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孝賢皇後薨了章

26

辛北陌在書房讀詩經時,辛北期端著一碗滿滿噹噹的藥走了進來,辛北陌望了眼,隨即將詩經放在書案上,站起身走到辛北期麵前,盯著那碗藥,問他:“是按著我的方子煮的嗎?”

辛北期乖乖點頭,轉而又疑惑道:“以前不都是這麼煮的嗎?”

辛北陌搖了搖頭,笑了兩聲,伸出修長的手點了下他的額,語氣略顯無奈:“自然不同,阿孃最近咳嗽愈發嚴重,所以我在方子裡多加了些許甘草,祛痰止咳。

從前的雖大致相同,但分量始終有些變化。”

辛北期刻意拖長尾調哦了聲,驀然感歎道:“原來是這樣,阿姊,你好厲害!”

“少貧!

讓你讀詩書,怎麼說都不肯,現在知道有用了?”

辛北陌睨他一眼,說著便有些生氣,索性轉過身不看他。

辛北期無所謂的笑笑,將手中的碗拿穩,抽出一隻手輕推了下她的背,輕聲哼道:“阿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書不感興趣。

何況阿孃也說了,你能識字便夠了。”

迴應辛北期的是她的一記白眼。

辛北陌頭也冇回,大步向前走。

辛北期忙不迭跟上她。

追上後不緊不慢走在她後麵。

……慈寧宮不算小,兩人的房屋離曾寒崔的略有些遠,要穿過好幾條長廊。

每次到達曾寒崔那時,藥方的溫度便剛好,不冷也不燙。

兩人走到最後一條長廊時,秋娘不知從何地竄了出來,看到兩人時,明顯鬆了口氣,隨後加快速度走到辛北陌麵前,看了眼辛北期,後者熟練的轉身後朝前走了三步。

秋娘附在辛北陌耳後:“陛下帶著溫貴妃正在往慈寧宮趕來。”

辛北陌皺起眉,聲音壓低,疑惑的問:“十幾年未曾來過,怎的今日來?”

秋娘眼神中流露著一些辛北陌看不懂的情緒,似乎有心疼,有憤恨,有難過,許多感情交雜在一起。

秋娘重重的歎氣,想了想,還是朝她說了實話:“陛下是覺得皇後孃娘霸占這後位太久太久,該給溫貴妃讓位了!”

秋娘手攥緊了衣裳,眼中有淚花閃過。

辛北陌眉皺的愈發緊,明白了,不由得冷笑出聲:“貴妃娘娘想當皇後?”

“做夢!”

辛北陌隻覺得心酸,驀然流出兩行清淚,她忽的明白了秋娘眼中的心疼是為何——是可憐曾寒崔,連福都未曾享過,便要被自己最愛的人親手送下黃泉路。

辛北陌伸出纖細的手擦拭眼淚,隨即安撫的握住秋孃的手,秋孃的手很冰,形同冰窖,辛北陌重重朝她點頭,緩緩握緊她的手,眼神恢複清明,語氣堅定“無妨,阿孃的仇,我來報。”

秋娘眼中的淚終於在她說完這句話後,如同洪水決堤般落下來,淚糊了滿臉,她哭著胡亂點頭,卻仍不忘囑咐:“保重!”

辛北陌應了一聲,擦了淚,輕喊了聲:“北期,走了。”

語氣輕鬆,彷彿就如同平日裡給曾寒崔送藥時一般,可她知道,再也不可能同往前一樣了。

秋娘望著辛北陌的背影,卻找不到陌兒的身影了。

……辛北陌的腳步放的很慢,皇上來時冇叫駕,辛北陌走到一半時就望見辛遷朝同溫貴妃的背影了。

他們隻靜靜的站著,冇有要進去見曾寒崔的意思。

辛北陌輕聲囑咐辛北期,語氣溫和,如同在說一些家常話一般:“前麵的是皇帝和溫貴妃,不論有何不滿,絕不可在陛下麵前放肆。

不然饒是阿孃來了也救不了你。

聽到冇?”

辛北陌知道他早己看到兩人,也知道他心中不滿,不然他不可能用那麼大的勁端盤,力氣大到連指尖都泛白。

可辛北陌更知道,若是放任他胡來,命就冇了!

她不可能讓他去送死。

辛北陌重重的撥出一口氣,放慢腳步,走到他身旁,微微拉住他衣裳,眼看離二人越來越近,辛北陌急忙勸導:“北期不要衝動,若是你今日動手了,阿孃會死的更慘!

到時在我心中,你便是害死阿孃的罪魁禍首!”

辛北陌說的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