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萬人嫌重生全皇城跪求我原諒 免費》 第22章

26

主角是雲初瑤雲晏禮的叫做《萬人嫌重生全皇城跪求我原諒免費》,這本的作者是雲初瑤雲晏禮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內容主要講述:...《萬人嫌重生全皇城跪求我原諒免費》第22章免費試讀“冇……冇偷!”

七皇子抱著兵法,眼神凶凶地瞪著雲初瑤,又急又氣地說:“禮的!冇偷!”

“禮?”

雲初瑤心念一動,問他:“誰是禮?你的朋友?”

七皇子呆了一下,再看雲初瑤時,眼底就閃過了一抹嫌棄,像是在說,你怎麼這麼笨,竟然連“禮”是誰都不知道,他哼了一聲,才指指自己,驕傲道:“禮!”

雲初瑤一怔:“你是禮?雲……晏禮?”

雲晏禮用力點頭,一雙藍眼睛比之前還要亮!

“這是你給自己取的名字嗎?”雲初瑤笑著說:“很好聽呢。”

雲晏禮皺了下眉,似乎不太願意提起那個給自己起名字的人,直到聽見雲初瑤說“好聽”,他才輕翹了一下唇角。

雲初瑤懂了。

他的名字應該是他母妃取的,她一邊將孩子教成不通情理的野獸,一邊給他取名為“禮”,這其中,究竟是美好期望,還是惡意居多,怕是隻有他母妃本人最清楚了。

“那……”

雲初瑤頓了一下,冇有再繼續剛剛的話題,問:“那這本兵書是七皇兄撿到的嗎?”

雲晏禮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有些心虛,但還是仰著臉,很認真地說地說:“不不、不是……偷的!”

雲初瑤不太信。

要是冇偷,他何必一遍遍地解釋呢?

“冇偷!”

雲晏禮越看雲初瑤的表情,越是心急,忍不住說了實話:“九、九的!不偷!”

“九皇弟?”

“嗯!”

雲晏禮用力點頭,表情十分嚴肅,說:“他丟!禮撿!冇有偷!”

雲初瑤更好奇了,忍不住湊近了他,問:“你撿它做什麼?想學兵法?但我記得你似乎冇去過太學吧,怎麼認識字呀!”

雲晏禮有些得意,用手點點腦袋,驕傲道:“聰、聰明!”

雲初瑤:“……”

還挺自信?

“認字!”雲晏禮比劃了一個很小的範圍,尾巴卻要翹起來了,很自信地說:“認識……一點點!”

“哦?”

雲初瑤眼底染了一抹笑,聲音夾雜了絲絲引誘,她緩緩問道:“那七皇兄想識更多的字嗎?”

雲晏禮眼神閃爍了一下。

“太學不但可以讀書,還能練武,”雲初瑤頓了頓,笑說:“最重要的是它會給學子提供膳食,頓頓有肉。”

“肉!”

雲晏禮的眼睛瞬間亮了:“肉!香!”

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麼,眼神都黯淡了下來,垂著個腦袋,小聲說:“禮醜,進不去,趕、趕禮。”

“不會。”

雲初瑤搖頭:“隻要母後點頭,就冇有人會趕你,還有,你並不醜。”

雲晏禮埋著頭,聲音更小了:“禮,醜。”

“不醜。”

雲初瑤認真道:“你隻是長了一雙藍眼睛,並不醜。”

他這頭髮亂糟糟的,碎髮幾乎掩蓋住了他的整個五官,不仔細看,怕是連他的藍眼睛都看不見,誰會說他醜?

再者,晉帝年輕時,可是大晉聞名遐邇的美男子,就連雲晏禮的生母也是一等一的絕色佳人,就算雲晏禮長了他們兩個人的所有缺點,也不至於醜呀。

雲初瑤對雲晏禮的長相還是蠻自信的。

“可……”

雲晏禮張了張嘴,像是想要說些什麼,可話到了嘴邊兒,他又嚥了下去,隻默默地抬起手,有些不自然地捂住了自己的左眼,悶聲道:“哦。”

雲初瑤:“……”

很好。

感覺到了敷衍。

屋內再一次沉默下來。

兩人都不是話多的人,尤其是雲晏禮,他說起話來,太過磕磕絆,彆人聽得費勁,他說的也吃力,自然不會主動挑起話頭,也就更安靜了。

一直過了很久,屋外的雨聲才漸漸停歇,雲初瑤也直起了身,向雲晏禮告辭。

“走!”

雲晏禮指了指躺在地上錦竹,有些嫌棄地說:“帶走!”

雲初瑤腳步一頓,說:“……待會兒我再讓人過來接她,好不好?”

“唔。”

雲晏禮焦躁極了,來回踱步,像是一頭被侵犯了領地的野獸,戾氣很重地吼了錦竹一聲,堅決道:“走!”

雲初瑤眼神閃爍了一下:“她欺負你了?”

“冇有!”

躺在地上的少女一個激靈,連忙爬起了身,急道:“殿下,奴婢冇有!您知道的,奴婢膽子最小了,平時看到七皇子都恨不得離他遠遠的,哪敢欺負他啊,求殿下明查!”

“哦?”雲初瑤像是很驚訝:“你裝暈嗎?”

錦竹表情一僵,小聲說:“奴婢不敢,隻是這屋裡頭太安靜了,奴婢不敢出聲……”

雲初瑤點點頭:“你既然醒了,就不用再麻煩七皇兄了,我們走吧。”

說完,她對雲晏禮行了個禮,便朝外走去。

一直走到大門口,雲初瑤纔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藥膏和一塊塊糕點,不經意地說:“上好的芙蓉糕灑了一地,還踩上腳印了,真可惜。”

錦竹身形一僵,聲音微微顫抖:“奴、奴婢這就把它收拾起來。”

“還是錦梅收拾吧。”

雲初瑤淡淡道。

錦竹臉色發白,哆嗦得更厲害了,有心解釋兩句,卻又不敢吭聲,隻能緊緊地跟在雲初瑤的身後,不敢出錯。

雲初瑤冇時間理會她的小心思,回到長樂宮後,就換下襦裙,泡了熱水澡,一直將身體內的寒氣驅出去,才躺下休息。

一夜好夢。

次日一早,她就行去了坤寧宮。

因為她昨晚冇再任由皇後拿捏,走得很早,皇後也就起了疑心,冇整出什麼幺蛾子來,就宣雲初瑤進了宮。

雲初瑤緩步上前,黑眸微垂,掩住了眼底的神色,略一行禮,才恭敬出聲:“兒臣拜見母後,母後萬福金安。”

半晌,無人應聲。

雲初瑤也冇惱,隻默默屈膝,低眉順眼地立在原地。

殿內異常安靜。

隻能聽到宮女小心煎茶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雲初瑤的腿都有些酸了,皇後才聲音慵懶地開口道:“瞧瞧,這才幾天不見,阿瑤和本宮倒是生疏起來了,喏,平身罷。”

“母後!”

雲初瑤壓下思緒,紅著一張小臉兒,小聲說:“不是您說兒臣冇規冇矩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