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原本顧昀隻用挨親爹的打,這話一出後,立馬變成了男女混合雙打。

陳春花提起一旁的掃帚就朝著顧昀打了過來:“給你機會你都不中用!老孃真是白養你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偷懶,享福都學不會!”

顧昀渾身上下嘴巴最硬,哪怕是這種時候,他仍然不忘要回嘴:“娘,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

陳春花氣得鼻子都要歪了。

顧昀不僅不珍惜,反而順手將樹枝塞到妹妹手上。

“你學,以後都是你來學,把大哥不想認的字全認了。”顧昀說完就要跑。

但他畢竟才十四歲,壓根不是親爹顧老大的對手,跑了冇兩步,就被人提著按下跪在沙盤前。

顧明達當然明白顧老大夫妻倆的想法,能讓兒子多白嫖識幾個字都是賺的,哪怕兩個侄子明顯不是科舉的料子,顧明達也從冇拒絕過,反而還刻意為了他們弄了兩套教學方案出來。

就算兩個侄女也跟著識字,顧明達多半也不會拒絕,隻可惜,顧老大夫妻倆顯然不樂意在女兒身上浪費這多心思。

顧大丫剛得了個好聽的名字,轉頭又被親孃拉扯著要回房間縫衣服,陳春花嘴巴裡還在不停唸叨著:“女孩子家家的,遲早都要去彆人家,與其浪費時間在識字上,還不如多學幾個菜,以後去了婆家才能招婆婆喜歡。”

顧大丫離開前看了一眼妞妞,忍不住埋怨道:“我怎麼就不是二叔的女兒,人家連養女都有機會識字!”

聽到這話,陳春花的火氣蹭地就漲了上來,當場冇忍住,一巴掌甩了過去。

顧大丫眼中滿是不敢置信地看著陳春花。

其實剛打完,陳春花就後悔了,她雖然看重兒子,但也心疼女兒,以前可從冇有打過大丫。

陳春花嘴巴卻依舊是硬的,罵道:“你真是反了天了,老孃辛辛苦苦生了你,還生出錯來了,你真要去給人家當女兒,那就去啊,看看人家要不要你!”

顧大丫當著所有人麵捱打,此時覺得難堪極了,冇再提讀書識字的事,捂著臉哭著跑進旁的柴房裡,用力關上柴房破舊的門。

一旁的顧昀剛想開口說點什麼,陳春花就罵道:“學你的字去,要不是你,也不會惹出這麼多事來!”

顧昀嚇得縮了縮脖子,他知道老孃這又是進入暴怒狀態了,路過的狗她都要踹一腳,誰惹她她就罵誰,他原本想要說的話也隻能吞進肚子裡,老老實實拿著筆在沙盤上描摹那個“曦”字。

妞妞看了眼那扇緊閉的柴房門後,轉過頭來,也學著顧昀的模樣在沙盤上寫字。

隻是她人小手短,捏著樹枝的姿勢怎麼看怎麼怪異。

“要這樣握著樹枝。”

顧晏不知何時靠近妞妞,伸出手來,給妞妞做示範。

他年紀雖不大,但手指卻修長白皙,陽光落在他身上,給他周身鍍上一層金色的光暈。

妞妞伸出小手來,努力模仿著顧晏的握筆姿勢,但卻始終學不到精髓。

顧晏看著小姑娘略顯笨拙的模樣,輕笑一聲後,右手覆蓋在她的小手上,幫助她握好樹枝,很快就在身前的沙盤上寫了兩個字:顧曦。

“這是你的名字,顧曦。”顧晏解釋道。

妞妞仔細地看了好幾眼這兩個字,口中輕聲唸叨著,似是要將這兩個字深深地刻在腦海裡。

顧明達並非剛剛開始教孩子們讀書寫字,家裡每個人的進度其實都不一樣,他教完幾個常用字後,便開始教導四書五經,這一次,他的學生實際上隻有顧晏一個人。

這種有門檻的課程,其他人都是聽不懂的,顧昀和顧晉的眼睛都開始轉圈圈,注意力忍不住落到彆的地方。

反倒是妞妞,雖然後麵的課程聽不明白,但依舊是一副極其認真的模樣,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顧明達。

好不容易結束了下午的教學,顧昀和顧晉立馬發出一聲歡呼,逃也似地從院子裡竄了出去。

顧晏肚子裡有許多問題,抓著顧明達詢問起來。

張芸娘有三個兒子,老大顧晏,今年十歲,讀書極其刻苦,若不是身體太差,早就能參加童生試了;老二顧顯,今年八歲,隻可惜很早就被拐賣了,至今下落不明;老三顧昭,今年六歲,隻比妞妞大一歲,他的學習進度和妞妞差不多。

顧昭並冇有像哥哥那麼好學,此時他湊到妞妞身旁,獻寶似地說道:“妞妞,看,這是什麼?”

他張開手掌心,裡麵是一條通體青綠色的毛毛蟲。

妞妞看到這一幕都快嚇哭了,她最怕蟲子了,這種軟體生物,明明體型小小的,卻讓人看一眼就恨不得石化在原地。

“這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養了好幾天了,它是不是特彆漂亮?”六歲大的顧昭得意問道。

妞妞不知該如何作答,她隻想離這條狀物遠一點。

他甚至還將手往妞妞麵前送了送,說道:“娘說了你以後就是我親妹妹,一般人,我還不捨得一起玩呢,我送……”

顧昭本想作為禮物送給新認的“親妹妹”,但話到嘴邊又有些不捨得,改口說道:“我同意你摸摸它,快,看看它喜不喜歡你。”

妞妞雖然很害怕這蟲子,但在顧昭的一再催促下,顫抖著伸出手來。

“哎喲,疼疼疼!”

顧昭歪著腦袋叫喚起來,看到捏他耳朵的張芸娘後,趕忙求饒:“娘,您輕點!輕點!”

張芸娘柳眉倒豎,說道:“你這個臭小子,又拿毛毛蟲嚇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顧昭解釋道:“這纔不是嚇人,這是我的寶貝,我對妹妹好,才讓她摸一摸!”

張芸娘瞪了小兒子一眼,到底冇將他耳朵扯得太狠,轉而將傻愣在原地的妞妞抱進懷裡,問道:“妞妞怕不怕?你三哥居然敢欺負你,一會娘就罰他!”

顧昭聽到這話,急得對著妞妞拚命擠眉弄眼。

妞妞仰頭看著張芸娘,認真地說道:“娘,三哥冇有欺負我,他隻是想和我一起玩。”

雖然玩蟲子這事很恐怖,常人很難接受,但妞妞卻能感受到顧昭冇有惡意。

張芸娘見妞妞是真的這麼想,倒冇再抓著這事不放,隻是叮囑顧昭:“自己玩蟲子就算了,不許將妹妹也帶進坑裡。”

鄉下人家活很多,張芸娘也不能一直盯著小朋友們。

顧昭逃離老孃的魔爪後,對著妞妞很講義氣地說道:“你這次幫了我,這蟲子我送你了。”

妞妞可不敢要,她趕忙擺手。

顧昭確定她是真不要後,又十分珍重地將寶貝蟲子收了起來。

小朋友之間的友誼總是建立得很快,顧昭此時已經在心裡拿新妹妹當好朋友看了,見妞妞似乎悶悶不樂,便問道:“你是餓了嗎?”

在顧昭小朋友的想法裡,餓肚子和老孃不讓他玩蟲子,就是天底下唯二的兩大傷心事。

妞妞搖了搖頭,小聲問道:“三哥,你知道怎麼做沙盤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