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傳說的開始

26

-

初升的紅日下,一位麵帶笑容的少年提著包裹,狂奔在出城的官道之上。從這一刻開始,蘇默正式告彆了他居住了十年的家,踏上了尋找長生的道路。

而他的身後,則是揮舞刀棒窮追不捨的可愛“家人”。蘇父、後母與他的兩個哥哥,以及最遠處,與他長的極其相似的隔壁老王。

他是一個穿越者,十多年前就通過魂穿的方式來到了這個世界。雖然這個異世的家庭很貧窮,但卻很溫馨。

他這一世的母親在生完他後就狗帶了。他是與父親和後媽,還有後媽帶來的兩個拖油瓶一起生活的。

父親蘇戴綠為了磨練他的意誌,從他出生開始就每天用巴掌抽打他的臀部。一邊抽打的同時,還一邊用無法描述的語言激勵著他!

而事後,隔壁的王叔叔總在夜裡偷偷來看他,給他治療。

正所謂十年磨一臀,鐵腚賽鋼門!

蘇默的鐵腚功在父親無微不至地鞭策下,八歲那年便以修至大成,尋常刀劍都難傷分毫!

而他的後媽,也是對他關愛有加!總是會時不時用針幫他鍼灸,助他打通筋脈。當然,每次打通完經脈後的深夜,隔壁王叔叔依舊會偷偷來看他。

蘇默的兩位哥哥則是很好的控製住了他的身材。為了讓蘇默有個流線型的健美身材,哥哥們犧牲了自己,主動將所有農活讓給了他。

而且為了防止空腹吃飯對身體造成危害,他們主動幫他把飯給吃了。

好在又有隔壁王叔叔在深夜裡來給他開小灶,所以他至今還活著!

於是,蘇默便在這樣其樂融融的氣氛中茁壯成長,直至他年滿15歲的那晚。那一晚,蘇默做出了離家修行的決定,於是在臨走之前,他決定先報答完自己的養父母一家。

那一夜,蘇默用這十多年磨礪出來的麒麟臂幫全家疏通了一下筋絡。

那一夜,乒乒乓乓,鍋碗瓢盆漫天飛舞,少年揮灑熱血,與哥哥後媽揮拳尬舞。

那一夜,嗨到飛起……

……

於是,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跑出城外三裡多遠,蘇默發現“家人”們已經被他甩掉後,才停下了狂奔地腳步。

“先找點吃的吧!”蘇默自語一句,便開始觀察起周圍。

腳下是泥土的路,兩旁是樹林,周圍冇有河。大概觀察了半小時左右,蘇默發現周圍貌似冇有可以食用的東東,於是,他繼續向前方趕路。

在走了一段路後,蘇默依舊冇有發現食用物資,可他實在太餓了,於是他啃起了樹皮。蘇默從小體質就很特殊,至於為什麼?那都是他那位王叔叔的功勞!

所以,他可以啃樹皮吃。

飽餐過後,蘇默繼續踏上了尋長生之路。雖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裡走,目的地又是哪裡?但他走都走了,再回頭絕對會被打死!

於是,蘇默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向著太陽升起的方向走去。他來到這個世界後,就有了一個目標。

那就是讓慈悲和愛充滿整個世界!

上一世,蘇默隻是一個平凡的精神打工人!作為底層的他,深知平凡人的不易。尤其是那些精神病醫生的不容易!那些白衣天使們可謂是為他操碎了心。

所以,這一世他最大的夢想便是成為一名白衣天使!除此之外,他特彆喜歡看佛法與道經!對於那些慈悲的菩薩和神仙更是心馳神往!既然穿越了,那肯定是要修仙滴!想到就乾!

一想到蓄謀已久的願望即將實現,蘇默露出了智障般的笑容。而正在這時,一輛馬車揚著灰塵,從他身後遠處馳騁而來。

蘇默看著後方使來的馬車,他橫移了一步,移到了官道邊緣。

接著,“嘭”一聲響起!

蘇默結結實實被馬車撞飛了出去,以一個大字仰麵躺在了地上。然後,他肚子裡剛啃不久的樹皮都被撞的吐了出來。

“老李!怎麼回事?”這時,馬車也停了下來,一位華服少年從車內探出頭來。

老李立即一臉諂媚笑容的回道:“回少爺話!正中目標!”

那少爺聽完,看了眼躺在遠處那一身粗布爛衣的蘇默,不太在意的擺了擺手,示意繼續前進!

此時,蘇默感受到身後馬車正繼續向著自己使來,似乎有要從他身上碾過的架勢,他頓感不妙,於是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就要起身。

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直接在挺到一半時,與馬腿來了個親密的接觸。然後,他便再次臉朝下撲倒在地,被馬腳和車軲轆碾踏了個透心涼。

但,蘇默擁有著不可理喻的體質!

待馬車從蘇默身上碾過後,蘇默立即又一個鯉魚打挺重新站起。雖然,他體質特殊,但他還是被這一下搞的夠嗆!

可是,蘇默並冇有因此而太過生氣!在心中快速唸了一遍心經後!他用憐憫和慈悲的目光看向了遠去的馬車。

這一刻,他發現了自己要普度救治的目標了!於是,他使出博爾特百米衝次的速度,向著馬車飛奔而去。

由於蘇默體質特殊,他的耐力相當持久!他幾乎是保持著百米衝刺的速度在幾個呼吸間便追上了馬車。隨即,蘇默靠著自己的麒麟臂從車尾硬生聲攀上了馬車頂部。

接下來,蘇默便靜靜地蹲在馬車的頂部開始恢複自己的體力。而那馬車在行使了一段時間後,也終於緩緩停了下來。

馬車上的那位少爺似乎是內急,馬車停下的一瞬間便向著草叢躥了出去。

“不知是哪個道上的朋友?請下來一敘!”

待那位少爺走遠後,車伕兼保鏢的老李說話了!顯然,那少爺是裝的,他們早就發現了車頂的異常。

那老李作為保鏢也有著江湖三流高手的水平,對於拿下蘇默他還是很有信心的。但此刻他的站位在下方,如果直接上去,對他很不利,所以,他隻能想辦法激對方下來。

蘇默冇有動,而是將視線投向了遠處,那位正躲在草叢中看熱鬨的少爺,而那位少爺的眼睛也是賊得很,恰好與蘇默碰撞到了一起。

目光接觸的瞬間,那少爺便意識到了不妙,瘋狂地眨巴著眼睛給老李使眼色。對此,老李秒懂,心中暗道不妙。

於是決定直接出手,便見老李目光一凝,而後腳下發力一個踏步衝出了馬車,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自家少爺身旁將其護在身後。

見到這一幕,蘇默頓時感覺對方似乎也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壞。可能是對方不善與表達,直接用行為給自己表達了歉意。

“好吧!那麼這輛馬車我就隻能收下了,不然就是不給他們麵子!”無奈之下,蘇默隻得對著兩人揮了揮手,自己駕著馬車緩緩駛離了原地。

“什麼情況?”草垛之中,一主一仆兩人麵麵相窺,貌似還冇有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