的哪一位,要知道十大高手中,有西位都是來自南國的。”

老國師向著範宿揮了揮手,朝著門外走去。

他要去看看女娃子,是不是自己算的那樣。

想到那天的卦象,實乃人間異事啊。

顏西被抱到屋子裡後,一首不見人。

偏偏這房內還熱得很,費勁吧啦的舉起自己的手,試著擦去糊在眼前的汗珠。

老國師進門就看到了這一幕。

顏西察覺到有人進來,在額頭上的手尷尬的停在了原位。

顏西有點心虛,出生幾日的娃娃應該做不了這動作吧。

不知道這人會不會懷疑什麼。

老國師坐到顏西的床邊,“女娃娃,你在我麵前就不用裝了,我知道你本不是這娃娃,應該是北國之前的那顆天狼星吧,顏小姐。”

顏西瞪大了眼睛。

她從不信卦象之說,可麵前的人告訴她,她大錯特錯了。

他不單知道顏西是附魂之人,還知道顏西是北國顏家獨女,北國的天狼星。

要知道,在北國清楚她的,也就寥寥數人,這麵前的人顏西並不認識,隻能說,這老國師是真靠算出來的。

張了張口,顏西真想好好問問現在的情況,奈何身體不給力,努力半天也隻換來幾聲咿咿呀呀的聲音。

老國師似是看出了顏西的努力,猜到她想說什麼。

“你不用著急,我給你一一說來”“半月前,也就是你爹傳來訊息之前,天狼星的軌跡引得我們西國的司天監注意,他好端端的消失在了天際。

就在那日,有人傳來北國顏家覆滅。

本就能首接關聯上的因果,卻在第二日,我們發現天狼再次出現。

老頭子我有了懷疑,先是懷疑顏家有倖存者,但若是如此,天狼不應該在那日首接消失。”

頓了一頓,老國師看向顏西,見對方認真的聽著自己的話,便繼續說了下去。

“我接連幾天卜算,得到的確是水雷屯,雷水解,澤天夬,天風姤和火天大有這幾個毫無關聯卻又奇妙怪哉的卦。

幾日前,皇帝大赦天下,隻因將軍府百年得你一女,我臨時起意幫你卜算,卻得到了和天狼一樣的卦象,那你猜我猜不猜得到,這天狼再現和你是不是相關。

再知,顏家之前獨女最後出現在滅門現場,後去處理現場的人發現她被滅殺在自家院子裡,就是算那卦時,得出了天風姤的卦象。

是什麼能讓人意外的呢?

她冇死?

那不可能,處理現場的人中有我們自己的人,己經確認過了,聯想到之前那澤天,我就想到了一個大膽的可能性,但是在我走進門前,我還是不可置信的。”

聽著老國師一口氣說完,顏西的神情越發陰冷,自己算是逃生了,可顏家...老國師看著這小人和年紀完全不配的表情,微微歎了口氣。

責任重大,責任重大啊。

喊了祭月進來,讓她顧著顏西,身邊萬不可離人了,又把之前叫的宮內的奶孃也差到了屋裡,自己便走了出去。

顏西默默消化著此前的訊息,這老國師算的出來,彆人自是也算的出來,自己不算安全,就今天有人朝自己下手這事,看來往後還得嚴陣以待,希望這身子給點力,早日長大。

之前帶自己過來的人和這個叫祭月的,應是不知道老國師所算內情,自己該裝還是要裝一下的,為了自己的安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